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其他类型 > 林楚虞程燃

林楚虞程燃

程燃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林楚虞跟姜瑾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喝醉了以后,搂着个帅哥不肯放。被搂的男人没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你挺大胆。”林楚虞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扬起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我们上楼?”男人这才稍微将她推开了一点,说:“我是姜瑾表弟。”...

主角:林楚虞程燃   更新:2022-11-15 17: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楚虞程燃的其他类型小说《林楚虞程燃》,由网络作家“程燃”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楚虞跟姜瑾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喝醉了以后,搂着个帅哥不肯放。被搂的男人没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你挺大胆。”林楚虞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扬起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我们上楼?”男人这才稍微将她推开了一点,说:“我是姜瑾表弟。”...

《林楚虞程燃》精彩片段

被搂的男人没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你挺大胆。”


 林楚虞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扬起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我们上楼?”


 男人这才稍微将她推开了一点,说:“我是姜瑾表弟。”


 林楚虞一顿,认真的抬起头来看着男人,那张五官分明并且有几分眼熟的脸,让她瞬间就反应过来,这位是她前男友的那位高材生表弟。


 程燃。


 学医的,年纪轻轻就在a市最牛逼的医院混得风生水起。是乳腺方面的专家。


 上回她胸疼,他就是她的主治医生。


 只不过他给她检查的那天,戴着口罩,整个人显得异常冷漠。替她检查时,眼神半分波动都没有。


 检查完,也没有跟她多浪费半个字的口舌,只碍于姜瑾的情面,朝她点了点头。


 他像是一尊大佛,无欲无求,让人只可远观。


 林楚虞本着对医生的敬畏之心,瞬间清醒了,站直身子说:“哦,你好。”


 程燃扯扯领带,说:“我给姜瑾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接你。”


 林楚虞如实道:“分手了。”


 程燃的眉毛又几不可查的挑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他才慢条斯理说:“那我送你回去。”


 林楚虞觉得他这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但一开始也没有多想。


 直到车子停在她家楼下,他没有立刻开车门,让她回过味来。


 但凡想避嫌的男人,送完人早就走了。


 不走,就说明有点想法。


 她余光打量了男人片刻,不得不承认,精英男跟普通富二代还是很有差别的,尤其是气质,程燃实在是太突出了,简直鹤立鸡群。


 “程医生。”林楚虞突然开口道,“要上我家坐坐么?”


 程燃闻声侧目看了她一眼,扯了扯领带,没说话。


 林楚虞笑了:“我看出来了,你对我有兴趣。”


 男人沉默了片刻,然后难得的笑了一声:“对,我有,你给不给?”


 ……


 在林楚虞输密码的时候,程燃就从她身后抱住了她。


 他衣服上带进来的寒意让她有一瞬间的后悔,总觉得跟他沾上关系并非什么好事,可帅哥有一种魔力,能在一瞬间把人点燃,后悔很快就被她抛之脑后了。


 程燃倒是非常有耐心,两个人其实也还算愉快。


 林楚虞在结束休息的时候想,程燃看着斯斯文文,但是很有可能比浪荡公子哥姜瑾放得开多了。对着一个陌生人,居然都能这么游刃有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程燃起身穿好了衣服。


 才几分钟,她就已经想象不出他热情的模样了。


 “程医生?”


 程燃说:“医院有事,走了。”


 从她的角度看去,他背影显得有些疏离。


 林楚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开了口:“我没这样过,今天喝多了。”


 “嗯。他应了声,“不过女人还是得爱惜自己,光靠美貌吸引人不是长久之计。”


 林楚虞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她美,程燃是有感觉,但也仅限于此了,除此之外,不可能再有其他关系。


 他这样的男人眼界高,身边围绕的女人数都数不过来,不可能随便折在一个人身上。


 ……


 程燃赶去医院做了一台小手术。


 换下白大褂的时候,同事蒋楠铎凑过来说:“我刚刚在酒吧看见你了。”


 程燃充耳不闻。


 “看见你和林小姐亲热的抱在一起,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身体里。”准确是林楚虞亲他的下巴,程燃让她抱着没反抗。


“程医生,我也只是一个女孩子。”她吸吸鼻子说,“你就算觉得我有什么心思,也不该这么说吧。”


林楚虞倒是不委屈。怀不了孕对她来说倒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她家里也没有皇位要继承,她单纯就是觉得苏乐琪这张嘴气人。


林楚虞是个斯文人,她娇娇柔柔的当然撕不也吵不过别人,为了避免自己吃亏,也就只好装弱。


程燃淡淡道:“无意冒犯,抱歉。”


苏乐琪不想给程燃留下不好的印象,便也跟着道歉:“我在国内待得不多,我的意思是希望你能注意身体。可能表达得不是很到位,不好意思。”


林楚虞心道,你都能阴阳怪气了,中文还不好么?


