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现代都市 > 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精品全集

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精品全集

步千里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内容精彩,“步千里”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向允泽顾梅朵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内容概括:穿成农家9岁小丫头,睁眼就得知奶奶要卖弟弟?不慌,她身带空间系统,谁敢欺负他们一家,她一个都不放过!开田种地,虐极品,怼婆母,护爹娘,带着全家一起讨生活。等等,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可这美男却主动上门来求关照?她陷入沉思,收还是不收呢……...

主角:向允泽顾梅朵   更新:2024-07-10 20: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向允泽顾梅朵的现代都市小说《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精品全集》,由网络作家“步千里”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内容精彩,“步千里”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向允泽顾梅朵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内容概括:穿成农家9岁小丫头,睁眼就得知奶奶要卖弟弟?不慌,她身带空间系统,谁敢欺负他们一家,她一个都不放过!开田种地,虐极品,怼婆母,护爹娘,带着全家一起讨生活。等等,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可这美男却主动上门来求关照?她陷入沉思,收还是不收呢……...

《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精品全集》精彩片段


顾梅朵把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升起浓浓的无力感。

她盯着自己这个便宜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顾老头是哥俩呢,其实他才刚刚三十岁。

这是一个只知道闷头干活儿,极少说话的老实人。是父母指哪儿打哪儿,说好听点儿叫孝顺,其实就是懦弱,连自己的妻儿都护不住。

顾家没有分家,二十多口人处在一个屋檐下,一个锅里抡马勺,矛盾那是天天有。

他们四房人又多,又太老实,再加上一个偏心的奶奶,一个装糊涂的爷爷,日子那叫一个凄凄惨惨戚戚。

这里的风俗是大房养老,长孙又是个读书人,因此大房备受重视。

二房没儿子,两口子勤劳肯干,两个女孩也乖巧,所以二房还过得去。

三房媳妇是老孙氏的娘家侄女,老孙氏是怎么也不会让三房吃亏的。

五房是老儿子,从小宠到大的,现在还是老两口的心尖尖。

最可悲的就是四房。据说当年老孙氏生老四的时候难产,差点儿一尸两命,老孙氏就一直看老四不顺眼。

后来老孙氏给老四相中了一个有钱的丑寡妇,老四长这么大唯有这件事没顺着他娘,死活不同意。

后来,顾老四外出扛活儿,自己领了个媳妇回来。因为没花一文钱,老孙氏才勉强同意了。

老四双胞胎儿子七岁的时候,因为大房长子读书,老四媳妇儿便提出,让自己的两个儿子也读书。

这下彻底激怒了老孙氏,对着老四媳妇就是一顿毒打。

如果不是里长碰巧路过给拉开了,老四媳妇可能就被打死了。也因此,老孙氏对老四一家更加厌恶。

老四两个儿子,一个个骨瘦如柴,因为他爹压着,也不敢反抗奶奶,性格也越来越懦弱。

这糟心的日子。

分家,必须分家!

看着要往外走的爷爷,顾梅朵大喊道:“爷爷,奶奶要卖了我两个弟弟,你管不管?”

卖孙子这事能做,却不能拿到台面儿上说。

顾老头瞪了孙女儿一眼,不高兴:“胡说什么,帮你奶奶干活去,大人的事,小孩子少掺和。”

顾梅朵蹭蹭几步窜上前,双手一横拦住顾老头厉声道:“爷爷,你到底管不管?”

顾老头一下子蒙住了,这个孙女什么时候这么难缠了?虽说她力气大,老婆子不太敢打骂她,可她平时也不敢和自己这么高声说话呀。

老孙氏骂骂咧咧追过来,”你个死丫崽子,说什么呢?还不滚回去?”

“好,爷爷你不管是吧?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顾梅朵抄起院子里一把铁锹,抡圆了胳膊猛砸,逮到什么砸什么。

一边砸一边叫骂:“让你们卖我弟弟,让你们欺负我娘!不让我好过,你们谁也别想好过!”

顾梅朵把穿越一周来的憋屈尽数爆发出来。

“乒乒乓乓。”院子里一片狼藉。

顾梅朵还不解气,拎着铁锹奔着正房去了,顾老头老孙氏住正房。顾梅朵天生神力,就这茅草土胚房,还真不够她砸的。

“啊……你给我住手!”老孙氏大叫,她又气愤又恐慌。

“你们是死人啊?还不快过来拦着她。我的大水缸啊,我的背篓啊!你个小畜生,小混蛋,快住手。”老孙氏都带了哭腔了。

顾老头儿和顾氏兄弟赶过来,要夺顾梅朵的铁锹。

顾梅朵冷笑两声,一铁锹甩过去,“哗啦啦”,窗子破了个大洞,窗户纸迎风飞舞,房子上的茅草和灰土被震得簌簌掉下来,呛得众人一阵咳嗽。

“来呀,谁敢拦着我,我就开了他的瓢,来试试!弟弟都要被卖了,我特么管你是谁!”

