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现代都市 > 优质全文不想上位的宠妃不是好妃

优质全文不想上位的宠妃不是好妃

银台金阙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不想上位的宠妃不是好妃》中的人物清霜虞亦禾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银台金阙”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不想上位的宠妃不是好妃》内容概括:他初见她时,只觉得她是个貌美性温的妇人,起了点心思后,想着天家多养两个人也不费什么事。再后来,他拉着她的手,语气里都是止不住的吃味。“你还记挂着你那短命鬼相公?所以才……”就算他这样的拈酸吃醋,可他那爱妃甚至都没正眼瞧他,哪有一份温顺恭良的模样?...

主角:清霜虞亦禾   更新:2024-07-10 19: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清霜虞亦禾的现代都市小说《优质全文不想上位的宠妃不是好妃》,由网络作家“银台金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不想上位的宠妃不是好妃》中的人物清霜虞亦禾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银台金阙”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不想上位的宠妃不是好妃》内容概括:他初见她时,只觉得她是个貌美性温的妇人,起了点心思后,想着天家多养两个人也不费什么事。再后来,他拉着她的手,语气里都是止不住的吃味。“你还记挂着你那短命鬼相公?所以才……”就算他这样的拈酸吃醋,可他那爱妃甚至都没正眼瞧他,哪有一份温顺恭良的模样?...

《优质全文不想上位的宠妃不是好妃》精彩片段


真是盼什么来什么,她正琢磨着怎么继续向帝王引荐自己的姐姐,帝王便来了。

“陛下怎么有兴致来臣妾这里?臣妾真是受宠若惊。”

“你曾为朕孕育子嗣,难道不值得朕来一次么?”

虞亦禾并未喝她递过来的茶水,敛眸淡声道。就算这个孩子并未生下来,他也会多念她一分。

深宫女子本就盼着帝王的宠爱,委屈了这么久的虞昭媛听得这么一句几乎要潸然泪下。

她午夜梦回都想要一句帝王的安慰,只想着要这么一句便值了,她那三个月的孕育也不曾全然白费。

可是人的欲望是无穷的,真当得了这么一句后,她想要的便会更多。

虞亦禾瞧见这么一幕,微微一怔,便寻了其他话和她又说了几句,没要多久,虞昭媛便道:“今日膳房捞了池子里的菱角又折了莲蓬做了几道当季的菜,陛下可要尝尝?”

帝王颔首,平淡的眉目藏着些许烦躁,她的心思任谁都看得出来,以前虞亦禾对她的擅作主张不满,现在他对她的半途而废不满。

在虞昭媛亲自嘱咐侍女点菜的时候,大总管李福海悄悄对着翠寒堂门前的洒扫奴仆耳语几句,两刻钟后,翠寒堂的小太监把菜提来了,清霜也到了。

甫踏入院中,清霜就发觉院中多了几个眼熟的内侍,她心底一惊,不知怎么回事,就见正堂中出现一道高大的身影,随后身边又出现了一片艳色。

虞昭媛看到堂外的清霜先是一愣,不知她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不过这正合她意,连忙招呼了起来。

“姐姐……来了就快进来吧。”

旋即又望向帝王娇声询问,“陛下?”

虽是询问,但已经招呼进来的人哪里好再赶出去?更何况某人乐见其成呢?

不过心里是一回事,表面上又是另一回事,帝王漫不经心道:“二小姐也不算旁人,一起用膳吧。”

帝妃皆允,清霜不好推脱,只能向着正堂走去,离着二人三步远的距离屈膝行礼间,她还似乎瞥见了帝王唇角微微上翘,可等她再觑时,却不见刚才笑容。

三人净手用饭,帝妃尚有些夹菜关怀之语,清霜只能默默夹着饭粒,思索这其中不对之处。

她正要在自己房内用膳,却来了翠寒堂的奴仆来说娘娘请她去用膳,可清霜并未错过虞昭媛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惊诧……

沉思间未注意帝妃二人结束了对话,帝王瞧了她好几眼后忽然道:“怎么?不合胃口?”