她有点迟疑,不确定自己要不要茶言茶语几句,可程燃似乎是洞悉般的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道:“她不是故意的。”


啧。


真护短。


装弱遇上这种双标的,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林楚虞挺心酸,她跟程燃都这样那样了,也不见他给自己半分好脸色,是她经历得少了,现在的毒打让她知道了,送上门的都是不被珍惜的。


她倒是也想顺带着刺程燃两句,可他跟姜瑾不一样,姜瑾阴,程燃这人,一般看不顺眼的就明着解决了。


林楚虞还是不太敢得罪他。


“没关系。”她温和的笑了笑,说,“都是误会那就没什么事了,程医生再见。”


这次再见,那可是真的得放弃这块肥肉,以后恐怕再也没有什么交集了。


苏乐琪盯着林楚虞的背影道:“程燃,这女人很普通,你看上她什么了?”


“没看上。”程燃不太在意的收起林楚虞的检查单,放进了口袋里。


那就是玩玩了。


“我不是什么好男人,一般人hold不住我。”程燃心不在焉道,“你要是害怕受伤,最好离我远点。”


苏乐琪笑道:“程燃,你太小瞧我了,我最擅长让渣男从良。你才是别到时候,非我不可。”


……


林楚虞刚坐回车上,张喻就道,“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千万别去招惹程燃?”


“那我也是没有办法,谁叫你说姜瑾怕他,我真看不惯姜瑾天天还过着好日子。”林楚虞揉了揉眉心,无奈道。


“你还敢在他面前提留孩子呢。”张喻道,“你不知道程燃答应过他那个前女友,这辈子只会跟她生孩子?”


林楚虞沉默了一会儿,说:“他前女友真牛,能把他吃得这么死死的。”


张喻道:“你跟程燃这也算亲近过了,有没有看见他腰腹的那个老鹰纹身?”


林楚虞几乎是立刻就想起来了,那个纹身刻在左下腹,她一度觉得这个纹身很性感,带来那种斯文跟野蛮碰撞的落差感,“纹身怎么了?”


张喻意味深长道:“那可是人家前女友亲手给他纹的,他前女友是一个非常有名的纹身师。野得很,程燃都管不住她。”


“行了,别再我面前提他前女友了,我听了心里堵的慌。”程燃好歹也是林楚虞的第一个男人,对她来说多少是不一样的。


结果这破了她处的男人,对所有人都是渣,就忠心于一个人,她听了着实嫉妒。


张喻耸耸肩,说:“你在他面前挺娇滴滴,怪不得能让他有兴趣。”


那又怎么样?


程燃还不是现实得很。


她一连在家里躺了两天,才觉得程燃给她的打击没有那么难受了。


林楚虞刷了会儿视频,就看见好友卡上提醒张喻的生日快要到了。


她私聊了她,问她今年生日姜瑾还来不来。


张喻很现实的回:你也知道我们家倚仗他,不可能跟他撕破脸的。别说你是我闺蜜,你是我祖宗都不能阻止我舔他。


张喻:不过我背地里,还是偏心你。


林楚虞想了想,打电话过去,“那我是不是不方便来?”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二十岁生日大办的,给你安排在角落里就行。你要是觉得丢人,我还可以给你安排个还算看得过去的男伴。”张喻道,“给你安排一个讨厌姜瑾的。”


“你不是说姜瑾在a市无敌么?”


“你们可以一起说说姜瑾坏话,不也挺爽。”


“……”林楚虞倒是没有说姜瑾坏话的时间,可一个人去那种大场子,就算张喻给她安排到见不到姜瑾的地方,也不代表她就不会遇到姜瑾之前的老朋友。


遇到了她一个人尴尬,有个伴总会好一点。


所以她答应了。


生日那天林楚虞去的很早,几乎是最早的,给张喻打电话时,后者忙忙碌碌道:“我让那男人在休息室等你。”


林楚虞去休息室的时候,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刷手机。


她走近看到那张侧脸时,微微有点脸红。男人长得很帅,帅到那种让人不敢接近的地步。


男人听到动静,扫了她一眼。


林楚虞礼貌的说:“你好。”


