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其他类型 > 陈岁禾怀慎全文免费

陈岁禾怀慎全文免费

陈岁禾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怀慎充耳不闻。“看见你和林小姐亲热的抱在一起,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身体里。”准确是陈岁禾亲他的下巴,怀慎让她抱着没反抗。他手上动作这才顿了顿,淡淡:“她喝醉了,没认出我,才对着我撒酒疯。”“你们一起离开以后,对着那么个大美女,什么都没做么?”蒋楠铎又一拍脑袋,“也对,除了国外那位,你还能对谁生出心思啊,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专一……”

主角:陈岁禾怀慎   更新:2022-11-15 18: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岁禾怀慎的其他类型小说《陈岁禾怀慎全文免费》,由网络作家“陈岁禾”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怀慎充耳不闻。“看见你和林小姐亲热的抱在一起,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身体里。”准确是陈岁禾亲他的下巴,怀慎让她抱着没反抗。他手上动作这才顿了顿,淡淡:“她喝醉了,没认出我,才对着我撒酒疯。”“你们一起离开以后,对着那么个大美女,什么都没做么?”蒋楠铎又一拍脑袋,“也对,除了国外那位,你还能对谁生出心思啊,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专一……”

《陈岁禾怀慎全文免费》精彩片段

怀慎瞥了他一眼。

“说起来,那脸蛋那身段,处起来感觉很不错吧?”

“忘了。”他慢条斯理的端着餐盘往餐桌上走,“下次我记一下,告诉你。”

蒋楠铎的脚步就停下来了:“你们还有下一次?”

怀慎不言不语,没做解释。

“你该不会,对她上瘾吧?”蒋楠铎的眼神有点复杂。

怀慎淡道:“跟她感觉一般,但她那张脸,还算能看。“

“怀慎我劝劝你,你跟她走得越近,跟国外那位就更加没可能了,你们多少年了,别赌气。”

怀慎的声音冷了点:“她的男人恐怕更多。”

“你这,该不会是在报复国外那位吧?”蒋楠铎道,“她占有欲那么强,估计能被你气个半死。今天一大早,她还来找我聊天了,那能是为了找我么,分明是想打探你的消息。”

“分手是她提的,你认为她还会想着复合?”怀慎没什么语气道。

蒋楠铎哑口无言,但是也不意外,毕竟那位之前可是被怀慎给宠坏了,怀慎是什么人呀,天之骄子一般的人物,还不是都能跪下来给她换鞋。

只不过,那位之前再怎么闹,也没有提过分手。都是冷淡着自然而然分开。

这次,是第一回,分的大动干戈。

……

陈岁禾第二天按时去了医院。

怀慎在给人看病,她坐在他办公室外的长椅上,正对着门,他询问病人病情的时候,微微抬眼,余光就看见了她。

她穿着黑色连衣短裙,黑色将她整个人衬的雪白,她端端正正的像是大家闺秀的坐着,朝他腼腆的笑了一下。

说是腼腆,在她那张脸上却很欲。

过路来来往往的人都会看她两眼。

怀慎内心,半点波动都没有。

说实话表现得尺度没有把握得很好,显得有些刻意,起码没能吸引到他,还不如那天喝醉酒撩拨人。

怀慎兴致缺缺的收回视线。

陈岁禾要是知道怀慎内心的想法,估计会觉得自己冤枉的紧。

她这一身确实是为他穿的,可这个笑容可没有半点撩拨的意思,她真的只是礼貌的朝他笑了笑。

陈岁禾乖乖的在外边等着怀慎下班。

到点了,她才抬脚朝他走去,喊他:“程医生。”

怀慎没看她,抬手看了眼腕表,冷淡道:“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有会。”

开会倒是不假,只不过,也没有那么急。主要还是她让他扫了兴。

“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啊?”陈岁禾咬着唇说。

他挺敷衍:“再看。”

陈岁禾察觉到他的疏离,抿了抿唇,抬眼看着他没说话。

怀慎却没管她就抬脚往外走,男人的翻脸就是这样快,她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多看她一眼都懒得。