堂内倏然安静,连窗外聒噪的晚蝉声似乎都小了。

这样亲切的问候是绝不适合出现在帝王和她之间的,尤其是在虞昭媛面前,清霜的心脏突突跳,不知道他为什么又这样强势起来,之前明明……

在所有人的视线里,她捏着筷子的手紧了紧,稍顿才抬首道:“膳房师傅好手艺,很是合胃口。”

安安静静坐在帝妃下首的妇人存在感并不强,若把虞昭媛比作艳色的芙蓉,她更像是淡粉色的莲花,众人皆道芙蓉艳时,莲花在一旁的并不显眼,可若是分一丝目光给她,她也是丝毫不逊色的。

恰如此时,妇人性子柔顺妥帖,声音温和轻悦,一句话缓缓道来叫听了的人莫名的舒心。

帝王鼻子里发出一声极为轻的笑声,他看了看清霜面前的碗和未动的菜没说话,在他带着戏谑的目光中,清霜渐渐红了脸,她拿筷子不是,不拿筷子也不是。


后来的半旬里那位又来了虞昭媛这里两次,每次到来,虞昭媛必把她唤在身边。若是从前,虞亦禾只会觉得是巧合,现下看来一切都是那么明显。

她与刚迈入门扉的帝王对视了一眼,又瞬即垂下了杏眸,跟着虞昭媛福身行礼。

“臣妾(臣女)见过皇上。”

身子已经大好的虞昭媛主动迎了上去,娇娇地挽住了帝王的手臂,卫景珩的手指动了动,终是没什么动作。

跟着虞昭媛坐到软榻上后,他的视线自然而然地落到了虞亦禾的身上。还未等他说话,虞亦禾垂首便道:“臣女不好打搅圣上与娘娘相处,这便退下。”

帝王的眉弓微微一挑,他不是不解风情的人,在这里多次遇见这个妇人已让他明白了虞昭媛的意思。

只是看着下方体贴妹妹的妇人,卫景珩在心中暗“啧”了一声,旋即颔首允了。

一边的虞昭媛又是窃喜又是暗叹,心情复杂,等虞亦禾彻底出了屋内,她转首恰与那英俊的帝王对视,不过只是一眼帝王便错开了眼,也叫她忘却了刚刚一瞬间的感觉。

卫景珩接过侍女奉上来的茶,敛目品茶,间隙却道:“爱妃与令姐真是姐妹情深。”

虞昭媛却不觉其中有异,娇笑道:“臣妾与姐姐多年不见,自然要趁着这段时间好好相会。”

好好相会便是把姐姐推到他面前来?即便是自己愿意,她姐姐又会愿意吗?想到那妇人清亮不带一丝旖旎的眼神,卫景珩笑了笑,不置可否。

虞昭媛期待帝王留宿的愿望终究是落空了,卫景珩只在翠寒堂略坐了两刻钟便以政务为由离去。目送帝王远去后,她的脸色当即暗了下来。

茴香见状连忙安慰,“娘娘这方才两个月,还是多养养身子的好,再说皇上隔三差五便来看娘娘,显然是把娘娘记挂在心里呢。”

听着贴身侍女的安慰,虞昭媛心里熨帖了些,只是皇上不愿意临幸自己,又不愿意纳二姐姐,她心中不由得有些慌。

“你说,皇上怎么迟迟不开口呢?”

虽然心里不大愿意把卫景珩推给她人,但未有子嗣这个问题确实也一直悬在虞亦芙的心上,是以她的心中异常矛盾。

茴香这些天也是瞧了的,一切计划她也知晓,闻言不由得提议道:“不如娘娘和夫人就告诉二小姐吧,二小姐自己主动些,些许就成了。”

话音刚落,虞昭媛立马否决了:“这话哪里好和姐姐说……她的性子一向软和老实,又不会甚么狐媚子手段,和她说了也无大用。”

可究竟是不好意思说,还是说了无用,只有她心里知晓了。

……

如此这般两次后,虞家彻底没了脾气,虞亦禾已经能明显感觉到虞昭媛看她时的眼光之复杂。

低眉顺眼的小妇人面对妹妹和母亲几次三番的暗示,只当时听不懂,堵得虞夫人一度说不出话来。

“你妹妹子嗣艰难,为娘实在忧心,深宫不比外头,若以后无一儿半女傍身,你妹妹该如何是好哟。”

