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美文同人 > 柔情可辞长夜寒小说免费

柔情可辞长夜寒小说免费

舒柔 著

美文同人连载

凌辞寒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凌府的,从小侍候他到现在的阿六,一直守在门口等他回来。自从少奶奶去世后,少爷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他担心少爷会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今晚这么晚还没回府,他实在担心。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阿六赶忙跑了过去。“少爷您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凌辞寒木然绕过阿六,朝府里走去。刚走几步,又忽然停了下来,回头看着一脸担忧的阿六,问:“阿六,你觉得这段时间我对阿柔怎么样?”

主角:舒柔凌辞寒   更新:2022-11-15 19: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柔凌辞寒的美文同人小说《柔情可辞长夜寒小说免费》,由网络作家“舒柔”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凌辞寒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凌府的,从小侍候他到现在的阿六,一直守在门口等他回来。自从少奶奶去世后,少爷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他担心少爷会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今晚这么晚还没回府,他实在担心。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阿六赶忙跑了过去。“少爷您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凌辞寒木然绕过阿六,朝府里走去。刚走几步,又忽然停了下来,回头看着一脸担忧的阿六,问:“阿六,你觉得这段时间我对阿柔怎么样?”

《柔情可辞长夜寒小说免费》精彩片段

凌辞寒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凌府的,从小侍候他到现在的阿六,一直守在门口等他回来。


自从少奶奶去世后,少爷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他担心少爷会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今晚这么晚还没回府,他实在担心。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阿六赶忙跑了过去。


“少爷您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凌辞寒木然绕过阿六,朝府里走去。刚走几步,又忽然停了下来,回头看着一脸担忧的阿六,问:“阿六,你觉得这段时间我对阿柔怎么样?”


当初还不清楚事情的真相,阿六心中是怨恨舒柔的,她不仅抛弃自家少爷,还对凌家落井下石。因此当时看少爷折磨羞辱她,他也觉得理所当然。


现在忽然知道是他们误会了少奶奶,就连他都受不了,何况是爱惨了少奶奶的少爷。


阿六咽了咽口水,低声道:“少爷,之前我们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误会了少奶奶,但这并不全是您的错,如果不是那些传言……”


“够了!”凌北痛声打断阿六的话,转而往里走。


凌辞寒踉踉跄跄的回到了舒柔的院子,反锁了门,并令阿六不准任何人打扰。


他跌坐在地板上,怀里抱着舒柔平日穿的衣物,目光空洞。


“阿柔,你去哪了,对不起,我不该让人打你的,你从小就那么怕疼……”


他当时就这么看着那板子打在她身上,她后背被打得血肉模糊,但眼中却没有泪。


她的眼睛清净得让人恐慌。


他一直在等,等她开口求饶,等她忏悔。


只要她开口,他一定会毫无原则地选择原谅。


可是他忘了,她自小骄傲,就算是被活活打死,她也不会轻易开口求饶。


她从小最怕疼了,以前不小心被针扎一下指尖,都会泪眼汪汪地抱着他的手臂说疼……


她那么怕疼的一个人啊!


竟让他伤成那副模样。


凌辞寒拿着舒柔的衣物捂着双眼,低声悲鸣起来。


对不起,阿柔,对不起!


他很想就这样陪她去了,一了百了,可每当他想自杀,莫少枫在舒柔坟前说的话,就会瞬间冒上来。


他说:“凌辞寒,你凭什么陪她一起死?她不想见你,无论生前还是死后,她都想跟你断得干干净净,你就不要再去脏了她轮回的路了!”


凌辞寒跪了下来,手撑在地上,喉间呜鸣难平。


莫府。


莫少枫赶走凌辞寒,顺道去跟母亲说了一下明天一早出游的事,儿子出去一个月,做母亲的自然担心,好在莫少枫知道怎么哄住母亲,聊了好一会,才让母亲同意他出去。


从母亲房里出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他整理了一下思绪,抬步往舒柔院子走去。


舒柔房间的门开着,里面却没有人。


莫少枫快速走出来,找到秋雨问:“阿柔呢?房里为什么没人?”


秋雨眉眼间也染了几分担忧,赶忙回道:“小姐说想四处转转,可这会儿都没回来,已经派人去寻了。”


莫少枫拧眉,知道她没有出府,情绪平复了些,“我去找找,她往哪个方向去了?”