“我的女伴?”他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淡淡的反问道。


“对。”


男人说:“先坐那吧。”


林楚虞觉得这号人似乎不太好相处,坐在一旁给张喻发消息:你找的这人好像有点冷漠。


张喻这会儿应该忙去了,没有回消息。


林楚虞有点如坐针毡,在男人看过来时,只能无辜的看着他。


“你叫什么?“男人在打量了她一阵之后,终于开口问。


“林楚虞。”


“身材不错。”


林楚虞脸色有些挂不住,羞的要死,含了含胸。


男人站起身子,高高瘦瘦的,西装穿在他身上也依旧带着几分痞气,他说:“走了。”


林楚虞挽着他的胳膊,跟他到大厅时,却看见他往最中间的位置走。


这让她一眼就看到了姜瑾,连忙往他身后靠了靠。


他注意到了:“你躲谁呢?”


“姜瑾。”林楚虞道,“你别过去了吧,我们坐在边上就是了。你跟他关系也不好,到时候他要针对你怎么办?”


她说完话,一抬头,却看见不远处的张喻整张脸都是白的。


男人眼底倒是闪过一分兴趣,说:“你知不知道我叫什么?”


林楚虞摇摇头。


“我叫洛之鹤。”他悠悠道,“姜瑾发小。”


张喻在旁边急得快哭。


林楚虞认错人了,这个跟姜瑾是一伙的。


林楚虞看了看面前的男人,猜想自己此刻的脸色,大概比张喻的还要白。


她转身就要逃。


洛之鹤却踩住了她的裙摆,提着她的腰带往后一拉,她就跟小鸡仔似的往他靠过去。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腰,似笑非笑说:“腰也细。”


林楚虞脸蛋又红了,在黑色礼裙的衬托下,整个人都红彤彤的。


“你一个大胸细腰妹子,怎么得罪姜瑾了?”洛之鹤在她耳边说,“大胸细腰妹子按道理来说,很吃香啊。”


林楚虞简直招架不住。


姜瑾说这些她会甩脸色。程燃则是无情无欲,睡了两次一句没有夸过她,完全没觉得她是个美女。


林楚虞这一辈子,也是头一回被人这么说。


“不好意思,我不是你的女伴,要先走了。”林楚虞勉强笑了笑,只想溜。


“没关系,你当我女伴也行。”洛之鹤悠悠道,“你可以拒绝,不过只要你拒绝,我就抓你去见姜瑾。”


林楚虞想哭,慌忙用眼神示意张喻。


张喻往前走两步,有些迟疑的说:“鹤哥,林楚虞是我朋友,你别为难她呗。”


洛之鹤饶有兴致的看着林楚虞:“我有没有在为难你?”


林楚虞心想,你为难得我都要哭了。


“你看,她高兴跟我一块的,你去忙你的。”洛之鹤下了最后通牒。


张喻爱莫能助。


她实在不敢帮,洛之鹤可是那群人里面,最混账的一个,如果说程燃是被长辈夸的精英,洛之鹤就是谁提起谁头疼的小阎王。


张喻小时候可没少被他欺负,这会儿他和颜悦色的,她真不敢触霉头。


她也只能舍弃闺蜜了。


“虞虞,那我去忙了。”张喻昧着良心道,“鹤哥是一个很好的人,不会为难你的。”


这下只剩洛之鹤跟林楚虞了。


她真的怕死了,她是不认识洛之鹤,但他这个名字她还是熟悉的,当初她对洛之鹤干过一件缺德事。


他跟她也是一个大学的,当时刚进大学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她被迫写了十封情书,送给学校名气比较大的男生。


尽管她没有见到过洛之鹤,可他有名,所以他也获得了十封当中的一封。


林楚虞还记得他那封信里被同学恶搞,写的是:嗨喽,我亲爱的大雕男孩。


因为太羞耻了,所以她记得很清楚。而且想一想,她那会儿去送信,连个口罩也没有戴。


林楚虞光是想一想,就尴尬得能抠出三室一厅。不敢想象洛之鹤看到信,会黑脸成什么样。


好在,洛之鹤不认识她,应该也不会记得之前的事。


……


洛之鹤带着林楚虞坐在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林楚虞这会儿真的是速战速决,紧张的最后喝水都喝错了杯子,把洛之鹤的那杯给喝了。


她的脸色再次白了个度。


而当她看到对面桌子坐着程燃时,脸色更加白了,简直不像个活人。


程燃一如既往穿得一丝不苟,余光似乎在她脸上扫了一眼,又看了看一旁的洛之鹤,然后心不在焉的跟旁边的人寒暄。


鉴于当时的不愉快,她觉得自己这会儿非走不可。


洛之鹤勾唇笑道:“怎么,已经不惦记你亲爱的大、雕男孩了?”