老孙氏坐地上放声大哭,这次是真哭。

“你个缺德鬼,败家玩意儿,不得好死的小贱-人。我的房子啊!天啊,让我死了吧!我不活啦!”

顾老头恶狠狠地瞪着顾梅朵,顺手捡起一根棍子。

顾梅朵严密注视着顾老头儿的一举一动,看顾老头儿拿着棍子,心想又打我,那你就试试。

再一想,……我靠,爹和哥哥们危险了,因为顾老头作为一个老公公,一般不可能打儿媳妇的,好说不好听。

果然,顾老头奔着顾老四去了。

顾梅朵过去就把她爹拽到身后,”爷爷,你想干吗?”

”我打死老四这个混账!”

顾老头儿心里想着,孙女不听话,都是老四这个当爹的没教好,他就打老四。

顾梅朵一听就火了,”又打我爹,你凭什么打我爹?我奶生气打我娘,你生气打我爹。感情我们四房就是给你们出气的啊。”

老孙氏看顾老头让孙女问住了,急忙上来帮腔:

”小兔崽子你胡咧咧什么呢?父母打儿子怎么啦?哪家父母不打儿女?”

顾梅朵把铁锹狠狠向下一摔,“啪!”铁锹柄断了,铁锹一分为二。

顾梅朵拿起锹柄,指点着顾老头和老孙氏:

”既然话说到这里,我很久很久以前就想问你们一句了,我爹-顾老四,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的?

还是奶奶或爷爷你们哪个和别人私生的?你们经常打我爹,怎么不打我三个伯伯和五叔?”

顾老头立即大声训斥:“放屁!你爹是我们亲亲的亲生儿子。”

这个问题必须郑重说明,这可涉及到名誉问题。

”我爹不是私生的,你们看看你们是怎么对我大伯的,怎么对我三伯和五叔的,可你们又是怎么对我爹的呢?难道我爹是后娘养的吗?”

老孙氏奔过来要打顾梅朵:

“该死的,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地生下老四这个孽障,他养了你这么个狼崽子,就这么忤逆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老天爷呀?”

顾梅朵一指老孙氏:”闭嘴!嚎什么嚎?你嚎就有理了?叫老天爷也没用,老天爷让你打儿子打媳妇了?

是不是儿子媳妇太听话给你烧的,让你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缺德事做太多了,不怕老天爷一道雷劈下来……!”

顾老头一听大怒:”老四,看看你养的好闺女,奶奶都骂,还有没有点教养?”

“教养?唉哟喂,爷爷,你别让人笑掉大牙。你有教养,偏心这个,偏心那个,哪个越干活你就越打哪个。这老太婆有教养,下死手打媳妇,跟打猪狗一样?”


顾家卖孙子事件最终结果是:顾老头拿出了二十二两银子,赎回了自己的两个小孙子。

顾梅朵当初就说好了,让黄牙婆她们收二十二两银子,多出来的七两,给黄牙婆二两,给大烟袋五两,这是答谢她们帮忙的好处费。

老孙氏气得躺倒了,孙子没卖成,赔上了孙女的聘礼,还额外赔了四两。心疼得躺床上直哼哼。

绿意山庄

“少爷,……这就是全部经过。这小丫头太贼太凶了。”看了整个过程的书童,还不忘记发表自己的观点。

向老爷子说:“不平则鸣。这家的奶奶过分了。”

向允泽心中暗道,过分的奶奶多的是,也没见哪家的丫头敢这么和奶奶呛声,还敢和长辈出手。这丫头还真的大不孝呀。

老孙氏倒下了,小孙氏时不时地进屋侍候,姑姑对她不错,对自己孩子也不错,尤其对自己大闺女,宠爱程度在顾家,那也是头一份。

“娘,感觉怎么样了?要不,我扶你起来走走?”

“唉,过几天春立就回来了,可这聘礼……真的是愁死我了。”

老孙氏愁眉苦脸滴,感觉这头更疼了。于是又哼唧起来。

“娘,我倒有个主意,如果成了,不但能弄来银子,还能除去你心腹大患。”

老孙氏一听,立即爬起来了,哪里还像个病人。银子是小事,只她听见心腹大患,就来了劲头。都是这死丫崽子,搅了她多少好事。如果能除了她,估计半夜都会笑醒。

“快说,你有什么好主意?”