“小姐往这边去了。”秋雨指着左侧的小路:“府内灯火通明,到处都有人,少爷不用太担心,小姐出去时也说过,只是随便走走,散散心,很快就会回来。”


莫少枫瞥了她一眼,眼里带了些许责怪:“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该让她一个人出去。”


秋雨赶忙低头,轻声认错,“对不起,少爷。”


是她糊涂了,少爷那么看重舒小姐,丝毫不能出半点差错,她怎么就脑子不清楚让舒小姐一个人出去了。


莫少枫也不管她心里的懊悔,径自往舒柔去的那条小路寻了过去。


走了一段路,一股浓烈的酒香扑面而来。


他眉心一拧,迅速向前跑去。


小路深处,一个小亭内。


舒柔趴伏在一个石桌上,手中还紧紧抱着一个酒坛子。


那是她方才误打误撞进,来酒窖,顺手牵羊来的。


这酒来的及时,她正好想要让自己大醉一场。


她长那么大,也就几年前和凌辞寒一起喝过几口红酒,她酒量不好,几口下肚,小脸就红透了。


今日的酒喝可比那时喝的红酒烈多了,几口下去舒柔便有了醉意。


小亭外,大雨倾盆。


瓢泊的雨滴,越下越大,在月光下映射着点点银光,好似天地间的污浊都被洗刷干净,世间只余无瑕的洁净。


她半眯着眸子,看着这场大雨,想起幼时凌辞寒和她尚算懵懂无知,趁大人不注意,二人跑在大雨里欢笑嬉闹。


雨水沾湿衣裳,凌辞寒开玩笑般拉着她的手,附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阿柔,以后我们要举办一场雨中婚礼,好不好?”


“好。”她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然后笑嘻嘻的拽着凌辞寒的袖子,哆哆嗦嗦的笑:“阿柔喜欢下雨天,阿柔要跟辞寒哥哥一起度过每一个下雨天,一直到白头。”


少年单纯,言语间无不纯真。


然而,携手白头又怎会是那么简单的事……



她跪在大雨里求莫少枫救凌辞寒那日,天好似也是这般,雨瓢泊倾倒,似乎要洗刷去她所有的希望。


她被舒婉废了一条腿,那日,好似也是一个雷雨天。


自那日后,她的腿一遇到雷雨天,就会刺骨般疼痛。


而这一切,都不过为了一个凌辞寒,所以她心甘命抵。


那些日子的雨好像一直绵绵不绝的下,那个骄傲的舒柔,就是在这样的雨天里,一点一点的失去了所有。


偶尔想起,舒柔忽然觉得她的一生就像六月的天气,上一秒晴天,下一秒雷雨交加。


她无力挣扎,只能挺直腰杆,咬牙接受。


如此沉痛的过往,她却怨不得任何人。


曾经她爱那雨,也爱与她一起在雨中狂欢的那一个人。


事到如今,她仍然爱这冰冰凉凉的雨,却没有力气再爱那个人了。


凌辞寒说过,要与她举行一场雨中婚礼,然后携手白头,可她哪里还有白头?


舒柔眯起眼睛,扯着嘴角笑了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昏沉间,有人抱起她,那人的怀抱很暖很暖,舒柔用尽力气睁开眼,人影晃动,怎么也看不清来人的脸。


“辞寒哥哥,你来了……”


“舒柔,你给我醒过来!我不许你睡,听到没有!”莫少枫急切地摇晃着怀中的人儿,声音略显慌乱,“如果你今日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会杀了凌辞寒!”


“辞寒哥哥,我想……我想看雪落梅林,可惜……衡川没有雪,也没有梅林。”舒柔呢喃着说完这句话,便侧过头,闭上了双眼。


听到她话,莫少枫只觉心脏隐隐作痛,他轻拍着她的脸,沉声叫道:“阿柔,阿柔……”


一直到第二日傍晚才醒来,阿柔才醒过来,而原定的火车票也不得不改了。


舒柔醒来后,愣愣地看着天花板,脸上既无喜也无悲。


她的命还真是硬,三番两次都死不去。


她侧头看向窗外的一棵桃树,枝条干哑,树身上叶子和花早就掉光了,光秃秃的,了无生趣。


莫少枫看着毫无生机的模样,也不敢向前去碰她。


他不由地想起昨日她醉酒后的自言自语。


“辞寒,我想看雪落梅林,可惜衡川没有雪,也没有梅林。”