林楚虞直接给呛到了,咳得眼泪都出来了。


洛之鹤一边给她擦嘴,一边道:“你鬼鬼祟祟往我宿舍门口塞这封信,我看得一清二楚。”


林楚虞:“……”


洛之鹤笑意更加明显了:“我还看见你给隔壁寝室程燃也塞了一封。”


这时,程燃又回头往他们这桌瞥了一眼。


程燃的眼神很淡,甚至有点冷。


显然这是一个他不太喜欢的话题,甚至可能是他的禁区。


林楚虞不太敢看他,她其实不记得自己也给程燃送信了,更加记不得内容,只是从他这回的眼神,她就知道不是些正常话题。


程燃后来,居然还给她辅导了六级。


怪不得每次见面,都清冷的很,每回补习十分钟就走。又开门见山告诉她,不喜欢她这样的。


洛之鹤眼含笑意:“林楚虞,可以啊,广撒网没问题,但你撩我,还敢撩程燃,就不太地道了。怎么着,想让我跟程燃共同伺候你?”


林楚虞这辈子除了偶尔耍点小心思,大部分时候都算安分守己,这会儿脸热的厉害,连忙解释说:“当时我是大冒险输了,真的不好意思,不是故意冒犯你的。”


洛之鹤漫不经心的说:“你夸我大,这算哪门子冒犯?”


没放在心上就好。


林楚虞长长的呼了口气,胸部起起伏伏,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又听见他开口说,“不过程燃估计,挺记恨这件事的。”


林楚虞整个人瞬间就又紧绷了。


可是洛之鹤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只说:“你要不想待下去了,可以先去休息室。”


林楚虞就赶紧撤了。


洛之鹤的视线在程燃身上停顿了片刻,后者也起了身,跟一个商圈大佬拦住寒暄。


尽管他从医,但架不住有个牛逼的老子,做生意的都爱奉承他。


程燃在洛之鹤走到他身边时,就发现了他。他淡淡说:“怎么跟姜瑾前女友搞在一起了?”


洛之鹤随意道:“她在追求我。”


程燃顿了顿,侧目扫了他一眼。


“我记不得她的名字,但她这张脸我在学校见过无数回。”在学校时,洛之鹤就无数次跟身边朋友说,那个妹子挺好看。


后来妹子来他宿舍给他塞了信。


洛之鹤当时觉得她真会。


如果不是他大三就要去做交换生,洛之鹤可能还真就被她给撩到手了。


程燃清冷道:“矜持点。”


洛之鹤意味深长的说:“你身边就一个周意,自然不知道妹子的好,她那款的,相处起来……”


他嘴角扬起一抹笑,在心里默默补充完最后一个字。


爽。


程燃扯了扯嘴角,心不在焉的说:“也就那样。”


“怎么着,你试过?”然后在程燃还没来得及开口时又说,“问了也是白问,你被周意管得紧。”


程燃语调微冷,几分淡然:“周意算什么?”


“算不了什么,当时还跟我一起抢她抢了那么多年。”洛之鹤冷哼了一声。


程燃抬脚就走。


……


林楚虞在休息室里,几乎是立刻找到了大冒险写信的那位同学,问他当时在给程燃的那封信上,写了什么。


同学记不住,但说拍了照,存在百度云里,得去找找。


林楚虞等了有一会儿,才听见消息进来。


点进去看,宛如晴天霹雳。


上面也只有一句话。


“程同学,那天看见你上厕所了,你看起来真的,不怎么中用。”


就,离谱。


林楚虞:“……”


张喻进来的时候,林楚虞就惨白着脸说:“我说,程燃,不中用。”


“林楚虞,这你都敢说?”张喻惊讶的声音拔高了一个度,“程燃那么高的一个男人,居然中看不中用?”