“娘,我听说,万阳镇边上,有户人家收小女孩,三十两银子一个。如果模样好,银子会更多。那死丫崽子相貌好,人也机灵,我估计,能卖五十两。”

“知道他们收孩子干吗?”

“咱们管他们干吗呢,给银子就行了呗。”

老孙氏来了精神头了,“那你明天去看看,仔细扫听一下,然后回来咱们再商议。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

“放心吧娘。”

从老孙氏房里走出来,远远看见顾梅朵在哄弟弟,教他们念书。小孙氏幸灾乐祸地心里说,就让你再得瑟几天。然后扭着腰枝,开心地走了。

小孙氏哪里知道,就她这一个得意的眼神,就让顾梅朵看出了门道。

老孙氏,小孙氏,还真特么真是一家人呀。看着就让人膈应。看这样子,又没打什么好主意。我倒要看看,你们要干嘛。

于是,顾梅朵全天候监视小孙氏。很快弄清楚这操蛋的娘俩要干吗。还真的是作死呀。

三伯母呀,你天天算计我们四房,那么礼尚往来,我要不要也算计算计你们呢?

老孙氏定的是三日后,让他们来抬人。身价是五十两。这次老孙氏吸取上次的教训,要亲自去接人,再亲自送回镇子上去。可不能再出岔子了。

为了大孙子的聘礼,老孙氏也是拼了。

三天一晃就到了。老孙氏亲自去镇子上接来了七八个大汉,这也是老孙氏要求的,她说这女孩力气大,人少了怕女孩闹腾。当然,也是挑家里人下田干活的时间来的。

顾梅朵一早就安排她娘,领着弟弟去二伯娘家做女红,让二伯娘帮忙照看弟弟。并一再嘱咐,过一会儿,院子里无论有什么动静,把门顶死,谁也不要出去。院子里的事,她自有主张。

怕老孙氏把人领四房去,顾梅朵就站在正房门口。一进院子,众人就看到她了。

这时候的顾家院子,大房和五房,出了上次的事情后,学乖了,没事都不出来。因此,现在院子里,就老孙氏小孙氏,那七八个大汉,还有顾梅朵。

老孙氏看到顾梅朵,乐了。心里说,小畜生,这次看你还怎么嚣张,你再厉害,能打过七八个大汉?还不乖乖给我走人。等你爷他们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老孙氏看着那个领头的人,讨好地说:“这就是我那小孙女,怎么样,姿色不错吧?还值五十两吧?”

顾梅朵鼻子差点气歪了,死老太婆,你当着我的面对我评头品足,当我是死人吗?还是说,你觉得有这几个人在,让你比较有安全感?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那个领头的也不客气,绕着顾梅朵转了一圈,点点头,他刚要说话,就被顾梅朵打断了。顾梅朵可不想听他再说什么品评的话。

“这位大叔,能让我说几句话吗?”顾梅朵的声音甜甜的,又软又糯,特别好听。

领头大汉心情不错,“说来听听。”

老孙氏感觉有些不太妙,她可不能让顾梅朵说太多话,这死丫头嘴皮子厉害,她是领教过的。

“闭嘴,你说什么说。”

“奶奶,你是怕我把你的打算说出来是吧?”

领头大汉面色一沉,一指顾梅朵:“你说。”

“这位大叔,你们是不是得罪过我奶奶?所以她把你们领来家里报仇?”

这大汉没听懂,一脸懵逼。

顾梅朵解释说:“一看你们就是被这老太婆骗了。她没告诉你们,我天生神力吧?”

“天生神力?”

“对呀。你们看……”

顾梅朵说着,把院子中间的石桌子,估计得有近四百斤,一抱,举了起来,走了几步,扔出去。“咚”,石桌子有一大半陷进泥里。

顾梅朵踩上去,蹦了几下,石桌子全部陷进泥里了。众大汉看得目瞪口呆。

顾梅朵又上前一步,抢过一个大汉手中婴孩拳头粗的铁棍,握住两头,双手一用力,棍子弯了,再用力,又给直过来了。

众大汉心里直冒冷汗,天,这得多大劲呀,这力气如果打在人身上,还不得腿断胳膊折呀。

顾梅朵问:“看明白没?你们这帮蠢货,上老太婆当了。她最近太无聊,逗你们玩呢。她敢卖我?借她个胆。就我这力气,你们七八个打得过吗?不是白给吗?