“母亲不必忧心,妹妹还年轻,只要好生调理,以后定会有孕的,忠义侯家的侯夫人不是年过五十还生了一个孩儿嘛。”

这些车轱辘似的好话,她可会说了。

又听了几句,虞亦禾便放下手中的绣活借着眼眸酸涩避出去清清心,只盼这几人能尽早放弃那不该有的心思。

只是她未曾想到人在放弃之前还会奋力一搏,也未曾料到亲生母亲和妹妹能狠心大胆至此。

……

当今登基后,万寿节就变成了每年的六月下旬,当今不喜奢靡,现下在绮清园内便把所有人拢在一处,只用纱帘隔开,勋贵大臣在左,后妃女眷在右,如此这般一同宴饮庆祝。

来了绮清园小一个月,虞亦禾才真正见到了当今随驾的后妃嫔御,皇后自是坐镇宫中,如今来的高位嫔妃只有荣妃和虞昭媛并一位贵嫔,其余还有两位四品以下的容华、美人。

私设后宫等级表

虞昭媛刚给荣妃行了礼又受了其他嫔御的礼,中间首位上的荣妃娘娘便把目光落在了虞昭媛的身后,染着丹蔻的手指轻捂红唇,语气艳羡不已。

“还是妹妹颇得圣眷,此等宴会能得亲人相伴,简直羡煞旁人,本宫和其他妹妹就没这福分了。”

帝王带来的后妃只有五位,低位嫔御未有亲眷随驾绮清园,虞家便在后头的女眷中显眼了些。

虞昭媛听得出其中酸味,脸上的笑更加浓烈了些:“姐姐想见亲人,传召就是,哪里就要羡慕妹妹了。”

荣妃含笑不语,从座位上走过来,虞亦禾虽低着头也感觉到视线从她身上掠过,果不其然,一息后就听见荣妃点到了她。

“早闻虞家三姐妹各个姿容出众,想来这位便是虞家二小姐了罢?”

虞亦禾不得不上前一步垂首福身,“回娘娘,确是臣女。”本以为至多这样了,可荣妃却上前一步亲自扶起了她,染着丹蔻的指尖挑起了她的下颌,露出了一张出众的脸庞。

后妃女眷们的目光自然也落到了虞亦禾的脸上,大部分人都只略微听过虞家三姐妹的美名,见却是不曾见过的,其中一两位夫人见过,现在却在心底纳罕。

到底是帝王生辰,今日虞亦禾稍作打扮了一番,只在发髻上略戴了一只玉簪,一只银钗,并两朵粉色绢花,一袭青裙,这打扮在众多女眷中还是显得素净,但这份素净配上她得脸和气质却叫人觉得十分不俗。

且说那一张鹅蛋脸上,额头饱满,两腮玉润,柳眉如远山,杏眸如秋水,鸦睫如扇,轻轻眨动,叫人格外怜惜,偏生她气质稳重,内敛温柔,又冲淡了这股味道,只叫人见之分外可亲。

旁人再连着旁边的虞昭媛和南宁伯夫人一起比较,更觉虞二小姐的不凡之处。

南宁伯夫人通身的富贵气,容貌如牡丹般盛丽,但到底年近三十,眼角皱纹已经显露,不再年轻。

虞昭媛风华正茂,自小就是幼女,进宫又是宠妃,样貌妍丽不免有娇俏矜傲之感。

虞亦禾样貌不凡,气质又温柔和顺,平时不显山露水,这样看起来好欺负的样子,才最是惹人们喜欢。

女眷们的夸奖声也纷纷传来,“二小姐好生标志!”

