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明撩!暗诱!留学大佬他不怀好意

全集小说明撩!暗诱!留学大佬他不怀好意

浅眠11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景安傅凡是霸道总裁《明撩!暗诱!留学大佬他不怀好意》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浅眠11”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虽然在外留学,可她还是穷小鬼一个。为了免费的食物,免费的面包,免费的一切……她应约参加了一场宴会。也正是这场宴会,她遇到了自认为他不是自己的天命之子的天命之子。他们开始相爱,互相沉沦,又相互分别,互相伤害。……再重逢,他还是众星捧月的大佬,而自己辉煌不再。她想逃,想走,可他再也不让了。...

主角:景安傅凡   更新:2024-07-14 03: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景安傅凡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明撩!暗诱!留学大佬他不怀好意》,由网络作家“浅眠11”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景安傅凡是霸道总裁《明撩!暗诱!留学大佬他不怀好意》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浅眠11”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虽然在外留学,可她还是穷小鬼一个。为了免费的食物,免费的面包,免费的一切……她应约参加了一场宴会。也正是这场宴会,她遇到了自认为他不是自己的天命之子的天命之子。他们开始相爱,互相沉沦,又相互分别,互相伤害。……再重逢,他还是众星捧月的大佬,而自己辉煌不再。她想逃,想走,可他再也不让了。...

《全集小说明撩!暗诱!留学大佬他不怀好意》精彩片段


傅凡说:“出去走走吧,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呢!”

景安坐着不动,捧着玉露茶。

傅凡站起了身,居高临下睨着她,声音冷硬地说:“我可疯得很,别逼我动手!”

景安看着傅凡高大的身影,这一刻面前的阳光全部被他挡住了,只觉得周遭又阴霾了起来。

她犹豫了片刻,还是站了起来,好汉不吃眼前亏!

他们礼貌地向房东夫妇致谢,走出了温暖的木屋。

傅凡在前,景安在后,不情不愿跟着。

突然从温室中出来,景安冷得直打颤,为了自己,她不得不开口道:“找个避风的地方说吧。车上或者后面那个木屋?”

傅凡难得地配合,两人去了后院的木屋。

木屋里堆放着不少木头,工具,空间逼仄,但多少温暖了些。

景安站定,等着傅凡开口。

傅凡说:“你倒是说说看,我怎么偷人了?”

景安白了他一眼,明知故问?沉默片刻,还是隐晦地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傅凡笑了:“你倒是说说看你怎么知道的?我下次好好改进。”

景安差点脱口而出“不知廉耻”,生生忍住了。不能再激怒傅凡了,现在她面对他,1v1,她没有优势。

“你们昨天晚上不就是嘛!别以为其他人都是傻子。”

傅凡了然地笑了:“果然。那么我问你,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

“我听到的,不是你还有谁。”

还想抵赖,脸皮可真厚!

“我拜托你,景安大小姐,下次眼睛睁大点,耳朵擦干净,昨天晚上是老王,好嘛!!”

“要是我做的,我也认,不是我做的,屎盆子扣我头上,我可不从!”

“我真想看看你的心,看看你的脑,如果我昨天偷人,今天还能起这么早,你没看到昔柔和老王还没起嘛!脑子眼睛长着做摆设?!”

在一连串质问中,景安瞪大了眼,从震惊到反思到怀疑到沉默,事实应该也许可能却如他所说的。

可是,老王和昔柔不都有男女朋友么,之前昔柔还一直对傅凡有想法,怎么突然就180度大转弯了!

傅凡看着她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就来气。

“我看你,要是我今天不说清楚,等下我跟房东太太说几句话,你可能觉得我是恋母,喜欢母子恋了。

还有什么,哦,下一次,我跟男人走得近些,你大约说我双性恋,男女不忌,童叟无欺,是吧?

哪天传出我是艾滋病,宇宙毒王,我都不用怀疑,肯定是你给我扣的帽子!”

傅凡越说越来气。

“讲真,我发现你挺能想。把男女关系这几种可能性都想到了,只是怎么每次都是我呢?我就不明白了,你是暗恋我,非得设定我是主角?

没事,我都大方承认了,你也坦白一次吧,是不是暗恋我?!嗯?”

景安羞愧低下了头,然而傅凡的炮轰还没结束。

“说实话,第一次有人把我想成这样的,还挺新奇的。你是脑洞太多,找不到演员,非要让我演?”

“说话呀?!刚才巴巴巴不是挺能说的嘛!现在怎么不说了?!”

景安死命低着头,不敢抬头看他。她此刻恨不得双手捂脸,真没想到事情的真相是这样!

“啪”傅凡沉默地点了一根烟,他需要给自己顺气。

周遭安静地出奇,耳畔只传来“呲——”傅凡猛吸香烟的声音。

景安知道自己必须说点什么,打破这种尴尬地沉默。

“抱歉,我听错了,我可能有些耳背。我没想到是老王。”

傅凡嗤笑:“你耳朵好着呢,我只是对我黑心烂肺!”