陈岁禾心下一咯噔,没了怀慎这个大腿,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把姜泽拉下来,慌忙之中,她伸手拉住了他的手,又趁他没注意,快速的伸手下去跟他十指相扣,小拇指讨好一般的蹭了蹭他大出一截的手。

“程医生。”陈岁禾眼神总是湿漉漉的,显得无辜可怜。

怀慎偏头,极快的风轻云淡的瞥了他俩交握的手一眼。




陈岁禾不知道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但直觉他似乎不是很喜欢,而且他今天半句调情的话都没有,她握着他的手更紧了。

“程医生,你忙你的,不管多晚,今天我都等你。”

怀慎抽回手,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整个下午,他又是进行了一场手术。出来时,整个人疲惫的抽了支烟。

“程医生,一起下楼?”

怀慎点点头,跟他一起下楼的医生揉着眉心道:“今天做手术的这位身体状况太差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又是麻烦事一堆。你看他那个儿子,平时说话就不讲理。咱们医生就是难,救死扶伤,还有可能面临医患矛盾。”

怀慎把手上的烟头灭了,丢进了烟灰缸,言简意赅:“走吧。”

……

怀慎跟医生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就看见陈岁禾正蹲着,短短的裙子,怎么看,都有走光的风险。

因为旁边有人在,她看见他了,却没有走向他。

怀慎对同事道:“你先走吧。”

“行。”同事道,“回去好好休息,后面还有几场大手术呢。”

同事撑着伞走了,怀慎不紧不慢的往前走,并没有停下脚步等她,陈岁禾自己倒是主动抬脚跟了上去。

“程医生。”

怀慎直接道:“不会撩拨男人?”

陈岁禾脸色微红,她确实不怎么会,但也没想到在他眼里会有这么差劲。

“一次两次我可以配合你逗逗趣,但次数一多,挺没有意思的。”怀慎心不在焉道,“你对你的样貌应该相当自信,但我说过,光有样貌,一无是处。以后,别来找我了。”

陈岁禾被说的面红耳赤。

“程医生,我知道了。”她想了想,朝他走过去,挣扎了一会儿,还是伸手挽住了他,“大胆一点的女人,比较有吸引力是吗?”

陈岁禾带着求知欲看他。

他们的正对面,还有个监控。还好陈岁禾做什么,被她的身体挡住了。

怀慎挑了下眉。

很快她就感觉到,怀慎的眼神变了。

下一刻,他不动声色的偏开了身子。陈岁禾以为他是拒绝,没想到他轻佻的捏了一下她,疲倦的揉了下眉心,道:“去开车。”

.

陈岁禾觉得,怀慎这个人就是喜欢刺激。

就比如这会儿明明在他家楼下,他却没有第一时间下车,而是揽过她。

谁也没想到,会有人敲车窗。

下一刻姜泽的声音响起:“哟,怀慎,我还以为你从来不偷吃呢。”

车窗没关死,一眼就能看见里面,陈岁禾的脸色瞬间就白了。




陈岁禾这会儿要是被姜泽看见了,他或多或少会猜到点她的意图,肯定会阻止自己的。

怀慎却半点紧张的神色都没有,似乎完全不在意被外头的人看见。

“程医生。”她不得不恳求他。

怀慎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发白的脸色。

陈岁禾受不了这种情况,被迫低下头,将脸埋了起来。

他凑到她耳边跟她咬耳朵,语气清冷:“害怕他看见?”

她缩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跟前男友的表弟好,是什么感觉?”怀慎在心里思索该怎么形容这种情况,“刺激?”

