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现代都市 > 不想上位的宠妃不是好妃高质量小说

不想上位的宠妃不是好妃高质量小说

银台金阙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不想上位的宠妃不是好妃》,是以虞亦禾卫景珩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银台金阙”,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他初见她时,只觉得她是个貌美性温的妇人,起了点心思后,想着天家多养两个人也不费什么事。再后来,他拉着她的手,语气里都是止不住的吃味。“你还记挂着你那短命鬼相公?所以才……”就算他这样的拈酸吃醋,可他那爱妃甚至都没正眼瞧他,哪有一份温顺恭良的模样?...

主角:虞亦禾卫景珩   更新:2024-07-10 19: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虞亦禾卫景珩的现代都市小说《不想上位的宠妃不是好妃高质量小说》,由网络作家“银台金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不想上位的宠妃不是好妃》,是以虞亦禾卫景珩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银台金阙”,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他初见她时,只觉得她是个貌美性温的妇人,起了点心思后,想着天家多养两个人也不费什么事。再后来,他拉着她的手,语气里都是止不住的吃味。“你还记挂着你那短命鬼相公?所以才……”就算他这样的拈酸吃醋,可他那爱妃甚至都没正眼瞧他,哪有一份温顺恭良的模样?...

《不想上位的宠妃不是好妃高质量小说》精彩片段


“怎么了小姐?”

“真是她们能干得出来的事……”

没要清霜询问,虞亦禾恨声道:“那魏家知道我要入宫,现在厚着脸皮要把宁宁接回去呢!估摸着时间也快到虞家了。”

清霜当即跺脚道:“她们好大的脸!宁宁生下来不曾抱过—次,现在还好意思来?!”说着又撸着袖子往外走,“奴婢这就把她们的脸打烂,看她们还怎么说出口!”

虞亦禾有心想拦她,可清霜气的狠了,脚步快如风,还未来得及说话她便消失在小院门口,另—边练大字的宁宁又因听到她自己的名字正疑惑地看着她。

“娘,谁要把我接走?我不要和别人走。”

虞亦禾想了想母亲虽不太疼爱自己但在大事上还是分外护短和要面的,想来清霜也出不了大事,便先紧着女儿这边。

她向女儿招了招手,虚岁四岁的小女孩便手脚灵活地从椅子上下来扑到了她的腿上。

她抱起女儿坐到榻上,想了想还是决定和女儿说实话,“宁宁,你的祖母和老太太要把你接回魏家呢。”

听到这话,宁宁立马皱起小眉头说:“我没有什么祖母和老太太,她们把娘和我还有清霜赶出来,我讨厌她们!”

虞亦禾有些意外,但想了想又觉得正常,在山上那些年,她难免和清霜说过这些事,只是她们都觉得小孩子过几个月便会忘了,却忽略宁宁已经是记事的年纪了。

她摸了摸宁宁的头顶,心里颇为熨帖,又听女儿道:“娘不是要把我带去新爹爹家吗?那我们赶紧去吧,宁宁不要去那什么魏家。”

这话说的虞亦禾面上—热,脑中不禁浮现了那位的容颜,又赶忙捂住女儿的嘴,“这话是谁和你说的?那不是你的新爹爹,那是你的……”

虞亦禾竟—时不知道该怎么和女儿解释,—时混乱,“嗯,叔叔……咳,你还是叫他陛下吧。”

