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现代都市 > 精品篇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

精品篇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

汾清三杯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是作者“汾清三杯”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赢子婴扶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穿越到了大秦的最后一任皇帝身上,可在位的时间只有短短四十六天!好在自己才三岁,他紧握拳头,决心改变这一切!昌平君叛乱后,他一声“大夫,莫走!”改变了嬴政的责罚,将他留在了身边。当统帅,击鼓进军,有着数万的兵权,带领军队,打天下!在外人眼中,他是个仅有三岁就手握兵权的神童!...

主角:赢子婴扶苏   更新:2024-06-11 19: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赢子婴扶苏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篇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由网络作家“汾清三杯”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是作者“汾清三杯”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赢子婴扶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穿越到了大秦的最后一任皇帝身上,可在位的时间只有短短四十六天!好在自己才三岁,他紧握拳头,决心改变这一切!昌平君叛乱后,他一声“大夫,莫走!”改变了嬴政的责罚,将他留在了身边。当统帅,击鼓进军,有着数万的兵权,带领军队,打天下!在外人眼中,他是个仅有三岁就手握兵权的神童!...

《精品篇不装了!有朕在,大秦亡不了》精彩片段


“你就是黑夫?”屋内,突然传来个幼稚童音,黑夫一愣,也忘了规矩,抬头看了过去。

却只见,一个如瓷娃娃般的儿童坐在上手的椅子上。

黑夫心里咯噔一下,立刻拱手道:“是,小的黑夫,见过小公子。”

昨日,子婴来了大营,黑夫操练时,也远远见到,这时候能在这府上的孩子,想必就是小公子了。

三岁即可用谋略破了楚国,不愧是大王的孙子,黑夫心里暗自想着。

子婴点点头,这黑夫还懂得规矩,不愧是识字的人。

只是这皮肤……是真的黑啊。

看来,当初取名字时,也有这部分原因。

“你家里几口人?”子婴继续问。

“回小公子,家里有母亲和一个哥哥,我和弟弟一起来参军。”

对上了……这和书信里说的一样。

黑夫的大哥,衷死后把两个弟弟的家书放在了墓里,黑夫的弟弟则叫惊。

子婴没找惊过来,是因为这个惊在家书内,说自己欠了不少银两。

这弟弟,还得观察观察,如果人品得当,子婴也不介意拉他一把。

“这次找你来,是有人举荐,让你当小公子的持剑人。”蒙毅在一旁补充着。

黑夫一愣,‘持剑人’是干什么的?

知晓黑夫心中的疑惑,蒙毅解释道:“你可以理解为护卫。”

“护卫?”黑夫迷茫地看着子婴,又看了看蒙毅,当看到蒙毅身上的铠甲,立刻知晓。

眼前之人竟是一名将军,将军自然不可能来当小公子的护卫。

可这泼天的富贵,怎么突然就落在我的头上?

黑夫也不多问,立刻叩首道:“谢小公子赏识,黑夫一定竭尽所能,保卫小公子安全。”

这一番宣誓,倒是让蒙毅点了点头,这黑夫看样子老实,却也是上道之人。

子婴很是满意,看来这个黑夫是个聪明人。

聪明人,以后沟通起来就方便得多。

于是子婴示意蒙毅,把太阿剑交给黑夫。

蒙毅心中略有不舍,可还是把剑递了过去,“接好咯,这可是宝剑,是小公子的配件,以后你先替小公子拿着。”

黑夫有点惶恐,立刻伸手接住。

刚拿在手上,就感受到剑的分量,心中暗叹,果然是把好剑。

……

剩下的几日,大多数时间,子婴都是陪在父母身边。

一边是王燕的不断唠叨,在宫内该如何如何,一边却是扶苏的嘱托。

一番儒家大道理说下来,子婴的耳朵都生茧子了。

可,这是自己世上最亲的人,子婴倒是没法恼骚。

到了第三日,雍城下起了大雪,秦军的操练又开始了。

王翦却带着一队锐士,架着子婴一起去了野外打猎。

可现在是冬天,刚下了些雪,雍城的天气寒冷,却也没多少猎物,王翦也只是带自己的外孙出来散散心。

打猎子婴自然是参与不上,只是坐在马车上看着。

当然,子婴也不是白看,从他们骑马的状态,以及弓箭的样式来看,子婴觉得秦军的战斗力,还有上升的可能。

在回去的路上,子婴问着身边的黑夫,“黑夫,你觉得秦军的马术如何?”

“回公子,我大秦先祖本就是养马出身,这马背上的功夫自然不在话下。”

黑夫说的没错,秦军的骑射不下于赵国。

可子婴还是摇了摇头,“虽然技艺精湛,可我却发现,持久力不够,你看在高速奔跑的情况下,却也无法瞄准。”

“马儿疾驰起来,如何能射中呢?”黑夫非常不解,这也是很浅显的道理。


等见了楚军,再要点金银细软的好处。

目的,是让大王放心,我王翦,就是一个享受的想法,什么江山社稷,我并不在乎,我只在乎眼前的利益。

图的,就是一个享受!

可这个节骨眼,子婴和自己说这个干什么?

