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其他类型 > 苏晚夏沈斯言小说免费阅读

苏晚夏沈斯言小说免费阅读

沈斯言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沈苏两家是世交,双方父母提出联姻,她一直深爱沈斯言,自然没有任何意见。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向来很有主见的沈斯言,竟然也会同意联姻的提议。那时他刚从国外进修回来,是洛城第一医院有名的外科医生,英俊多金,身边的女人花团锦簇。苏晚夏不知道,他怎么会忽然答应和自己结婚。......

主角:苏晚夏沈斯言读   更新:2022-11-15 19: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晚夏沈斯言读的其他类型小说《苏晚夏沈斯言小说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沈斯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苏两家是世交,双方父母提出联姻,她一直深爱沈斯言,自然没有任何意见。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向来很有主见的沈斯言,竟然也会同意联姻的提议。那时他刚从国外进修回来,是洛城第一医院有名的外科医生,英俊多金,身边的女人花团锦簇。苏晚夏不知道,他怎么会忽然答应和自己结婚。......

《苏晚夏沈斯言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她到底是爱得太卑微了些,每次两人之间闹矛盾,焦躁不安的人都只有她一个人。
三年前,她嫁给了自己暗恋多年的沈斯言。
沈苏两家是世交,双方父母提出联姻,她一直深爱沈斯言,自然没有任何意见。
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向来很有主见的沈斯言,竟然也会同意联姻的提议。
那时他刚从国外进修回来,是洛城第一医院有名的外科医生,英俊多金,身边的女人花团锦簇。
苏晚夏不知道,他怎么会忽然答应和自己结婚。
两人虽然相识多年,却从来没有联系过,更何况传闻他一直有喜欢的人。
这么多年,她作为西航唯一的女机长,身边追求的人一直不少,只是那些人却从来没有入过她的眼。
如今今她虽然如愿嫁给了沈斯言,可两人之间的感情却一直淡淡的。
他对她忽冷忽热,时常让她患得患失。
尤其是他那双时而淡漠时而深情的眼眸,在看自己的时候,总像是在看另外一个人。
去客舱巡视的时间到了,她摘下耳罩,推开驾驶室的门走到长廊上。
只是才刚出门,飞机便忽然遇到了气流,开始颠簸起来。
一名原本在客舱走道上玩耍的儿童,站立不稳,整个人朝机身后摔去。
苏晚夏眼疾手快,伸手抱住她的腰,用自己的身体当垫子,稳稳的接住了她。
最后孩子没有受伤,她的手肘却撞到凳子,磕破了皮青了一大块。
飞机落地后,她原本打算直接回家,副机长纪寒川却怎么也不放心,非要拉着她来医院处理伤口。
因为和沈斯言的婚姻关系并没有公开,所以机组的人,并不知道她已经结婚了。
她知道纪寒川对自己的心思,也明里暗里拒绝了许多次,只是收效甚微。
最后她拗不过纪寒川,还是来医院挂了个急诊。
纪寒川扶着苏晚夏刚在走廊上坐定,她远远的便看到穿着白大褂,英气逼人的沈斯言携着护士朝急诊病房走了过来。
苏晚夏立马挣开纪寒川的手起身,两人视线相交,他扫了一眼苏晚夏和纪寒川,眸中的视线陡然冷了几分。
下一秒,他竟然像是完全不认识她一般,径直从她面前走了过去。
她尴尬的站在原地,只听到病房里的患者和护士,笑着同沈斯言打趣。
“沈医生这么年轻有为,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肯定没有吧,一般的女人哪配得上沈医生!”
“就是就是……要不要我给沈医生做个介绍……”
沈斯言一直笑着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护士,听不过去抢先开了口。
“你们就别瞎操心了,沈医生早就有喜欢的人了……”
苏晚夏的心陡然一颤,她不明白护士为什么会说,他早就有喜欢的人了,而不是,他已经结婚了。
将伤口包扎好后,苏晚夏谢绝了纪寒川送她回家的好意,自己打了个车独自往家赶。
飞行结束其实很累,她仍旧强打着精神熬了些粥放到餐桌上等沈斯言回来吃。
医生大多数胃都不好,沈斯言也不例外,这些年在她的调理下,他总算不会胃疼得半夜睡不着了。
以往每到胃疼的时候,他都格外脆弱,紧紧的将她搂在自己怀里,呢喃着唤她小名。
“晚晚……”
那是他们之间最亲密的时候,也唯有这个时候,她能感受到,沈斯言对自己是有感情的。
沈斯言回来的时候,她刚洗完澡,穿着浴袍头发还在往下滴水。
看到她这副有些凌乱的模样,他不由得拧了拧眉。
“纪寒川送你回来的?”
苏晚夏摇头,缓缓从一旁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她终究还是决定由自己先来打破冷战:“斯言,之前的事是我太任性,你不要生气了,这个手表是我特意为你买的礼物,看看喜欢吗?”
他淡淡瞥了一眼:“你觉得我一个医生,时刻都要动手术,带手表方便吗?”
苏晚夏低下头,只觉得脸烫的像是有火在烧一般,手中的盒子更是沉甸甸的,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第二天醒来时,沈斯言已经去了医院,苏晚夏洗漱干净后便换上工装前往机场。
到机场时,一众乘务人员立刻朝她围了上来。
“晚夏姐,你别难过了。”
“就是就是,我们都是知道你的实力的,不管怎样我们都支持你。”
她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到了会议室才知道,公告栏上公布GX716航班的机长人选已做更改,而她成了副机长。
难怪刚刚那些空姐看着她得眼神都带了惋惜,说了一堆安慰她的话。