休息室旁边就是洗手间。


以至于被程燃听得清清楚楚。


他整张脸,几乎是立刻沉了下来。


第二天林楚虞起来的时候,难受得要命。


她没有过经验,但昨天晚上喝醉了酒,好几回不舒服,她都没有阻止程燃。


林楚虞觉得自己没办法忍下去,跟学校请了假,去了趟医院。


她也没有想过会这么巧合,居然会跟程燃撞上。


他和几个同事跟她进了同一趟电梯,对她熟视无睹。


林楚虞站在角落不动,听他们口中时不时吐出的专业术语,程燃偶尔应两句,寡淡的很。


蒋楠铎是真没看见林楚虞,问程燃说:“所以你跟你女朋友怎么回事?”


“分手了。”


“那么优秀的女孩你也舍得分。”蒋楠铎咋舌,“你当初为了追她可是费尽心思,因为她在国外,你不喜欢异地?”


林楚虞竖起耳朵,可程燃没有再开口说一个字。她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结果正好看见他的视线集中在她的身上。


只看了一眼,就没什么情绪的移开了。


林楚虞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程医生。”


这一声,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视线在她和程燃身上逡巡。


程燃清冷的说:“来看病?”


“昨天……”林楚虞脸蛋有些红了,“就是有点小伤。”


程燃了然,看上去似乎在走正常询问病人流程:“被什么弄伤的?”


……


林楚虞无言以对,脑子空白,不确定他是不是在故意逗她。


程燃道:“去我办公室,小问题我趁着没上班的功夫能给你解决。”


她点点头,来医院看这种事,多少有些难以启齿,程燃自己造的孽,就该让他自己负责。


只不过上药的时候,她到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林楚虞放不开,程燃倒只是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


许是觉得有些尴尬,她连忙找话题说:“程医生,这医药费怎么结?”


“不用。”他侧身站了起来,疏离的说,“处理完了。”


“哦。”本来走流程看病,得一个下午,现在一个下午时间都省出来了,她可以回去好好睡个觉。


林楚虞还没有走出门,又想起什么,说:“程医生,我能不能要下你的微信?”


话音刚落,护士提着东西进来,“程医生,我来给你送点水果。”


程燃一边跟护士道谢,一边冷淡的回复她:“我们一来不是朋友,二来也不是亲戚,医患关系而已,没有加微信的必要。”


正走出去的护士听到这回头看了林楚虞一眼,从上到下,最后鄙夷的收回视线,才继续往外走。


林楚虞理解,她要他微信也只不过是为了把药钱转他而已,她也并不想跟他有什么人情牵扯。昨晚的事情,已经够让人尴尬的了。


他俩之间隔了个姜瑾,发生这种事情简直荒唐。


林楚虞清醒以后,后悔得不行。



林楚虞走到门口,就看到了等了她很久的张喻。


“程燃在这儿上班。”这是张喻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林楚虞说:“这么关注他?”


“别说我了,就问有几个女人在看到他的时候不多看两眼的?”张喻说,“除了难hold住眼光高,他这个人就完美了。”


林楚虞表示赞同,在医院的护士,以及她跟他进办公室时女人们有意无意打量过来的眼神,他确实很惹眼,很讨女人喜欢,自己昨天也不是因为他那张脸,才缠上他的么。


换个丑的,哪怕她醉糊涂了,按照她这么乖的个性,也绝对不会任由昨天的事情发生的。


“不过,男人这玩意儿都是成长过来的,你别看他现在多百毒不侵,曾经也绝对无可救药过。”张喻笃定道。


林楚虞想起刚刚在电梯里,程燃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分手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平静背后,是翻腾着波涛汹涌的。


“我也这么觉得。”她说。


张喻却神神秘秘凑近她,“我觉得程燃应该很喜欢你这款。”


林楚虞没吭声。


“有一次,你跟姜瑾一起参加聚会,穿了条很性感很短的裙子,他的视线不动声色的从你腿一直打量到了脸。”张喻揶揄道,“这么看兄弟的女朋友,是不是很失礼?”


这平平无奇一句话,却让林楚虞脑子瞬间炸了。


张喻的话乍一听,是程燃一开始就没把她当表嫂。可这问题归根结底,是姜瑾不重视她,所以身边的人都没有把她当回事。


林楚虞心跳很快,突然有种念头窜出来:分手虽然是她提的,但是她被渣了。


本来她应该回去休息的,可她忍不住,折回了程燃的办公室。


她大概是打扰到他了,他脸上有几分明显的不悦,碍于教养,倒是没有说什么责备的话。


林楚虞说:“程医生,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姜瑾是不是外头还有人?”