眼底里闪过一丝异色,王翦试探性地问:“是你大父让你问的?”

王翦最是害怕大王猜忌,好在,子婴也是自己的外孙,三岁的小儿,哪里会撒谎?

“那可没有。”子婴摇摇头,王翦心里所想,这几日子婴也是捋了一遍,这种情况放在任何帝王身上,或许都会猜疑一番。

自古至今,有多少良臣猛将死于猜忌?

往后的先不说,单说赵国,李牧可就是这般猜疑死掉的。

王翦有些心思自然是正常。

可,王翦现在侍奉的是谁?千古一帝,秦始皇啊!

这可是气吞九州,统御万疆的大人物。

怎么会怀疑自己的手下?

往后数的不少帝王,在得了功业后,直接清扫掉陪着自己打江山的臣子。

可秦始皇,却没有这般做。

所以,历史上,王翦三番四次索要赏赐,不过是多此一举,徒增笑柄罢了。

子婴,自然不想自己的外大父出这个丑。

到时候,仗还没打,王翦讨赏的军报倒是先送来了,这让王翦以后怎么在朝堂立足?

毕竟……子婴还想让自己的外大父,发挥更大的作用。

于是,他决定挑明,道:“你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再要个美女赏赐,你消受得起吗?”

王翦老脸一红,端起架子正色道:“是哪个王八羔子,和你乱说的?”

可话一出口,他才想到问题。

索要赏赐的打算,他可是谁都没说啊,怎么自己的外孙却看出来了呢?

“谁和我说的?你看你那眼神,多饥渴一样。”子婴只想淡化这个话题,没有接茬。

这下,王翦的耳朵根子也红了,被一个三岁小孩教训,实在是尴尬,可王翦心中却是惊骇,子婴这小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大王?想到这里,王翦通体冰凉,虽然子婴没说,可王翦不相信,一个三岁小孩能懂这般多。

“这几日,我都没见到大父呢。”子婴仿佛知晓王翦所想,直接打消他的念头,“宫内的赵高,私下说外大父要讨要侍女,却是被我偷听到了。你说,是也不是?”

赵高?王翦这才缓过神来,如果赵高能猜到自己讨要赏赐,这确实不难。

毕竟,都是聪明人,可以在大王身边做到这个位置,都不简单。

王翦虽然得了统帅的位置,可也有自己的顾虑,这也是他一直想让大王主动找自己的原因。

“听那个阉人的话?你不信你外大父?”

见王翦信了,子婴松了一口气,看来三岁的年纪真的限制了自己。

这种事,就只能让赵高来背锅了。

“子婴不是不信外大父,只是大父这般信任你,若是你还索要赏赐,岂不是令大父失望?”子婴反问道。

王翦没想到子婴会这般说,眸底闪过一丝温暖,三岁的小儿竟然会为大王着想。

仔细一想,自己都是被劝来的,现在又让自己不要猜测大王的心思,王翦竟然有一丝妒忌。

这子婴也太懂事了,可自己也是你的外大父啊。

“赏赐倒是小事,如果是你,这般信任别人,那人却又担心你,猜忌你,你会怎么想?”子婴继续问道。

王翦听到这话,如遭雷击,大王让自己统帅六十万大军,这是莫大的信任。


单是现在的国土面积,就远超楚国。

现在王翦又愿意出山,这最后的统帅问题也解决了。

于是扶苏开始任命:“蒙武听令!”

“臣在!”

“你就当王翦的副将,随他一起去征伐楚国吧。”

“诺!”

……

台下的武将还在等着,可大王只定了一个统帅和副将后,便没有多说。

这让不少人倍加失望。

没有伐楚的机会,也就意味着没有军功,不少武将无声叹息。

这时候,李信却快步上前道:“大王,臣请命攻伐燕国!”

燕国的大片领土已经被秦国占领,可王室未灭,还在一隅苟活,李信见灭楚没有自己的份,立刻想要抢燕国的功劳。

扶苏笑道:“好,既然这样,你就去燕国的前线吧,但不可轻易开战,等灭了楚国,就是你动手的时候。”

李信闻言心中大喜,立刻回道:“诺!”

自此,各大将军都有了去处。

而赵高提醒的离间计,却是给子婴提了个醒。

屈家既然不得意,是不是可以从内部突破?

不过,这些还得等明年开春才出兵,眼下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原本不少大臣认为,大王这一次,是有意要打击楚国在王都内的实力。

昌平君芈启叛国,给了大王最好的理由,整个楚国外戚在大秦被一举拔除。

连长公子扶苏都受到了牵连,让不少人对于大王想要立谁当太子有了些许猜疑。

连聪明如赵高,都站在了国夫人这边,当起了胡亥的老师。

被不少人,在暗地里说这赵高,真会见风使舵。

既然扶苏被贬,那作为扶苏老丈人的王翦,自然不是最优选。

可大王最终,还是让王翦来当这个统帅,这让不少人摸不着头脑。

难道大王,还是有意要立扶苏为太子?

可大王在朝会也没提让扶苏回来啊?