她并不是太计较得失的人,只是她飞这条航线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忽然被空降的机长顶替了职位,总归是失落的。
正当她打算去和上层领导问个究竟时,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见到苏晚夏,她主动打着招呼。
“你好,我是新任机长盛婉,以后同飞还请多多指教哦。”
明眸皓齿,皮肤白皙,微卷的波浪头发将她衬托得万种风情,是和自己完全不同的风格。
苏晚夏怔住,她不敢相信,眼前人的脸竟然和自己有三分相似。
只是,盛婉更美,更明艳动人。
更巧的是,她的名字里,也有一个字读作晚!
她一时之间乱了方寸,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和她打招呼。
通过简单的交谈,她才明白,原来盛婉之前一直在纽约航空飞国际线路,如今回国一是为了安定,二是为了挽回自己的初恋男友。
纽约?苏晚夏想起,当年沈斯言进修也是在美国,只是不知道是在哪个城市。
过去的事情,他一直都不太愿意和自己提起。
不知道为什么,从见到盛婉的那一刻起,她的心里便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起飞行的这几天,盛婉像是故意要压着她一头,任何事情都表现得积极过了头。
她性格开朗外向,在挨个给她们送了国外带回来的礼物后,很快就和机组的空姐们打成一片。
原本闹着为苏晚夏不平的机组人员,如今似乎和她已经走得更近了。
苏晚夏并不在意这些,工作上,她只想要把自己的技术更娴熟,这样才是对飞机上的所有乘客负责。
又是一次结束飞行,苏晚夏拉着行李箱刚到机场门口,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已是凌晨12点,机场偏僻本就不好打车,更何况是这样的大雨天气。
因为这次飞行盛婉请假,所以她主飞,出机场时其他同事早就已经回去了。
今天是周日,按道理沈斯言是不用去医院的,这个点也不知道他睡了没有。
犹豫了许久,她还是拨通了沈斯言的电话。
电话响了一声后便接通了,只是那端传来的却不是沈斯言的声音。
熙熙攘攘的笑声,夹杂着酒杯碰撞的声,苏晚夏听得清楚。
沈斯言向来是不喜欢这种场合的,不知道今天怎么会出席。
“这么多年没见了,肯定要多喝几杯……”
“就是就是,怎么说你们当年也是郎才女貌……”
话听到这里,电话忽然被中断,苏晚夏呆呆的看着手机屏幕,已经没有打第二遍过去的勇气。
不知是天气原因还是其他,她只觉得浑身上下冷得厉害。
她将手机收到包里,意识模糊的冒着大雨走了一公里到主干道上打车,回到家时整个人冻得嘴唇都有些发青。
沈斯言还没有回来,屋子里冷冰冰的,她一边打着寒颤,一边赶紧冲到洗手间洗澡。
出来后她才觉得自己稍微清醒了些,煮了一锅姜汤窝在沙发上等沈斯言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睡得有些迷迷糊糊的,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大概是沈斯言忘记带钥匙了,她掀开毯子从沙发上跳了下来,飞速的冲到门口去开门。
大门打开,冷风携着酒气迅猛而来,还夹杂着一丝淡淡不属于她身上的香水味道。
苏晚夏掀眸,视线堪堪落在眼前略显亲密的两人身上。
她没想到,送沈斯言回来的人,竟然会是盛婉。
第四章替身而已
见到苏晚夏,盛婉并没有多惊讶,只是有些羞涩的笑了笑:“抱歉,阿言喝多了,其他的人都喝了酒,只能我送他回来。”
阿言?
她从来都不知道,盛婉和沈斯言相识,更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么亲密。
不等苏晚夏有所回应,盛婉已经自顾自的搀着沈斯言进了门,她轻轻的将他放在沙发上,随后转过身看向苏晚夏。
“晚夏,阿言胃不好,喝多了酒待会儿肯定会胃疼,你准备一个暖水袋放他胸口,然后再煮点解酒汤等他醒了喂给他喝。”
温柔周到,善解人意,简直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来,好像她才是名正言顺的沈太太。
苏晚夏看着她,忽然有些喘不过气来:“你和斯言好像认识很久了……”
盛婉淡淡勾唇:“嗯,他从来没和你提过我吗?”
苏晚夏还没回答,下一秒就又听到盛婉有些骄傲的开口:“看样子,他还是忘不了我,所以才连提都不肯提我。”
“你不知道吧,我和阿言在纽约的时候,便已经决定这辈子都要在一起。只是在他回国前我们因为一些事吵了一架,我赌气说了分手,没想到他比我更狠,居然直接听从家里安排和你结了婚。”
“我伤心欲绝,大病一场,直到如今才决定回国面对一切。”
“爱情没有先来后到,却有礼义廉耻,若是他对你有了感情,我定然会潇洒离去。可是今天他为了我大醉一场,我便知道,阿言的心中还是有我的。”
“晚夏,对不起,我先是抢走了你机长的位置,然后又是阿言。可是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心,阿言也一样。如果你愿意把阿言让给我,我可以和塔台申请,仍旧让你做GX716唯一的女机长。”
盛婉的话信息量太多,苏晚夏强撑着情绪,看了一眼沙发上的沈斯言,然后问道:“这是斯言的意思,还是你的?”
盛婉笑了笑:“我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
苏晚夏的心好似跟着身体一寸一寸的冷了下来,她呼吸有些乱,嘴上却仍旧不肯服输:“如果是你们感情深厚,为何还要求我把斯言让给你?”
她的话让盛婉微微一怔,随后又笑着摇了摇头:“我只是不想太伤害你,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去了,辛苦你了。”
门被关上,盛婉已经离开,苏晚夏还站在沙发上回不过神来。
直到沈斯言捂住自己的胸口,有些艰难的扯住她的袖子。
“晚晚……”
这平日里亲昵得让她满心欢喜的称呼,在盛婉走后,却像是一道惊雷,陡然劈在苏晚夏耳侧。
她的心好似被狠狠扎了一刀,疼得她喘不过气来。