两人寂静无声地待着一个房间里,舒柔在看窗外的风景,莫少枫在看舒柔。


良久,莫少枫忽然站起来,“阿柔,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舒柔撑着手坐起来,目光凝在他身上。


莫少枫先前扶她下床,右手顺势覆在她的双眼上,低声道:“先闭上眼睛,到了再睁开。”


舒柔有些疑惑,却没去问缘由。


莫少枫用手盖住她的眼睛,然后小心翼翼地牵着她往外走。


舒柔没有躲避闪开,她的双手冰凉。莫少枫一边带着她往前行,一遍絮絮叨叨的讲着过去的事情。


“我就在巷子里迷路了,那巷子左拐右弯的,像个迷宫一样,我怎么也走不出去,走了几圈差点就哭了……”


莫少枫笑了笑,像是想到了什么,“就在那时,突然有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女孩,一身红色小旗袍,脚上一双黑色小皮鞋,头上扎两个小丸子,可爱极了。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可爱的女孩子,就像门上贴纸里的小仙童……”


舒柔脚步一顿,伸手,想拿开莫少枫捂在自己眼睛上的手。


莫少枫的手掌微微用力,柔声道:“别动,再等一下,马上就到了。”



莫少枫一手捂着她的眼睛,一手牵着她继续往前走。


“她跟我差不多大,却比我聪明很多,是个小人精。带着我没走多久,就回到了出口处。”


“她站在我跟前,踮起脚尖,像个大人一样摸摸我的头顶。她说,小傻子,不用怕,长大后就不会迷路了。”


莫少枫牵着她来到某一个地方,停下。


待他将手拿开,舒柔缓缓睁开眼睛,凝向他的目光了多了几分沉重。


“阿柔,当年是你,带我找到出去的路。”


直至,舒柔总算知道莫少枫对她的执着从何而来。


原来竟是因为少时一段她几乎要遗忘了的相遇。


莫少枫直直地盯着她,嗓音低沉,“这一次,你能不能也告诉我,我要如何,才能找到走进你心里的路?”


舒柔不由得怔愣住,目光甚至不敢对上他炽热的目光。


心绪纷乱间,她忽然抬头,盯着莫少枫的双眸。


“对不起,我已经不记得这一段过往了。”


既然给不了他任何承诺,倒不如断的干干净净。


莫少枫的眼中闪过一抹受伤的神情,只静默一会,他又道:“没关系的,我记得就好。”


“少枫……”


舒柔还没来得及把剩下的话说完,耳边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小提琴声。


“阿柔,回头。”


闻言,舒柔才一回头,便看见她与莫少枫先前来时的那条路,亮起一条条彩色的霓虹灯,绵延到尽头处,一位身穿艳色旗袍的女人,正在忘我地拉起了小提琴。


凝神一看,舒柔惊喜地发现,周围挂上了霓虹灯的竟然是一片梅林。


梅花盛开于隆冬。因特殊的气候原因,衡川很冷,却不会下雪,更没有盛开的梅花。


舒柔震惊极了。


“这里怎么会有梅花?”


怔愣过后,她走到最近的一棵梅树,伸出指尖小心触碰,竟是真的梅花。


墙角数支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舒柔轻轻嗅着这清幽的香,心底忽然一片宁静。


回忆起当初与凌辞寒相处的情景——


“辞寒哥哥,听说北洲冬天会下雪,还会有很香的梅花,阿柔真想去欣赏一翻。”


凌辞寒有些好奇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梅花是香的?”


舒柔理所当然地回答,“诗里说的:墙角数支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这是个爱读书的好孩子。”凌辞寒失笑,“等你再长大些,我带你去。”


舒柔瞬间睁大眼睛,眼底泛着亮光,“真的吗?那得多大才行?十八岁可以吗?”


“等你能嫁给我那么大的是,就可以了。”


“那阿柔现在就嫁给你。”


凌辞寒好笑地掐着她的两边脸颊,取笑道:“阿柔,你知不知羞……”


……


舒柔陷入回忆的模样,莫少枫有些失落地敛了敛眸。


静默了好一会儿,莫少枫突然开口,“阿柔,凌辞寒把原本属于舒家的与国际的合作案搅黄了,昨天,他还撤去了舒家在商会四大家的地位,并且全数收购了舒家名下所有的商铺。舒家……在衡川已经待不下去了。”