确实。

那种感觉难以形容。

“你说他要是看见了,该怎么办?兔子都不吃窝边草,你还来招惹他的表弟……”怀慎恰到好处的欲言又止。

陈岁禾觉得他就是使坏,明明他伸手就能关上车窗,可是他就是不关,非逼得她手足无措的开口恳求。

外头的姜泽隐隐约约觉得声音有点熟悉,而后脸色微微一变。

下一刻,车窗彻底关上了。

“怀慎,那女人我是不是认识?”姜泽开口问道,“听着有点耳熟。”

“嗯。”里头的人应了一句,却再也无话。

姜泽有些纳闷,却也没有偷窥的爱好,耸了耸肩,转身先进了怀慎的住处。

车里,怀慎的嘴被陈岁禾那双白嫩的手捂得死死的,她生怕他在刚刚就出卖了她。

男人的双眼清醒的很,半点欲望都看不见。

对怀慎而言,陈岁禾给他的感觉并没有多诱人,也不会有足够浓烈的吸引让他惦记着下一次见面。

他顺了她的意,让她上车,不过是做完手术之后疲惫,想解解闷。

陈岁禾则是很累,整个人像是没骨头,靠在他胸膛一动不动。

“程医生,这次我可不可以加你的微信?”她小口小口的喘着气。

怀慎琢磨了一会儿,这次倒是没有拒绝,随手翻开二维码给她扫。

随即又觉得麻烦,到头来他还得把人给送回去。本来是为了解乏,为了送她开车来回,或许会让他更累,着实不划算。

怀慎不太想再有下一次。

不过这回,他还是主动送她回了家,又很体贴的把准备好的避.孕药给她。

陈岁禾说:“谢谢。”

怀慎颔首,很快就开着车走了。

陈岁禾以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有了微信,联系怀慎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她没有想到,怀慎会立刻去国外进行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培训。

陈岁禾有些焦急,三个月的时间一过,什么暧.昧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怀慎身边那种不缺女人的,绝对早就把她抛在脑后了。

事实证明,陈岁禾也没有想错。

怀慎真的完全没有想起过她,她就像是待在他脑子的一个废弃角落里,他没再问津。

他这样的男人太吃香了,哪怕是在国外,也有不少女人爱约他。

给他培训的一个华人教授的女儿,天天下课,就会来找他,同为医学生,不懂的问题,都会来问他。

问到最后,尺度越来越大,最后穿着性感问他生物相关的问题。

“程医生,你觉得我这具身体怎么样?”

怀慎倒是从容淡定,客观的分析道:“还不错。”

“那你有没有兴趣?”她笑了笑,说,“我房间正好有红酒,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女生大胆热烈,整个身子几乎都要贴到他身上来。

怀慎倒是没主动挥开她,也没有主动,视线在她的起伏处扫过,淡淡道:“我不喜欢喝酒。”

“你这拒绝的态度可算不上强硬。”女生双手环上他的脖子,了然的笑,“只有狠狠的把我推开,才算是拒绝。”

“像这样?”他伸手慢条斯理把她从自己身上掀下去。

女生的脸色难看,脸上隐隐有几分被拒绝的羞恼:“怀慎,送上门的你也不要?”

怀慎道:“你也得替你父亲的名声考虑考虑,没必要跟那些轻贱自己的女人一样。”

再者,像陈岁禾那样的,能偶尔图个乐,可眼前这位,一旦发生关系了,十有八九得结婚。

怀慎可不打算就这么葬送自己的婚姻。

女生最后红着眼睛跑了。

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女人倒是很快想通了,再次见面,她就是一副正义凌然的模样:“怀慎,你说的对,我不该替我父亲抹黑,我想过了,既然我对你有好感,就该好好追求你。”

怀慎挑了挑眉。

女生信誓旦旦:“我一定会追到你。”

这辈子追怀慎的人很多,但没有人敢这么笃定的说一定会追到他,这让他还真来了几分兴趣,想知道她能坚持多久,又有什么本事。

他有些心不在焉的反问:是么?”

细细听去,他这两个字的语调其实带着几分引.诱和鼓励的意思。

玩弄美人计,女人们再厉害,又哪里比得过怀慎呢。他是接受是拒绝,全看他自己有没有兴致。

女生热烈的像是一朵看得正盛的花,娇俏而又充满活力自信:“总有一天,你会求着睡我,求着我嫁给你。”

跟怀慎一样,她也是学医出身,很快就做好了决定要跟他一起回国,教授听完女儿的决定以后,很是赞成。

“乐琪就交给你照顾了。”教授嘱咐道,又说,“不过,她在专业上也算有点水平,指不定能让你刮目相看。”