夜色安静得可怕,沈斯言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苏晚夏一口一口的喘着粗气,不知过了多久,看他实在醉得难受,才打了一盆热水,轻轻的用毛巾给他擦脸,然后又给他换上睡衣,盖上毯子。
他是有洁癖的,所以即便喝醉了酒,身上也干干净净。
英俊的眉眼微拧着,在灯光下仍旧是魅惑人心的样子。
可是这样一个人,朝夕相处这么多年的一个人,心中竟然没有一丝一毫她的位置。
多么无情,又多么可笑,这三年,她的付出没有任何意义。
她想着想着便趴在旁边睡着了,醒来时天已亮,她的身上披着原本在沈斯言身上的毯子,而沈斯言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准备出门。
她开口叫住他:“斯言,我有话想要和你说。”
沈斯言停下脚步回过头来:“什么事?”
看着他冷漠的神情,苏晚夏忽然便没有了质问的底气。
在他面前,她永远是被拿捏的那个。
“你和盛小姐的过往,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
沈斯言微微蹙眉,嗓音清冷:“因为没有必要。”
好一个没有必要,苏晚夏苦涩的笑了,在他的心中,原来她连拥有真相的权利都不配。
这段婚姻再也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她站起身来,长吁一口气。
“斯言,我昨天想了很多,当初是因为家里的原因才结婚的,如今既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