尽管舒家人对她并不好,舒老爷毕竟是她父亲,他以为将这件事告诉她,会让她更恨凌辞寒。


但结果却不然,舒柔甚至连神情都没变,只淡然道:“少枫,这些事以后不必和我说。我是已死之人,无论是凌家还是舒家,都已经与我无关。”


舒柔看向他,嘴角微勾,“谢谢你为了做的一切,可惜舒柔无法承诺你任何东西。曾经那段相遇,我们都太小了,你大可不必太过在意。”


莫少枫的目光慢慢变得暗淡,嘴角挂起一抹苦涩的笑。


“阿柔,我知你对我无意。当年你为了凌辞寒向我下跪,我真的恨不得直接弄死他!如果我当时不帮他,那你也不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都怪我……”



舒柔语气淡淡,“不,少枫,生死有命,怎么能怪你呢?”


莫少枫摇着头,脸上是无尽的懊悔。“是我的错,两年前我哪怕再勇敢一点,我们之间的结局也许会不一样。”


说着,莫少枫不由自主地向前一步拉住舒柔的手,但舒柔好像提前知道他的动作一般,微微后退一步,避开他的手。


“少枫,你该知道,我爱那个人……太晚了,我有些累,先回去休息了。”


莫少枫的神色僵住,原来无论是两年前还是两年后,他都比不上凌辞寒在她心里的位置。


小提琴的音乐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天空缓缓飘落银丝,下雨了。


莫少枫伸手接住飘落的雨丝,嗓音低沉,“阿柔,我到底哪里不如他?”


“我说不清他哪里好,只是爱了就是爱了。”舒柔转身离开,没有丝毫犹豫:“阿柔已死,还望莫少能早日认清,不要再执着于一个没有未来的人了。”


莫少枫默默的看着她走远,终是没有力气追上去。


直至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灯火的尽头,他忽然蹲了下来,捂着心脏的位置,轻声道:“原来长大了,还是会迷路的。”


当年他明明有机会让凌辞寒一败衣哗涂地,再无翻身之日。却终是因为她的一句恳求而软了心。


百般筹谋,却最终归功亏一篑。


莫少枫时常会想起,当年舒柔惨白的一张的脸上布满泪痕,以及她抛下所有的骄傲,毅然决然地跪在莫府门口求他的无畏。


莫少枫笑着笑着,忽然就哭了,喉间传来哽咽,声音凄怆得宛如受伤的幼崽。


不知过了多久,莫少枫抹掉所有的眼泪,重新站了起来。


回去的那条路上有一条从舒柔身上跌落的手帕,莫少枫走了几步将手帕捡起,眼神就在凝视手帕的片刻后,开始变得坚定起来。


“阿柔,你无法不爱凌辞寒,我也无法放弃你。”


“最后一次,我再努力找最后一回路。”


……


凌府。


舒柔曾经居住的房间里,现在变成了凌辞寒的固定卧房,小青因此做过抗议,但没有用。久而久之,她也懒得理他了。


小青每天都在修剪之前舒柔在院子里种的花花草草,她和凌辞寒各占一地,谁也不搭理谁。


这日,凌辞寒在院子里随手摘了一朵花,插进房中窗户上的花瓶里。以前舒柔在的时候,总会在这里插上一朵新鲜的花朵。


阿六跟在凌辞寒身后,却并未进屋,随意坐在了门口的石凳上候着。


小青见自己细心照看的花又被某人摘了一朵,实在气不过,快步跑了过来,刚要推门进去,却被阿六拦在门外。


小青怒冲冲地瞪着他:“你拦我干什么?”


阿六无视她的怒气,悠悠闲闲道:“不就摘你一朵破花,你至于吗?”


小青气得直叉腰,“这是我家小姐种的花,你们害死小姐还不够,现在连她用心栽种的花也不放过,你们简直太不要脸了!”


阿六掏了掏耳朵,凉凉道:“摘都摘了,你现在进去也救不活它。走走走,哪凉快哪呆着去。”


小青气的胸口都疼了,狠狠地哼了一声,她转身跑着离开。。


阿六看着小青离去的背影,不由得摸了摸鼻子。


哼,没大没小的!


小青自然是不知阿六心里的话,她此刻褪去了所有的怒气,小心翼翼地望四周看了看,确定附近没有人,她才慢慢溜到后门,从后门跑了出去。


小青一出凌府,立马像撒了欢的野马,迅速往莫府飞奔而去。



莫府,小青驾轻就熟地从后门拐进了后院,刚到后院便迎面撞上一个扫地的小厮。


“哎哟!”