她努力让自己冷静,克制,不要跌入这闪烁着旖旎的温柔乡。

耳畔又传来幽幽—句话:“想吊着我,也不是这样吊的!”

“应该,这么吊!”

说完,傅凡—口狠狠吻住了景安。

傅凡并不猴急,他亲了景安—下,退后,让景安感受下他的呼吸,让景安不至于反应激烈扇他耳光或其他过激行为,然后再贴上去,又亲了下,傅凡试探。

他只亲景安的嘴唇,并没有其他的动作,亲—秒观察—秒,然后再去亲她的上嘴唇,再顿—秒,再到下嘴唇,由浅入深,接着到下—步,稍微增加—点力度。

傅凡能看到景安脸上细细的绒毛,闻到她周身的水蜜桃清香,还有她平时安静时的恬淡温柔。

他眼前的她,此刻乖乖的,懵懂的,予取予求的。

傅凡开始只是抱着报复的心态,而如今,浅尝已经不能满足,他只想索取,只想放纵。他快克制不住了。

傅凡用两片嘴唇轻轻去嘬她的嘴巴。

等景安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他非礼了许久。

“你,无耻!”她—把推开他。

傅凡眼中此时的笑意藏都藏不住,“这不会是你的初吻吧?”

景安—步向前,“你做梦!”,使尽全身气力,狠狠踢了傅凡小腿—脚,傅凡疼得弯下了腰。

景安急忙跑上了楼,邦—声关上了门。

真是农夫与蛇的故事,刚才就该渴死他!

那天整个街区都看到傅凡—瘸—拐地挪回家!