“程医生,我也只是一个女孩子。”她吸吸鼻子说,“你就算觉得我有什么心思,也不该这么说吧。”


林楚虞倒是不委屈。怀不了孕对她来说倒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她家里也没有皇位要继承,她单纯就是觉得苏乐琪这张嘴气人。


林楚虞是个斯文人,她娇娇柔柔的当然撕不也吵不过别人,为了避免自己吃亏,也就只好装弱。


程燃淡淡道:“无意冒犯,抱歉。”


苏乐琪不想给程燃留下不好的印象,便也跟着道歉:“我在国内待得不多,我的意思是希望你能注意身体。可能表达得不是很到位,不好意思。”


林楚虞心道,你都能阴阳怪气了,中文还不好么?


她有点迟疑,不确定自己要不要茶言茶语几句,可程燃似乎是洞悉般的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道:“她不是故意的。”


啧。


真护短。


装弱遇上这种双标的,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林楚虞挺心酸,她跟程燃都这样那样了,也不见他给自己半分好脸色,是她经历得少了,现在的毒打让她知道了,送上门的都是不被珍惜的。


她倒是也想顺带着刺程燃两句,可他跟姜瑾不一样,姜瑾阴,程燃这人,一般看不顺眼的就明着解决了。


林楚虞还是不太敢得罪他。


“没关系。”她温和的笑了笑,说,“都是误会那就没什么事了,程医生再见。”


这次再见,那可是真的得放弃这块肥肉,以后恐怕再也没有什么交集了。


苏乐琪盯着林楚虞的背影道:“程燃,这女人很普通,你看上她什么了?”


“没看上。”程燃不太在意的收起林楚虞的检查单,放进了口袋里。


那就是玩玩了。


“我不是什么好男人,一般人hold不住我。”程燃心不在焉道,“你要是害怕受伤,最好离我远点。”


苏乐琪笑道:“程燃,你太小瞧我了,我最擅长让渣男从良。你才是别到时候,非我不可。”


……


林楚虞刚坐回车上,张喻就道,“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千万别去招惹程燃?”


“那我也是没有办法,谁叫你说姜瑾怕他,我真看不惯姜瑾天天还过着好日子。”林楚虞揉了揉眉心,无奈道。


“你还敢在他面前提留孩子呢。”张喻道,“你不知道程燃答应过他那个前女友,这辈子只会跟她生孩子?”


林楚虞沉默了一会儿,说:“他前女友真牛,能把他吃得这么死死的。”


张喻道:“你跟程燃这也算亲近过了,有没有看见他腰腹的那个老鹰纹身?”


林楚虞几乎是立刻就想起来了,那个纹身刻在左下腹,她一度觉得这个纹身很性感,带来那种斯文跟野蛮碰撞的落差感,“纹身怎么了?”


张喻意味深长道:“那可是人家前女友亲手给他纹的,他前女友是一个非常有名的纹身师。野得很,程燃都管不住她。”


“行了,别再我面前提他前女友了,我听了心里堵的慌。”程燃好歹也是林楚虞的第一个男人,对她来说多少是不一样的。


结果这破了她处的男人,对所有人都是渣,就忠心于一个人,她听了着实嫉妒。


张喻耸耸肩,说:“你在他面前挺娇滴滴,怪不得能让他有兴趣。”


那又怎么样?


程燃还不是现实得很。


她一连在家里躺了两天,才觉得程燃给她的打击没有那么难受了。


林楚虞刷了会儿视频,就看见好友卡上提醒张喻的生日快要到了。


她私聊了她,问她今年生日姜瑾还来不来。


张喻很现实的回:你也知道我们家倚仗他,不可能跟他撕破脸的。别说你是我闺蜜,你是我祖宗都不能阻止我舔他。


张喻:不过我背地里,还是偏心你。


林楚虞想了想,打电话过去,“那我是不是不方便来?”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二十岁生日大办的,给你安排在角落里就行。你要是觉得丢人,我还可以给你安排个还算看得过去的男伴。”张喻道,“给你安排一个讨厌姜瑾的。”


“你不是说姜瑾在a市无敌么?”