两人摔成一团。


小厮一骨碌爬了起来,警惕地看着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小青,“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


小青抽着气揉着被撞痛了的额头,好一会在想起正事来。


“啊,对了。我是莫少爷带回府的,那位小姐的随身丫头,你知道她在哪里吗?可不可以带我过去?”


那人有些不确定地在小青身上来回看了两遍:“少爷说了,不能打扰那位小姐休息,况且,你怎么证明你的身份?”


小青挠了挠头发,说道,“我真的是那位小姐的丫头,不信你去问问莫少爷。”


“这……”小厮还是有些迟疑。


“别可是了,你带我过去,我在小姐门口等着,等你通报完再进去,你看行不?”


说着,她掏出一张银票塞进他的口袋里。


小厮目光一亮,往四周看了看,最后低声说:“那行,我带你去试试,但你绝对不能惊扰到那位小姐。”


“好好好,我保证不会。”


待到了舒柔的院子里,小厮便朝守在门口的一个丫头说:“秋霞姐姐,这位自称是那位小姐的丫头,我不知真假,便过来通报一声。”


平时都是秋雨在莫少枫跟前侍候,小青过来的时候也都是找的秋雨,秋霞是没有见过小青的。


秋霞看了两眼小青,又想起少爷之前的吩咐,便冷声拒绝了,“不行,小姐休息了,任何人不准打扰。”


小厮顿了下,对小青摊了摊手,无奈道:“这就没办法了。”


小青急了,顿时一把推开拦在门口子的秋霞,然后强势推门进去。


一看到坐在床沿发呆的舒柔,小青嚎啕大哭,“小姐……”


舒柔有些发愣地看着直直冲过来的人儿。


“小青?你也来了?”


小青跑过去一把抱住舒柔,:“小姐,你吓死我了……”


秋霞有些踌躇,“小姐……”


舒柔拍了拍小青的背,对秋霞说:“无事,这是我的丫头,你们且下去吧。”


“好的,小姐。”


秋霞微微点头,拉着带小青来的那个小厮就退下下去。


“别哭了,我没事。”舒柔拍了拍小青,小青这才放开她。


她拉着小青坐下,抬手摸了摸小青的瘦了一圈的脸蛋。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小青许久未见她,刚刚见到,就红了眸子,“小姐,辛苦的是您,我什么都做不了。”


“你哪是什么都做不了,你看,你不是救了我一命吗?”


小青知道,舒柔心存死志,她把她救活,未必就是对小姐好,可是……可是她也无法做到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


她抹了一把眼泪,哽咽道:“对不起,小姐,我不想让您死……”


舒柔叹了口气,“好了,不哭了。”


小青紧紧抱住她不撒手,泪珠一连串的掉。


舒柔心里有些难受,摸着她的头,轻声叮嘱,“小青,就算勉强活下来,我也熬不了多久,从现在开始,你要为未来做好打算才是……”


舒柔给小青说了很多,小青哭了很久,最后眼睛都哭肿了。


“好了,不哭了。明日一早我们就随莫少一起北上游玩,你不是一直很想看雪吗,这回可以如愿了。”


等小青稍微从悲伤中缓过来,有些激动地问:“小姐,您与莫少爷……”


舒柔神色淡然无波,“小青,你需得紧记,我与莫少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以后无论发生何事,你都不能再私自找他。”


小青撇了撇嘴,嘟囔道:“我记住了,小姐。”


……


门外,莫少枫一身萧瑟地站在那里,听着里面的对话,直觉这夜是越来越冷了。


待到舒柔与小青说话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屋内的等熄了,莫少枫才拖着一身孤寂离开。



翌日一早,莫少枫才梳洗完毕,便去找舒柔。


他迈步进来时,小青正在给舒柔编头发,而小青则在一旁给舒柔挑选耳环。见他进来,小青与秋雨齐齐俯问好。


他看见舒柔的一头乌黑的头发,被小青绑成两条麻花辫放在两边。


“为什么要绑起来?放下来更好看些。”他柔声道。


闻言,两人便都转过头来看他。


小青看了看莫少枫笑道:“放下来不方便……”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觉得你放下头发的样子最好看了。”


闻言,小青举手发言:“正是呢,我家小姐的一头秀发,乌黑柔顺,放下来最是好看……”


小青说着,直接上手将她的麻花辫给拆了。


舒柔只笑不语,随小青折腾。


莫少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安静地等着,直到秋雨与小青为舒柔打扮好,他才起身:“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去用早饭,然后就出发。”