语气之中毫不掩饰自豪感。

怀慎当下就明白了几分,苏乐琪恐怕在工作上,是真的有几分本事。

有本事的女人,当然能让人高看一眼。怀慎也欣赏这种女人。

等到培训期结束,苏乐琪就跟着他一块飞回了国内。

……

陈岁禾知道怀慎回国的事情,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

还是通过张喻,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她无意中提了一句:“那天出差回国,我在机场碰到怀慎了。”

陈岁禾自己也是给怀慎发过微信的,但她发的是一句“在不在”,并没有得到回复。

据说他们这类人,一般有事直接说事,是不会回答这些无聊的话题的。

陈岁禾其实不是舔狗,可是她太想让姜泽付出代价了,只要一想到自己父亲因为破产差点自杀成功,她就恨不得让姜泽去死。

她咽不下这口气。

所以到了周一,陈岁禾还是主动去找了怀慎。

她在去怀慎办公室的路上,碰到了蒋楠铎。

“来找怀慎?”他直接说,“怀慎这会儿在手术室里。”

“好的。”她感激的笑了笑。

“你怎么想着跟怀慎的?你应该知道,光凭你跟姜泽处过,怀慎就绝对不会给你女朋友的身份,他们两家不可能弄出兄弟抢一个女人的丑闻的。”蒋楠铎给她剖析现实问题,“怀慎这人,很现实的,他就是玩玩你。”




陈岁禾没有吭声。

“他回来就没有去找过你吧?说明他现在连玩玩你都不想玩了。”蒋楠铎道。

陈岁禾刚想说话,就听见一道女声响起:“怀慎,你做手术的模样也太帅了,真想把你据为己有。”

陈岁禾抬眼望去,就看见怀慎身边站着个女人,长得高挑且身材火辣,两个人站的近,垂在身侧的手几乎要握在一起。

苏乐琪说:“那我给你打下手的模样呢,好看吗?”

认真的女人也很有吸引力,他漫不经心说:“很性感。”

陈岁禾在听到怀慎的话以后,脸色不由得白了白。

她的视线不由得往女人再次看去,她确实很性感,自己这身材跟她一比,就显得朴素了。

陈岁禾这会儿是远远比不如人家,难免心里一咯噔,勾搭怀慎这条路,怕是要行不通了。

她正满脸复杂的看着他,以至于怀慎一偏头,正好看见她一副哀怨的表情,好不可怜。

但怀慎是谁,铁石心肠的半分心理波动都没有,只是淡淡的把视线给移开了,然后任由那个女人揽着他的胳膊离开。

过程就像是随意看了一个陌生人一眼。

“这是怀慎老师的女儿,也是研究乳腺方面问题的,为了追怀慎才回的国。你看看人家家庭背景也相当,这种才叫郎才女貌。”蒋楠铎等怀慎一走,就开口道。

陈岁禾没吭声。

离开医院坐上出租车的时候,才给怀慎发了条微信。

【程医生,我们这是断了吗?】

这下怀慎倒是回了,官方而又客套了一句:希望你早日找到幸福。

【可是程医生,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想放弃你。】

这句话算石沉大海了。

.

苏乐琪这会儿跟怀慎坐在一起,他的手机就放在旁边,也就正好看见陈岁禾发进来的消息。

她笑着抬头看他:“行情真好。”

怀慎习以为常,看着手上的报告没有做声。

苏乐琪想听更多他对发信息的女人的评价,直接的问:“要是女人死缠烂打,你会不会同意?”

“如果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的,那只会显得很廉价。”怀慎道。

苏乐琪想了想,道:“那说明你对我有点好感,对吧?”

怀慎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没有做声。

苏乐琪看出这是默认的意思,嘴角的笑意就藏不住了,她调情一般的咬咬嘴唇,说:“程医生,那是我好看点,还是她好看?”

怀慎淡淡道:“比不上你。”

苏乐心满意足,一个跟自己完全没有可比性的情敌,她当然不会放在眼里。

“我还有其他优点,更是没女人能比得过呢。”她意有所指的,大胆的逗他。

怀慎看着手上的文件,心不在焉的反问:“是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