顿时,不少人联想到,坐在大王腿上的子婴,竟然能让大王这般的恩宠,可见子婴在大王心目中的地位。

想到这一茬,不少人联想到,王翦能获得统帅的职位,多半和子婴有关。

……

王翦得了王令,却也不能在咸阳待着,眼下秦国各方的人马汇集雍城。

他还要去雍城坐镇,等到李斯准备好了粮草马匹,开春后,即刻开拔楚国。

在咸阳待了三日,王翦没有去芈华夫人的府上,只是应酬了一些登门道谢的客人。

第四日,便准备返回雍城。

子婴骑着王翦送的小马,前来送别。

咸阳城下,幼小的身影分外扎眼,子婴思索后,开口道:

“外大父,我知晓你心中所想,等出了函谷关,可切莫找大父要赏赐。”

得了统帅的王令,王翦可以说是意气风发,这几日也是左右逢源,这孙儿却这般和自己说,倒是让王翦诧异。

他确实有些想法,咸阳城内关系错综复杂,尤其是和王室扯上关系。

现在,王翦坐拥六十万大军在手,可是有足够的实力推翻秦王的。

何况,扶苏软弱,长孙子婴又是自己女儿的子嗣,怎么看,这都匹配了造反的条件!

这可比,嫪毐的条件好多了。

六十万大军,大王拿什么来抵抗?

这,也是不少人,觉得大王不会让王翦统帅大军的原因。

实在是……太过危险。

王翦自然也知道其中缘由,虽说他没有不臣之心,可遭人猜疑,自然需要打消顾忌。

他都想好了,等到了函谷关,先找大王要个良田千亩的赏赐,出城后,再要个几百侍女享享福。


至于让嬴政自己去请王翦,子婴却是没有想过。

一个帝王的颜面很重要,作为嬴政的长孙,子婴有必要维持。

何况,如果王翦主动一点,想必官途亨通,也会一帆风顺。

这对子婴来说,绝对是一大助力。

毕竟,按照历史的进程,自己虽然当了皇帝,可也是在胡亥杀光了兄弟姐妹,自己是个替补的。

想要纠正历史进程,正常当上这个皇位,还得发展壮大自己的势力。

第一件事,就是得让扶苏得到大父的赏识,被立为太子,自己才有机会问鼎皇位。

咸阳城墙上,嬴政望着远去的车队,显得恋恋不舍。

一旁的李斯和赵高陪伴左右,见大王半晌不语,李斯率先开口道:

“大王,小公子已经走远了,有蒙毅跟着,不会出什么大乱子,咱们还是回宫吧。”

还有好几个奏议等着大王签批呢,李斯心里默默想着。

嬴政没有回头,反而问道:“你们二位觉得,这六十万大军的统帅将领应该谁来做?”

两人一人是廷尉,负责兵马的粮草调度,一人是执掌刑罚狱寺,都是实权的人物。

可听到大王的问话,却是沉默不语。

两人不知道大王的意思,不好直接开口推荐,这可是左右国家命运的事,两人可不敢乱说。

“随便说。”仿佛看穿了两人的想法,嬴政继续道:“不过是议论,当不得真,不要有顾虑。”

听到大王这般说,两人互望了一眼,赵高立刻拱手回道:

“大王,臣觉得,这六十万大军的掌控,非一人所能,还得兵分两路。”

“哦?详细说说。”

“是。”赵高听到大王鼓励,清了清嗓子,“我秦国虎将虽多,可几十万兵马调度并非易事,想来也就武安君白起可以堪当此任,可眼下,现任的将军们,无人可以掌控这么多兵马,我建议,继续让李信、蒙恬各领三十万大军,对阵项燕。”

赵高这般说,也是有他的道理。

李信和蒙恬,两人一共二十万大军,就打到了城父,想要拿下寿春,也只是时间问题。

之所以这般会失败,都是昌平君所致,粮草未到,导致军心不稳。

再加上项燕用诈,偷袭了秦军,所以才招致大败。

只要两人继续率军出征,自然是最佳的人选。

如果,这国内还有人可以媲美两位将军,只有王翦和王贲了。

可王翦年迈养病在雍城,王贲驻守大梁城,却都堪堪无法调度。

见赵高说完,嬴政“嗯”了一声,反问李斯道:“李斯,你说说看。”

李斯本身低着头,听赵高说完,自己就不想说了,这等国家大事,说了好的没奖励,说的差了却还有处罚。

可大王都叫自己的名字,李斯只得硬着头皮上前道:

“大王,我秦国虎将如云,单是拿出任何一个都可镇守一方,可各有各的特色,得看使用的时机。”

“继续!”

“是,李信勇猛,善用奇兵,两军对敌,总有出人意料的战法,可心情焦躁没有耐心,沉不住气。”

见大王没说话,李斯继续道:“蒙恬精通骑射,善于领导骑兵进行大规模穿插突袭,可大规模军团对战经验不足。”

“至于王贲则善于打优势战,耐心和李信相同,而蒙武缺少主见不适合当统帅。”

李斯洋洋洒洒,一口气把大秦的几名虎将全部点评了个遍。

一旁的赵高默默地听着,他清楚,李斯是聪明人,既然这般直接点评将领,一定是猜到了大王心中所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