她就是让我打你们,她好当耍猴的看呢。不相信?咱们比划比划?我让你们一起上!”

这些大汉确实没这个把握能赢了顾梅朵。领头大汉看着老孙氏,老孙氏冷汗都冒出来了。“这位爷,我真的没骗你们,我真的想卖了她。”

顾梅朵哈哈大笑,“卖吧卖吧,我同意了,哈哈,一帮傻子。”

领头大汉大怒,一把抓住老孙氏,“啪”一巴掌,把老孙氏打倒,牙齿都打落两颗:“死老太婆,你找死啊!”

小孙氏站在一边,吓得哆哆嗦嗦不敢吱声。

她后悔了,肠子都悔青了,可惜没有后悔药呀。

顾梅朵瞄了她一眼,哼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三伯母呀,还有让你更后悔的事儿等着你,希望你挺得住哈。


“咱们顾家养的鸡,一年到头,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娘在喂,攒下的鸡蛋,凭什么我们不能吃?我家小四小五长这么大,一共吃了几个蛋?

你看看顾春来和顾春胜,都快吃成小胖子了。奶奶,我问你,今天这篮子鸡蛋,给不给我们四房吃?我不多要,一半就行。”

老孙氏破口大骂:“你奶奶个腿儿的,你还想要半篮子鸡蛋,你咋不上天?把篮子给我放下,这里的鸡蛋,你家一个都别想吃。”

“现在没有分家,这篮子鸡蛋也有我们的份儿。”

“放屁,就算没有分家,现在家里的吃食都是我管的。我说不行,你们就不许吃。”

顾梅朵看着老孙氏,哈哈笑了,“老太太,奶奶呀,你再说一遍?”

老孙氏一看顾梅朵笑了,心里就发毛。

“再说几遍都一样,把篮子给我放下,鸡蛋一个都不许动。”

“好嘞,我听到了奶奶。”

院墙边上高高地堆着柴火,顾梅朵几步走过去,三下五下爬上去。把鸡蛋篮子高高举起来,然后……一松手。

老孙氏吓一跳,“你给我下来,你要干什么?”

“你不是让我放下鸡蛋吗?看看,我放下了。”

“啪”,一篮子三四十个鸡蛋,碎了一大半儿。

哎哟把老孙氏心疼的哟。她从柴火堆里拽出一根棍子,照着顾梅朵就打。

顾梅朵会站着让她打吗,怎么可能?

她捡起篮子上面几个没有破的鸡蛋,撒腿就跑,一会儿就没影儿了。

小五很快就好了,他已经能够坐起来,和小四一起吃鸡蛋羹了。

每天顾梅朵在他们吃鸡蛋羹的时候,都要在自家门口守着,就怕老孙氏或者是小孙氏她们突然进来抢。

老孙氏因为损失了一篮子鸡蛋,这几天又把四房上上下下骂了个遍。对于这个孙女,老孙氏感觉挺头疼。骂她她又不疼,打又打不着。真的惹急了她,又怕她砸东西。

有好几次老孙氏甚至都想毒死她,或者把她清除出族,都是顾老头严厉地制止了她。

毒死她,如果被发现,顾春立就会失去考秀才的资格。清除出族不现实,因为顾老四两口子还在,他们不会不管女儿的,除非把他们四房一家都出族。

所以对顾梅朵这个刺儿头搅家精,老孙氏是无可奈何无能为力的。也就经常能听到,她站在自己院儿里骂顾梅朵,连带着把四房也骂一遍。大家早就习以为常了。

老孙氏在顾家一手遮天,她都拿顾梅朵没办法,顾家其他的人就更不敢惹顾梅朵。

吃晚饭的时候,顾梅朵对顾老头说:“爷爷,给三十文钱,上次小五的医药费还欠着呢。”

老孙氏立马顶回去道:“没钱,你们这帮讨债鬼,不是要吃的,就是要钱。我欠你们这帮讨债鬼的?”

顾梅朵不理老孙氏,她看向顾老头:“爷爷,给我三十文钱。”

顾梅朵一边说着,一边瞄向桌子中间装糊糊的盆子,意思很明显,不给钱我就掀盆子。

顾老头实在是没办法,对老孙氏吼道:“给她钱!”