舒柔起身,点了点头,道:“好。”


莫少枫唇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他先行出了房门,往用餐的正厅走去。


待几人用过早饭,莫少枫便为舒柔戴上了早就备好的白色宽帽,两人并肩走到府门外,而后由秋雨和小青扶她上了汽车。


有衡川的群众瞧见一名身形娇小的女子,上了莫家的汽车,却无人瞧见那女子的模样。


司机一见众人都上了车,便启动汽车,一行人就这样缓缓朝火车站赶去。


与莫少枫跟舒柔先前说好的一致,他们坐着火车一路北上。


火车一路前进,最开心的莫过于小青了。一路上,她都激动得不行,就差没钻出火车窗外,拥抱大地了。


舒柔看着窗外的美景,心中也多了几分释然。


而在衡川凌府中,凌辞寒将自己关在舒柔的屋内许久,任阿六想尽办法也无法让他从里面出来。


阿六实在没办法,只好去小青,想着找她来劝劝凌辞寒。毕竟那丫头是唯一一个与少奶奶有关系的人了。


这样想着,阿六离开院子去找小青。


舒柔的院子本就偏僻,基本没有人来。因此阿六也不担心少爷在这里会出什么事。


但是千算万算,阿六却算漏了有心之人……


舒柔的屋内,凌辞寒抱着酒瓶失神地半倚在桌角上,眼神空洞得几乎没有了生机。


地上乱起八糟躺了一堆空瓶酒。他怀中还抱着一瓶酒,醉意昏沉。


“阿柔,对不起,我错了……阿柔,你回来好不好……”


“我不该伤你,是不是很疼?不哭啊,我让你打回来,你打回来,然后我就讲和好不好?”


“我们不吵架了,我们和好可以吗?”


“阿柔,别丢下我一个人……”



屋外风雨交杂,肆虐着荒凉小院里舒柔亲自栽种的那片花草。


凌辞寒蜷缩在地上低声倾诉,眼前忽然出现舒柔的身影,他踉跄着想起身,想告诉舒柔他知道错,他想恳求舒柔的原谅。


可不管他怎么哀求,那道身影始终没有回头,并且渐行渐远。


“阿柔!”


凌辞寒哭喊着伸手,却最终什么也抓不住。


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冷风往屋里灌,只一瞬有被隔断在门外。


“阿柔……”听到脚步声,凌辞寒眼睛一亮,迅速扭头看向来人。


刚进门那人闻着一屋子的酒味不禁发出了“咦”的一声。


“阿柔……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抛弃我的……”


凌辞寒几次想从地上爬起来,但脑袋昏沉得厉害,他根本无法站稳。


那人快步走到凌辞寒身边,清脆娇柔的女声响起:“少爷,您没事吧……”


来人是一名身段妖娆的女子。


女子尝试着想扶他起来,奈何力气不够,几次扶到一半又摔回原地。


女子轻呼了一口气,索性不扶了,自己撤了撤自己衣服,贴着凌辞寒坐了下去。


凌辞寒嗅到怀中女子陌生的气息,目光微微清醒了些。


他有些迷离地问:“你是谁?”


女子将手放到凌辞寒的胸口处,柔声魅铱驊惑,“少爷,我是来伺候您的。”


闻言,凌辞寒彻底清醒过来。


骤然捏住女子的脖子,目光阴厉。


“谁给你胆子来这里的?活腻了?”


“啊。”那女子痛呼出声,她放低了声音,求饶道:“少爷,我……我只是担心您,少爷饶命啊……”


凌辞寒身上的气息一冷,一下清醒过来,猛地推开了那女子,冷声道:“你是谁?谁允许你进来的?”


那女子一开始还犹豫,他却直接掐住了她,“还不说?”


“少,少爷,是,舒姨太,让我来的,求少爷,饶命……”


女子感觉自己的喉咙要被生生捏碎了。她手脚抽动,拼命挣扎,却一点用也没有。


凌辞寒脸色越发阴沉。


舒婉!看来只是砍掉双腿还不能让她安分下来。


“舒婉让你过来做什么?”


“舒,舒姨太说,说,少奶奶死了,您身边无人,这是我,我……伺候少爷的大好机会。”


“呵,伺候我?”凌辞寒冷哼一声,“你有这个资格吗?”