他逢人就说“崴了脚”,而他的脸上连日来的郁气早已—扫而空,是难得的畅快悠哉。

~~~~~~

—眨眼进入六月,波士顿进入真正的夏天。

这里的夏天太舒服了,几乎没有酷暑,30摄氏度的温度里,穿搭自由自在,短袖短T,短裤长裙,皆是适宜。

平日里随处可见阳光普照,找个草坪晒晒太阳,加上—杯咖啡、—个墨镜,还不时有鸭子、松鼠、飞鸟来光顾,是别样的诗意。

有天,景安正在草坪上Chill(翻译:放松,放空),李哲突然找过来,坐在景安身边。

“终于找到你啦,问了—圈都不知道你在哪,原来你在这里享受。”

景安睨了他—眼,继续闭眼晒太阳。

李哲讨好地说:“明天钱陈他们搞六—节派对,说是要弄—个大人出逃计划,主打童趣童真,你要不要—起去,他说保证好玩,诚邀你。”

“是诚邀你吧,你去呗。我跟他们不熟,也不太感兴趣这种派对。”

“你不去我就不去,我守在你身边。”

听到这句,景安睁开了眼,皱起了眉:“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你不用这样,我只是恰巧救了你,换成别人我也会救,这是力所能及的事,没什么大不了。

你已经表达过谢意,就够了。我也收到了。你别再缠着我了。”

李哲脸上有—瞬的黯淡,即而又坚定地说:“不不不,对我来说,如今除了我爸妈,你是最重要的,你救过我的命,我们是生死之交!”

景安无奈,这样的对话他们已经进行了很多次,辩论过、争吵过、推心置腹过,每—次都是以景安的无语告终。

李哲似乎认准了,只要这样纠缠,景安终有—天会接受他,因而他—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景安的底线,从学校到宿舍,从餐厅到洗手间,装可怜装无助装弟弟,就差装孙子了。

景安有—天对他怒吼:“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救你了!”

李哲却是灿烂—笑:“可是你救了我呀,天意让我遇到你,让我认识这个特别的你!”


感恩节假期很快结束,感恩节之后,便进入学期末段。

景安忙得脚不沾地,各种测验各种论文纷至沓来。

在美国,一篇作业,一个随堂测验都算入GPA,一个学期可能有三次期中考试,一次final(翻译:期末考试),景安期末这几天都在挑灯苦读,准备期末考试。

为了学分,为了早日毕业!

修完40学分才能毕业,美国教学更倾向于课堂教学和研究项目结合,通常有更多的课堂互动和讨论,有时候一整节课都在讨论提前布置的reading(翻译:阅读材料),而且通常阅读材料很多,很晦涩难懂。

长期的睡眠不足,加上如山的压力,她几乎要崩溃。

她朋友不多,父母各自成家,莫说关爱,有时她觉得父母只是让她自身自灭。

说来也可笑,曾经她有个完美的家庭。父母都是高知,一个从政一个教书,是小城市中产中最稳定最和谐的搭配。

然而,父亲的工作越来越忙,职位越来越高,后来彻底外派挂职锻炼了,母亲也开始奋斗起来,参加学术会议、研讨会,似乎心里憋着口气,要跟父亲一较高下,看谁更厉害,看谁更能耐,无人再考虑幼小的她。

她小学毕业那年,母亲说要出国交流1年,父亲和两边老人都希望母亲带着她一起去,但是母亲只想要自由。

商量了很久,最终让她上寄宿学校,母亲独自出国。

自此,母亲再没回来过。

母亲曾问她,要不要出去,她可以安排,但是父亲这边不同意,爷爷奶奶更是决绝地想让她断绝关系。

后来,母亲与她的联系越来越少,母亲几年才回来一次,这件事也就做罢了。

过了两年,她听爷爷奶奶说起,才知道母亲找了个男人,富商,按爷爷奶奶的说法,“好端端的家不要,宁肯给人做小三。”

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连带着,她也被亲朋好友可怜,从前她一直是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中最耀眼的一个,家庭条件好,父母社会地位高,且郎才女貌,家庭美满。

而如今,她从金字塔顶端重重跌落,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弃儿。被人用可怜的眼神、审视的眼神看着。

渐渐地,她也痛恨起母亲来。她想不通国外有什么好,母亲为什么宁肯放弃她放弃一切,只为了出国。

而父亲这边,也越发忙碌,她寄宿学校之外,就住在爷爷奶奶家。

开始2年,父母还没彻底决裂,外公外婆也疼爱她,初中周末她还能时常去外公外婆家待着,学学台球。

只是后来读高中了,父母已经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准确的说,初三起父亲的身边就出现了小梅阿姨,而她被彻底转去外地寄宿学校上学,与外公外婆的联系也被硬生生切断了。

一年景安见不到父亲几回,每次见到,父亲也并不会与她多说什么,一直忙着工作,小梅阿姨倒是对她挺好,只是回到爷爷奶奶家她就听说小梅阿姨马上要跟父亲结婚了。

她更失落了,父亲马上也要有自己的家。

以前父母一直没离婚,父亲那些莺莺燕燕飞来了又飞走了,换了一茬又一茬。

景安总是想母亲,总会回来,父亲身边一直有母亲的位置,她会帮母亲守着。

她等啊等,等啊等,等了两年,没等到母亲回来,却等来了小梅阿姨。

直到高一,她才懵懵懂懂地明白,这个家真的破了。

高中和本科阶段,母亲逢年过节也会给景安打电话,寒暑假邀请景安去英国玩,寄礼物寄玩具从不间断,但是景安想要的并不是这些。

父母的关系,让她彻底被遗弃,她从天真烂漫被人庇护爱护的小孩一下子长大独立坚强的大人,爷爷奶奶话里话外都是父亲还会再婚再育,“你那个妈也靠不住,你要靠自己。”

于是,这一路走来,她升级打怪,争强好胜,只为了不成为别人的累赘。

读大学时,她愈发觉得自己的不同。室友们沉迷于情情爱爱,男男女女,而她更偏爱哲学,看沉重的电影,看沉闷的纪录片,看老头的人物传记,窥探别人的人生。企图从中寻找到她自己的方向和坐标。

那几年看着宿舍女孩笑了哭了,胖了瘦了,跑了闹了,她越愈发觉得她的命运可能就是来体验这人间的疾苦,六根缘浅,孑然一身。

有时觉得,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不被欢迎,不被需要。

夜深人静时,那种孤独感如潮水般涌来。

她学会了忍受孤独,学会了与孤独为伍,学会生存,学会与自己为伴。

然而,在国内校园,她始终是个异类。这次出国也是她自己一力争取的。她想看看外面世界到底有多好,有多美,值得母亲抛家弃子,

她想知道答案,她想知道曾经母亲经历的一切。

她很庆幸,她选对了,在这个异国他乡,所有人都孤单寂寞的地方,她居然很自洽。

且她发现,学会了享受孤独后,原来人生可以很辽阔,比如,这个圣诞假期,她决定一个人去游纽约!

~~~~~~

圣诞放假的最后几天,除了赶考试,更多的人都在策划双旦假期。

昔柔老赵以及傅凡他们准备去滑雪,一会儿说去阿拉斯加,一会儿说去加拿大,有钱就是任性。

李蜜自从感恩节与傅凡闹别扭后,似乎两人彻底冷了下来。这次她不去,听说是打算去加州见朋友。

她们三人租住的宿舍大house里(五个房间的一栋公寓楼),还有一楼的两个女生也各回各家,一个回浙江一个回深圳。

昔柔诚心邀请景安跟她们一起去,可是景安不想再当拖油瓶,更何况她钱不多,又不好开口向父母要。

于是,推托说自己决定去见识一下宇宙中心——纽约的面貌,硬气地拒绝了。

~~~~~~

平安夜的前一天,她坐上了城际大巴,选择了便宜又便捷的方式,从波士顿到纽约,不远不近,4个小时。

她只拿了一个双肩包,一袋零食,轻装上路,临走前,她跟表姐联系好,去她那儿当沙发客几天。

要到了地址,她就出发了。

她的文艺细胞又被唤醒,她也赶一场时髦,不计划地临时起意,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没有攻略,无需结果。

她不想被消费主义裹挟,不想被物质定义,不被世人左右,从出国开始,从背包客开始,她要过自己的人生。

一切的一切都是意料之外,途中遇到的一切都将是生命的馈赠与美好!

她要在用她的方式与世界抗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