“你们可以一起说说姜瑾坏话,不也挺爽。”


“……”林楚虞倒是没有说姜瑾坏话的时间,可一个人去那种大场子,就算张喻给她安排到见不到姜瑾的地方,也不代表她就不会遇到姜瑾之前的老朋友。


遇到了她一个人尴尬,有个伴总会好一点。


所以她答应了。


生日那天林楚虞去的很早,几乎是最早的,给张喻打电话时,后者忙忙碌碌道:“我让那男人在休息室等你。”


林楚虞去休息室的时候,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刷手机。


她走近看到那张侧脸时,微微有点脸红。男人长得很帅,帅到那种让人不敢接近的地步。


男人听到动静,扫了她一眼。


林楚虞礼貌的说:“你好。”


“我的女伴?”他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淡淡的反问道。


“对。”


男人说:“先坐那吧。”


林楚虞觉得这号人似乎不太好相处,坐在一旁给张喻发消息:你找的这人好像有点冷漠。


张喻这会儿应该忙去了,没有回消息。


林楚虞有点如坐针毡,在男人看过来时,只能无辜的看着他。


“你叫什么?“男人在打量了她一阵之后,终于开口问。


“林楚虞。”


“身材不错。”


林楚虞脸色有些挂不住,羞的要死,含了含胸。


男人站起身子,高高瘦瘦的,西装穿在他身上也依旧带着几分痞气,他说:“走了。”


林楚虞挽着他的胳膊,跟他到大厅时,却看见他往最中间的位置走。


这让她一眼就看到了姜瑾,连忙往他身后靠了靠。


他注意到了:“你躲谁呢?”


“姜瑾。”林楚虞道,“你别过去了吧,我们坐在边上就是了。你跟他关系也不好,到时候他要针对你怎么办?”


她说完话,一抬头,却看见不远处的张喻整张脸都是白的。


男人眼底倒是闪过一分兴趣,说:“你知不知道我叫什么?”


林楚虞摇摇头。


“我叫洛之鹤。”他悠悠道,“姜瑾发小。”


张喻在旁边急得快哭。


林楚虞认错人了,这个跟姜瑾是一伙的。



林楚虞看了看面前的男人,猜想自己此刻的脸色,大概比张喻的还要白。


她转身就要逃。


洛之鹤却踩住了她的裙摆,提着她的腰带往后一拉,她就跟小鸡仔似的往他靠过去。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腰,似笑非笑说:“腰也细。”


林楚虞脸蛋又红了,在黑色礼裙的衬托下,整个人都红彤彤的。


“你一个大胸细腰妹子,怎么得罪姜瑾了?”洛之鹤在她耳边说,“大胸细腰妹子按道理来说,很吃香啊。”


林楚虞简直招架不住。


姜瑾说这些她会甩脸色。程燃则是无情无欲,睡了两次一句没有夸过她,完全没觉得她是个美女。


林楚虞这一辈子,也是头一回被人这么说。


“不好意思,我不是你的女伴,要先走了。”林楚虞勉强笑了笑,只想溜。


“没关系,你当我女伴也行。”洛之鹤悠悠道,“你可以拒绝,不过只要你拒绝,我就抓你去见姜瑾。”


林楚虞想哭,慌忙用眼神示意张喻。


张喻往前走两步,有些迟疑的说:“鹤哥,林楚虞是我朋友,你别为难她呗。”


洛之鹤饶有兴致的看着林楚虞:“我有没有在为难你?”


林楚虞心想,你为难得我都要哭了。


“你看,她高兴跟我一块的,你去忙你的。”洛之鹤下了最后通牒。


张喻爱莫能助。


她实在不敢帮,洛之鹤可是那群人里面,最混账的一个,如果说程燃是被长辈夸的精英,洛之鹤就是谁提起谁头疼的小阎王。


张喻小时候可没少被他欺负,这会儿他和颜悦色的,她真不敢触霉头。


她也只能舍弃闺蜜了。


“虞虞,那我去忙了。”张喻昧着良心道,“鹤哥是一个很好的人,不会为难你的。”


这下只剩洛之鹤跟林楚虞了。


她真的怕死了,她是不认识洛之鹤,但他这个名字她还是熟悉的,当初她对洛之鹤干过一件缺德事。


他跟她也是一个大学的,当时刚进大学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她被迫写了十封情书,送给学校名气比较大的男生。


尽管她没有见到过洛之鹤,可他有名,所以他也获得了十封当中的一封。


林楚虞还记得他那封信里被同学恶搞,写的是:嗨喽,我亲爱的大雕男孩。


因为太羞耻了,所以她记得很清楚。而且想一想,她那会儿去送信,连个口罩也没有戴。


林楚虞光是想一想,就尴尬得能抠出三室一厅。不敢想象洛之鹤看到信,会黑脸成什么样。


好在,洛之鹤不认识她,应该也不会记得之前的事。


……


洛之鹤带着林楚虞坐在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林楚虞这会儿真的是速战速决,紧张的最后喝水都喝错了杯子,把洛之鹤的那杯给喝了。


她的脸色再次白了个度。


而当她看到对面桌子坐着程燃时,脸色更加白了,简直不像个活人。


程燃一如既往穿得一丝不苟,余光似乎在她脸上扫了一眼,又看了看一旁的洛之鹤,然后心不在焉的跟旁边的人寒暄。


鉴于当时的不愉快,她觉得自己这会儿非走不可。


洛之鹤勾唇笑道:“怎么,已经不惦记你亲爱的大、雕男孩了?”