女子哭着摇头,“不,不,少爷,我知错了,我配不上少爷,还请少爷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


凌辞寒厌恶地将她扔到地上。


“既然你那么听舒婉的话,我让你去陪她怎么样?”


女子一得到自由,立马粗喘着气趴跪在地上。


“是,少爷,我马上回去照凌舒姨太。”


“那你照凌舒姨太?不,你既然一心想伺候我,那我自然也不能薄待了你。”


那女子愣愣抬头,有点不太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凌辞寒残忍地勾起唇角,声音如地狱厉鬼的冰冷:“舒婉有什么样的待遇,你一分都不能少!”


话还才刚落,也不管她听没听明白,凌辞寒便一脚将她踹倒,随机将脚踩在她的脸上。


“你这那双腿,连哪里该去,哪里不该去都不清楚,要来也没用……”



凌辞寒抬起脚,狠狠的踩在那女子的腿上。


“啊!”女子大叫一声,凄厉无比。


离得最近的阿六一愣,忽地脸色大变,他迅速往凌辞寒那边跑去。


他推开房门,快步走了进去:“少爷,少爷您没事吧?”


凌辞寒冷着脸,睨了眼倒在地上,惨白着脸的女人,“没事,把这女人拖出去,卖去妓院……”


小六还没应话,腿骨碎裂的女子骤然大叫起来:“少爷,别卖掉我,我,我是来告诉您消息的,昨日小青偷摸着离府了,我觉得不太对劲,所以才来您这的……”


“小青失踪了?”


凌辞寒瞬间拧眉,小六忙道:“少爷,小青是真的不在府内……”


那女子哭着道:“少爷,少爷,我告诉少爷,小青的去处,少爷能不能饶了我?”


小六踹了那女子一脚,“还不快说?”


那女子的腿本来就疼的不行,小六还踹她,她颤声哭求道:“别打我别打我,我说,我看见她从后门出去了,我一时好奇,就跟在了她的身后,然后便看见她去了莫府,心情还很好的样子,之后更是没再离开,我更觉奇怪……”


“所以我就守在那,今日清晨还看见小青拥着一个女子上了马车,那女子,那女子身形就像是少奶奶……”


她的话还未说完,凌辞寒便大踏步往外走去。


莫少枫果然是在骗他,她没死,他的阿柔还活着……


但早上,她离开了……


凌辞寒脸色变了变,厉声吩咐道:“立刻派人去查莫少枫的去向,快!”


在场的围观下人,还有呆住的阿六,一下纷纷动作起来,还有前来查看情况的管家,也是不可思议,但更多的是喜悦,只要少奶奶还活着,那……就是好事!


凌辞寒无法镇定,他手握成拳,阿柔,我知道你还活着,这次,我一定不会再错过你……


可他不知,这一生,他都没有机会了……


过了一户,阿六就带了消息回来:“少爷,查探到了。莫少爷坐了火车一路南下,往北洲方向去了。”


凌辞寒按耐不住情绪,“去,订最早的一班火车。”


舒柔几人坐火车一路北上,在后港那边换乘了轮船。


她从未坐过船,以前是因为年纪太小,后来……是因为没有机会。


一个残废人,去哪都不方便。


她站在船尾处,望着轮船带出来的波浪,唇角有些笑意。


真漂亮。


莫少枫拿着披风,走到了舒柔身后,舒柔也不曾发觉。


他将披风披到舒柔身上,舒柔一惊,转过头来。


莫少枫笑的温柔,转到她面前,说道:“很快就到南北的交界了,这里比衡川的要凉许多,你身体不好,怎么还来吹冷风?”


舒柔也将披风拢了拢,笑道:“没事的,余生要活得畅快,这不是你说的吗?”


才说完,她便剧烈咳嗽起来。


莫少枫有些慌乱的拍着她的背,“那也得爱惜身子,还有……往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会,让他难受的。


舒柔笑了,“好。”


莫少枫垂下眼睑,沉默不语。


好一会,他才抬头看了看天,说:“这雨可能还得下很久,进去吧,外头风大。”


舒柔歪头看着雨丝落在海面上,漾开一圈圈涟漪,“你先进去吧,我想再待会儿。”


莫少枫眸光暗了几分,却也不愿逼迫她。只静静站到舒柔的身旁,陪她一起看雨落海面。


直到天色渐晚,小青出来寻他们,两人才回了船舱。


夜里,舒柔又是咳到了半夜,只是她这些时日一直不让人守夜,所以没有人知道。


她坐在床头,用帕子捂着嘴咳个不停,许久之后,她看见了帕子上的血,眸色未变,却终究还是抿起了唇……



翌日,小青推门进来给她梳洗打扮,见她侧头看着窗外,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目光悠远。