老孙氏不敢违背顾老头,拿出三十文钱,甩手扔在顾梅朵面前。

三十文钱散了一地,顾春来想要下地抢几个,被他娘拉了回去。

顾梅朵没理会地上的铜钱,“你们谁有空去医馆还了吧。”她继续慢条斯理地吃饭。

老孙氏恨顾梅朵,恨得咬牙切齿。她心里骂着:什么时候我一刀砍死她,我也就解了心头之恨了。没有她,四房这一帮怂蛋,还不任她搓圆捏扁。

有了顾梅朵这块绊脚石,她想对四房做点儿什么,都屡屡不能得手,老孙氏感觉特别的憋屈。

四房两口子,一对儿怂贷,怎么生出这么个愣头青,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

顾老头有时候也想教训教训顾梅朵,这孙女太目中无人,心里眼里没有长辈。可有时候,他又觉得有顾梅朵在,四房还能少吃点亏。

他默认了其他几房欺负四房,有这孙女在,四房也不会被欺负得太狠,就能好好干活。

……

顾家四房这七口人,因为常年吃不饱,甚至只能吃几分饱,个个骨瘦如柴。

顾梅朵空间里有粮食,却不敢拿出来。顾家现在人多眼杂,万一暴露出空间的秘密,那可是杀头之祸。

顾梅朵不敢赌,她就想尽快分家,没有那么多的麻烦,没有那么多的矛盾,让四房能有好日子过。

现在,顾梅朵的想法动摇了,如果她谨守着空间的秘密,却让家里人挨饿受冻,那还有什么意义。所以她决定,小心地从空间偷渡些能吃的东西出来,给家人吃点儿,多少补一补。

尤其是小四小五,怎么也要让他们吃七八分饱。小孩子不耐饿,身体如果从小就亏了,长大了就不好补了。

原主本身就是这样,顾梅朵虽然经常偷偷从空间取东西吃,现在还是干瘦干瘦的。

他们常常在夜里偷偷吃东西,小四小五都很乖,知道这种事情不能让别人知道,从来也不说。

顾梅朵对爹娘说,是用野鸡换的,因为不可能拿出粮食来做饭。

顾梅朵领着小四小五一边走,一边背书。顾梅朵又偷偷从空间里拿出两块点心,俩小家伙一人一块。

前世那种象棋子大小的小蛋糕,小四小五的小手拿着刚刚好。

小哥俩刚咬了一口,三房十岁的顾春雨,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好啊,小杂种,你们居然偷吃奶奶的蛋糕,分给我一点儿。”

小四小五看见顾春雨过来,三两口把手里的蛋糕吃完。小五噎得直伸脖,顾梅朵赶紧伸手给他顺气儿。

顾春雨看到蛋糕没了,自己也要不到了,气得跑走了。

“我告诉奶奶去。”

顾梅朵领着小四小五回家洗手,漱口,然后在院子里继续念书。

顾春雨领着老孙氏过来。

“奶奶,就是他们三个吃点心,我都看到啦。我要,他们都不给我。那点心可香了,我都闻到了。”

顾春雨刚刚找老孙氏的时候,老孙氏就查看了自己柜子里的蛋糕,确实少了一块。

老太太拿着一根很长的棍子过来:“你个小畜生,我打不得你,我还打不得那两个小崽子。”

她把棍子举的高高的,“说,你们是不是偷我柜子里的点心了?”

“老太太,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吃点心啦?”

顾春雨大声说:“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黄黄的,香香的,小四小五一人一块。”

顾梅朵拽过顾春雨,当着老孙氏的面儿,从顾春雨的兜儿里掏出半块蛋糕,就是镇子上糕点铺里常卖的那种,也就是老孙氏柜子里那种。

蛋糕其实是空间里拿出来的。

“老太太,这是不是你的蛋糕呀?”

顾春雨大声道,“这不是我的,我没拿,我真没拿。”

顾梅朵说:“是啊,你没拿,这是我拿的,行吧?”

顾梅朵又对老孙氏说:“奶奶,你想不想知道顾春雨的蛋糕是怎么来的呀?你问问他。”

顾春雨有些害怕了,他一手捂住自己的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别问我。”

老孙氏反应得再慢,也知道顾春雨心虚,有道是做贼心虚。联想到最近柜子里的点心,隔三差五的就少那么一块半块儿的,没想到呀。

她抓住顾春雨,拧着他的耳朵,“你快说,你怎么拿的蛋糕?”

顾春雨被奶奶拧得耳朵疼,也顾不得答应他娘什么了,“不是我拿的,是我娘拿的。我娘去镇子上弄了一个钥匙回来,开柜门儿拿的。”

老孙氏一听,差点儿气炸了。感情是小孙氏偷蛋糕呀。

老孙氏拎着哭唧唧的顾春雨,找小孙氏算账去了。

顾梅朵幸灾乐祸地对两个弟弟说,“哼,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活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