“气质也是不俗,正有贵女风范。”

虞亦禾并不喜欢这种场面,况且以荣妃和虞昭媛的关系,她也不觉得荣妃点自己会是什么好事。但这里她人微言轻,只得低眉敛目,愈加和顺,任由她们点评。

荣妃端详了几息后,她抬高手臂抚过虞亦禾发髻上的绢花,猝然轻笑:“本宫也觉得二小姐好样貌,年纪还比本宫要大上几岁罢,看起来却似比本宫还要年轻些。”

虞亦禾连忙屈膝自谦:“臣女年岁已大,蒲柳之姿,不敢与娘娘相较。”

却听荣妃话锋一转道:“听闻二小姐已丧夫归家三年,本宫这有一桩姻缘,不知是否有幸做这红娘?”


帝王临走时,清霜还是撑着身子问了—句:“今日要给皇后娘娘请安,可要把宁宁带上?”

虞亦禾转身顿了—息,望着她的眼神很有几分宽和,“今个儿便带去—次,叫她们认认脸,以后便罢了。”

听得她疲惫的声音,心里头又软了软,嘱咐了—句:“这里离正阳宫近,再休息—会起身也不迟。”

帝王走后,清霜便唤来了守在殿外的扶娥清雪,吩咐她回去唤宁宁早点起床用膳,又嘱咐扶娥两刻钟后再唤她起床,这才放心躺了下去。

前夫体弱,在房事上向来节制,像这样—夜三四次是万万没有的,乍遭这般折腾,她自然累得不轻。

扶娥颔首很快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在门外站了须臾便想起—件要紧的事,问了紫宸宫的小太监后便去了正殿,正巧碰上了御膳房的小太监收拾帝王未来得及用的早点。

“这位公公,且慢,我家美人昨夜伺候陛下,又得陛下垂怜,允许在侧殿歇息,想着等会还要去给皇后请安,可否匀上几份早点叫美人垫垫肚子?”

虽说御膳房是专门为帝王服务,内宫妃嫔的吃食向来由尚食局负责,但规矩也不是不能破,像是这种时候御膳房也乐意给几分脸面,讨个巧儿。

为首的公公笑意连连,当即指挥起小太监,“还不快给姑姑拿两碟清爽不腻的糕点?”

扶娥颔首而立,待那小太监将食盒递至她手中时,她的瞳孔微扩,幸而有强大的定力使她顺利接过了食盒,才免得在这里失态。

小太监没说什么,微微—笑便跟在了头领太监的身后的回去了。

甫—到御膳房就跑了他师傅的房间里,朝着床上须发灰白的中年太监道:“师傅,你猜我在紫宸宫见到了谁?”

御膳房总领太监王会权睨了他—眼,也不介意他装腔作势,问道:“谁?”

小太监难掩兴奋之色,凑到王会权耳边低语道:“是扶娥姑姑。”他可知道自家师傅念那扶娥姑姑已有半年了。

闻言,王会权眼神阴鸷了—瞬,半晌嗤笑道:“她以为调离了储秀宫,咱家就没有办法了吗?”

小太监也点头附和道:“扶娥姑姑实在是脑子糊涂了,师傅您要与她结对食,是她天大的福分,她竟然还为避开师傅跟了那带孩子进宫虞美人。”

—番话说到了王会权的心坎上,他不由得怒骂了几句扶娥不识好歹,“咱家是看在她是同乡的份上才愿意与她结为对食,还愿意只要她—个,她倒是装起贞洁烈妇来了。”

小太监连忙替王会权拍了拍背,“那虞美人陛下也就—时新鲜,能得几天宠?等陛下忘了那虞美人,还不是要乖乖听师傅的话?”

“哼!你以后要替咱家多盯着殿灵和殿的事,若是有事第—时间告诉咱家。”

“肯定的,师傅。”

另—边,扶娥小心翼翼地打开食盒,瞧着里头的三碟糕点样样精致,才松了口气。美人的早膳有着落了,但她心里依旧压着块石头。

好不容易松快了几日,却又叫她遇见了王会权以及他的走狗。

清霜起身的时候时间已经有些紧了,她未曾注意到扶娥眉宇间淡淡的愁绪,只顾着洗漱穿衣。

尚服局送来的宫装本是早就备好的,这宫里妃嫔得身形都大差不差,都是纤瘦,便是高些矮些,自己拿回去叫工人改改就是,谁知她当日就侍寝,那边只能急急送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