林楚虞直接给呛到了,咳得眼泪都出来了。


洛之鹤一边给她擦嘴,一边道:“你鬼鬼祟祟往我宿舍门口塞这封信,我看得一清二楚。”


林楚虞:“……”


洛之鹤笑意更加明显了:“我还看见你给隔壁寝室程燃也塞了一封。”


这时,程燃又回头往他们这桌瞥了一眼。



程燃的眼神很淡,甚至有点冷。


显然这是一个他不太喜欢的话题,甚至可能是他的禁区。


林楚虞不太敢看他,她其实不记得自己也给程燃送信了,更加记不得内容,只是从他这回的眼神,她就知道不是些正常话题。


程燃后来,居然还给她辅导了六级。


怪不得每次见面,都清冷的很,每回补习十分钟就走。又开门见山告诉她,不喜欢她这样的。


洛之鹤眼含笑意:“林楚虞,可以啊,广撒网没问题,但你撩我,还敢撩程燃,就不太地道了。怎么着,想让我跟程燃共同伺候你?”


林楚虞这辈子除了偶尔耍点小心思,大部分时候都算安分守己,这会儿脸热的厉害,连忙解释说:“当时我是大冒险输了,真的不好意思,不是故意冒犯你的。”


洛之鹤漫不经心的说:“你夸我大,这算哪门子冒犯?”


没放在心上就好。


林楚虞长长的呼了口气,胸部起起伏伏,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又听见他开口说,“不过程燃估计,挺记恨这件事的。”


林楚虞整个人瞬间就又紧绷了。


可是洛之鹤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只说:“你要不想待下去了,可以先去休息室。”


林楚虞就赶紧撤了。


洛之鹤的视线在程燃身上停顿了片刻,后者也起了身,跟一个商圈大佬拦住寒暄。


尽管他从医,但架不住有个牛逼的老子,做生意的都爱奉承他。


程燃在洛之鹤走到他身边时,就发现了他。他淡淡说:“怎么跟姜瑾前女友搞在一起了?”


洛之鹤随意道:“她在追求我。”


程燃顿了顿,侧目扫了他一眼。


“我记不得她的名字,但她这张脸我在学校见过无数回。”在学校时,洛之鹤就无数次跟身边朋友说,那个妹子挺好看。


后来妹子来他宿舍给他塞了信。


洛之鹤当时觉得她真会。


如果不是他大三就要去做交换生,洛之鹤可能还真就被她给撩到手了。


程燃清冷道:“矜持点。”


洛之鹤意味深长的说:“你身边就一个周意,自然不知道妹子的好,她那款的,相处起来……”


他嘴角扬起一抹笑,在心里默默补充完最后一个字。


爽。


程燃扯了扯嘴角,心不在焉的说:“也就那样。”


“怎么着,你试过?”然后在程燃还没来得及开口时又说,“问了也是白问,你被周意管得紧。”


程燃语调微冷,几分淡然:“周意算什么?”


“算不了什么,当时还跟我一起抢她抢了那么多年。”洛之鹤冷哼了一声。


程燃抬脚就走。


……


林楚虞在休息室里,几乎是立刻找到了大冒险写信的那位同学,问他当时在给程燃的那封信上,写了什么。


同学记不住,但说拍了照,存在百度云里,得去找找。


林楚虞等了有一会儿,才听见消息进来。


点进去看,宛如晴天霹雳。


上面也只有一句话。


“程同学,那天看见你上厕所了,你看起来真的,不怎么中用。”


就,离谱。


林楚虞:“……”


张喻进来的时候,林楚虞就惨白着脸说:“我说,程燃,不中用。”


“林楚虞,这你都敢说?”张喻惊讶的声音拔高了一个度,“程燃那么高的一个男人,居然中看不中用?”


休息室旁边就是洗手间。


以至于被程燃听得清清楚楚。


他整张脸,几乎是立刻沉了下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