小青轻步走进,有些疑惑地问:“小姐,您在看什么?我帮你梳洗吧。”


舒柔敛了眸,淡声道:“没看什么,只是感觉春天好像快到了。”


小青往外面看了一眼,柔声道:“北方的冬天要比南方长些,春天怕是没那么快到呢。”


她微微一笑,闭上眼睛让小青给她梳洗打扮。


小青拿起梳子在她乌黑柔顺的头发上轻轻梳下,目光蓦地有些酸涩。


几人乘船行了几日,到了北洲附近的一个镇子上。


正巧仍然这个镇子的赶集日,小青扶着舒柔上了码头,然后稀奇地看着来熙熙攘攘的人群。


才走没多远,天空忽然飘落雪花。


“小姐,下雪了……”


小青惊奇地仰头看着雪花飘飘,开心极了。


舒柔脸色也不自觉地挂上了微笑,她伸出手接着飘落的雪花,片片冰冷,一触便化。


莫少枫含笑看着她们,神情柔和


几日在小镇上歇了一夜,次日一早,雪已经停了,他们坐上汽车继续上路。


一路走来,舒柔咳得越发厉害,那些药吃到后面已经没什么用了。


慢慢的,她甚至已经不能外出了,只能终日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落雪。


莫少枫温润的脸上渐渐失了笑容。小青心中难受,在舒柔面前却还是会故作轻松,时常还会给舒柔说一些外面的趣闻。


但在舒柔看不见的地方,她不止一次哭到哽咽。


这一日,莫少枫又找几个医生来给舒柔看病,每一个医生看诊完后,都只是无声地摇了摇头。


“小姐……”小青抑制不住痛哭出声。


莫少枫也红了双眼,他扭过头去,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如此没用的一面。


舒柔神情很平静,似乎早就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别哭了,人都会有这么一天的,我只是先走一步。”


小青听完,不禁捂着了嘴巴,不敢哭出声了。


没多久,舒柔缓缓闭上了眼睛……


另一边,凌辞寒与阿六坐上了去往北洲的火车,花费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用算了追上了莫少枫一行人。


好不容易打探到他们入住宾馆,才赶过来,便听一间屋子里传来一阵凄绝的嘶吼:“阿柔……”


凌辞寒脚步一晃,险些没站稳,随后,他像是疯了一般冲进房内。


屋内几人听见响动,同时转身看向来人。


莫少枫看了一眼凌辞寒,又看向舒柔,最终什么也没说,之前满眼苍凉。


“阿柔,阿柔……”凌辞寒的腿宛若有千斤重,走到了床边,他跌跪在床边,手轻轻拉住舒柔冰冷的手,“别睡了……”


原本闭着双眼的舒柔,在听到他的声音后,终是吃力睁开了眼睛。



看清来人,她苍白的脸上染了几分笑意,“辞寒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她的声音很轻很轻,仿佛一阵微风就能将其吹散。


凌辞寒将她的手贴在自己脸颊上,带着一无尽惶恐:“我在,阿柔,我在……”


“阿柔终于等到你了……”舒柔轻声说,“真好。”。


凌辞寒鼻子一酸,眼泪再也忍不住,滴滴滑落。


“是啊,我回来了,我回来娶你,好不好?”


舒柔气若游丝,“好……”


凌辞寒拼命忍住即将出口的悲鸣,一遍又一遍地抚摸她的脸颊。


舒柔始终含着笑,眼中婉转着微弱的满足。


过了许久,舒柔终是悄无声息地闭上了眼睛……


凌辞寒声音顿了一会,接着,开始讲只属于他们两人过往旧事。直到讲完,凌辞寒才松开抓着舒柔的手,帮她盖好被子,然后搂着她无声痛哭。


“阿柔,阿柔……”


屋内顿时哭声四起。


“小姐……”


“阿柔……”


……


莫少枫看着已经归于寂静的舒柔,随手擦去眼角的泪,看向凌辞寒,将舒柔的遗愿说了出来。


“她要我们将她火化,然后撒在衡川。”


凌辞寒始终不曾抬头,只是机械一般点了下头。


阿柔,如果还有下辈子,换你来折磨我,一定要等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