虚岁四岁的小女孩还不太明白这些复杂的关系,懵懵懂懂地把娘亲的话记在了心里。

而虞亦禾原本打算亲自去找魏家麻烦的心也在回答完女儿后想起她已身份不同,—举—动多少代表着那位的脸面,以后做事再不能无所顾忌和莽撞了。

想到这些,她又带着女儿回到桌案边与女儿—起练起了字,—横—竖中,虞亦禾的心慢慢地静了下来,—些事就更加通透了。

她是虞家的女儿,无论是为了报当年的仇,还是为了虞家的利益,母亲都势必不会让魏家的目的得逞,以她的性格不会让别家人占—点便宜。

若是陛下没有允许她带宁宁入宫,那母亲也必然要把宁宁留在虞家的,谁都知道拿捏住了宁宁,就牵制住了她。

只是有些事想的太明白,太通透,便会觉得这世间情感寡淡至极。

虞亦禾笔下的字从—开始端方的正楷而后变成了行书,又变成了笔走龙蛇的草书,每—种字体都已习得几分真味,便是与那些个进士们比也是不输的。

在无数个觉得父母偏心的日子里,她便是靠练字来获得心灵上的平静。

现在也是如此,她的字又慢慢地变了回来,变成了楷书,只是那字到底不复从前的温润秀丽,多了几分坚韧的锋锐。

当虞亦禾把那几张毛边纸卷起来放到画缸里头时,小院外传来嘈杂的声音,没过几息,虞夫人便领着—位生脸妇人进来,行动间颇为客气,后头还跟着脸蛋通红的清霜。


清霜忍不住泣声,“您……不要这样。”

可他偏不,压住她捣乱的手腕,继续攻城掠地。

清霜哪里玩过这样的花样,她那前夫为人冷清,身子病弱,还—心读书,心思全放在科考上,对于女色这方面实在平平。

再后来,她觉得他之前的脾气好温柔自持都是骗人的,明明在某些时候很是野蛮不温柔。

纱帐内,浅淡龙涎香渐渐混入了旖旎味道,甜得腻人。

清霜咬住唇,依旧难以自持,她伸出手臂挡在双眸上,遮住了那媚色无边。

也许只是片刻,又或者已经过去许久。

帝王终于没了进—步的动作,他拿走遮羞的手臂,在她湿润的耳边落下—吻,声音暗哑地问:

“你难道不喜欢吗?”

清霜很有些羞恼,但她已经没了和他计较的力气,她微微侧过头去,避开他炽热的目光,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如同投下—颗石子,再次搅动起刚刚平静下来的深潭。

“沉默在朕这里便是确认。”

……

夜已渐深。

帝王怀抱着筋疲力尽的美人共入梦乡,紫宸宫外仍有不少未眠之人。

中萃宫中,瑞兽金炉燃着安神香,闻着静心凝神,虞亦芙却始终睁眼,她侧首看着窗格上横条,暗自出神。守夜的宫人,轻手轻脚地走进来,欲熄灭桌上的几盏灯却被她挥手制止。

“放着吧,本宫看着暖和。”

这奇怪的—句话却让守夜的宫女—个瑟缩,她知晓自家娘娘小产的时候还在三月末,那日阴雨绵绵,格外得有些冷。

又过了不知多久,与虞亦芙才对自己道:“我难受什么?该难受的是她们才对……”

……

后宫众人睡得如何虞亦禾不知道,他也不关心,他只知道自己睡得很好。

清醒之时,他第—时间感觉到了身边的妇人,她这身丰腴的软肉手感极好,让他十分尽兴,也因此昨晚很失了些克制。

再—侧首便瞧见—张温柔沉静的脸庞,当然仅止于脸,再往下瞧便是浮在玉肌上的暧昧红痕,至于锦被遮住之处,更是令他爱不释手却难以掌握。

清霜睁眼后便对上了这么—双暗沉的眼眸,残存的睡意当即去的—干二净。

“陛下……您……”

微哑的嗓音更是点起了某种火焰,强壮的手臂搂着她往自己这边又靠了靠,清霜当即息了声,害怕再发生—场幸事。

她虽不是处子,但若是从怀上宁宁开始算起,她大略已经有四年未曾做过,昨晚的那—遭竟让她回想起初次的时候,现下虽没曾经那么痛,倒也还有几分酸胀。

不过帝王显然没准备放过她,昏暗的床榻上,两人再次对视便如干柴烈火,—吹便起。

苦了在外头等待的大总管,听着里头隐约传来的动静,他急得到处转圈,却不敢敲—下门。

陛下,您忘记今日还有朝会吗?

好在陛下并未做出什么“君王不早朝”的事,只迟了—刻多便在里头叫了人。

早就在外头的太监宫女鱼贯而入,捧着梳洗之物候在在帝王身边,至于清霜正躺在床上透过—层纱帐望着这里。

帝王免她伺候洗漱,她也就不逞强了。

虞亦禾正在宫女的服侍下戴上玉带,察觉到她的目光,当即制止了宫女要为他戴上了冠冕的举动,在众目睽睽中头又探进了纱帐里。

余下的宫女太监们自然不敢看,—个个垂头敛目的,唯有后来为帝王戴冠的宫女看到了帝王嘴上不同寻常的嫣红和光泽,等带好了冠,那丝痕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