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现代都市 > 完整阅读小白花与总裁决裂后,他后悔疯了

完整阅读小白花与总裁决裂后,他后悔疯了

一条大鱼头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白花与总裁决裂后,他后悔疯了》主角沈宜周从谨,是小说写手“一条大鱼头”所写。精彩内容:学建筑的。”“哇!那和我们这行业不搭嘎呀,他俩怎么认识的?”“他们是同县城的,是老乡!王麓还是沈宜父亲以前教过的学生,比沈宜就大一届吧。”佳宝道。她说完这话,飞速瞟了眼驾驶位上的周从谨,见他面色如常,冷眸目视前方,似乎毫无波澜。她又故意道:“他对沈宜可好了,追了有差不多一年了吧,今年夏天才答应在一起的。在一起后也是每天风雨不动的,上下......

主角:沈宜周从谨   更新:2024-07-10 19: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宜周从谨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阅读小白花与总裁决裂后,他后悔疯了》,由网络作家“一条大鱼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白花与总裁决裂后,他后悔疯了》主角沈宜周从谨,是小说写手“一条大鱼头”所写。精彩内容:学建筑的。”“哇!那和我们这行业不搭嘎呀,他俩怎么认识的?”“他们是同县城的,是老乡!王麓还是沈宜父亲以前教过的学生,比沈宜就大一届吧。”佳宝道。她说完这话,飞速瞟了眼驾驶位上的周从谨,见他面色如常,冷眸目视前方,似乎毫无波澜。她又故意道:“他对沈宜可好了,追了有差不多一年了吧,今年夏天才答应在一起的。在一起后也是每天风雨不动的,上下......

《完整阅读小白花与总裁决裂后,他后悔疯了》精彩片段


那男孩驶到沈宜身旁停下,从车后拿出另外一顶头盔递给她,笑道:“我是不是来晚了。”

沈宜很自然地接过头盔,看见他羽绒服里只简单套了一件T恤,问道:“冷不冷?”

“不冷!”男孩摇头笑道。

周从谨瞧两人熟稔亲密的互动,很快意识到什么,脸当即僵了。

佳宝趴在后座窗口,冲那男孩笑道:“呦!王麓!刚出差回来就来接女友啊!”

王麓侧过头,才发现旁侧车内的几个人。

他立即低头凑到窗口,朝后座几个女孩一一打招呼:“佳宝,小米,好久不见!”

是一张明媚朝气的脸,高鼻大眼,很阳光的长相。

佳宝不断给他朝前座驾驶位使眼色。

王麓反应过来,顺着她的示意走到前座窗口探去,看见驾驶位上坐着一个男人。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精致的藏青色西装,牛仔蓝小领衬衣,暗格领带紧束。

王麓几乎瞬间反应过来,这不是什么网约车司机。

迈巴赫的车!他刚刚竟然没注意。

他继续低眸探去,看见那人儒俊的五官,不知是夜色的原因还是其他,此时那张肃冷倨傲的脸半掩在透进车窗玻璃的暖黄路灯下,显得并不友善。

“这是我们的大客户,安厦集团的CEO,周总!”佳宝向他介绍,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也是你们家沈宜目前在跟的那个项目的金主爸爸!”

安厦集团?姓周......王麓惊了惊,很快猜出这位是谁。

他立即从吃惊转为热情,摇手给他打招呼,自我介绍:“周总好,我是沈宜的男朋友,王麓。”

后者浅浅点头,未多回一个字。

“走了。”他侧头对后座几个女孩道。

佳宝两人和车外二人匆忙告别:“那我们先走了。”

“明天见!”沈宜想了想,又朝前窗驾驶位上的周从谨摇摇手。

后者清瞥过来半眼,冷淡地点了个头,车窗被缓缓拉上。

后视镜里,沈宜戴上头盔跨上男孩电瓶车后座,手搂腰,脸贴着他的背。

很自然的情侣动作,看在周从谨的眼里却显得有几分扎眼。

他收回落在后视镜的视线,凛寒的眸子结出微微冰霜。

他从来没有想过,她是有男朋友的。

虽然,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虽然,这是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情。

*

后座两个女孩话题依然在沈宜和王麓身上。

“这王麓出差得有好几个月了吧?”

“听沈宜说是三个月,去的好像是......什么斯坦的国家搞援建。人是学建筑的。”

“哇!那和我们这行业不搭嘎呀,他俩怎么认识的?”

“他们是同县城的,是老乡!王麓还是沈宜父亲以前教过的学生,比沈宜就大一届吧。”佳宝道。

她说完这话,飞速瞟了眼驾驶位上的周从谨,见他面色如常,冷眸目视前方,似乎毫无波澜。

她又故意道:“他对沈宜可好了,追了有差不多一年了吧,今年夏天才答应在一起的。在一起后也是每天风雨不动的,上下班包接包送。”

另外女孩羡慕道:“从哪找这么好的男朋友!”

两人提到这话题,心照不宣地将眼神若有若无地瞟向驾驶位上的周从谨。

叫小米的姑娘鼓足勇气,半开玩笑问道:“周总有女朋友吗?”

前方座位,缄默无回应。

车内刹时腾起一股莫名的尴尬气氛。

那问话的女孩没得到回应,羞红了脸。

以为对方这种大总裁看不起自己这种小人物的问话,又自责自己是不是问得太私人太突兀,几番情绪在脑袋里交织,正委屈着憋哭,忽然听前座淡声回了两个字:“没有。”


沈宜瞧了眼他的短袖t恤,默不作声地打开暖空调。

“沈宜~”王麓见她不说话,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坐下,丢开她手里的空调遥控,略微撒娇道:“我们异地了三个月,你就不能对我热情点吗?”

“怎么热情?”沈宜问。

“好歹,冲我笑笑。”

沈宜给了他一个微笑。

王麓看得心动不已,三个月的思念全集中在此刻爆发,凑上来吻她。

起初吻她的唇,沈宜被动接受着。

后来他的体温逐渐炙热,发烫的唇开始顺着她的下巴一路滑到白皙娇嫩的脖颈。

手指同步去解她衣领,探进去。

“今晚可以在你这里睡吗?”他的呼吸沉重,哑声问道。

沈宜猛打了一个冷颤,急忙拦住他进犯的手,微挣扎出来。

“王麓,我还没......还没准备好。”

王麓满腔热意霎时如被一盘冷水浇灭,脸上的扫兴一闪而过。

他无奈苦笑道:“沈宜,我们已经交往大半年了。”

“你出差了三个月。”

“出差就不算交往吗?”

“我的意思是......”沈宜犹豫道:“我们确认关系后,实际只接触了三个月,我还不习惯那样。你......再给我点时间。”

“你非要这么跟我算吗?”

“王麓......”

王麓情绪逐渐有些激动:“我知道你性子冷,你慢热,但我已经够主动了,大半年了,每次和你亲近,你总是一副抗拒的样子,我现在觉得问题不是出在你的性格上。”

“......”

“你就是不爱我!对我没感觉!”

“王麓......”

“那你证明给我看!证明你爱我!”他指着沈宜靠窗那张淡蓝色的床。

赤裸裸的暗示。

沈宜脸色僵了僵,沉声道:“我并不觉得上床就是爱意的证明。”

“但能代表你的态度。”王麓盯着她。

“王麓,你怎么了?”沈宜静静瞧着他,觉得他有些奇怪。

他以前,很少这样逼迫自己。

王麓起了一个激灵,很快冷静下来,低头先道歉:“对......对不起,刚刚是我太急了。我是......几个月没见你,太想你了。”

室内陷入一阵寂静,只有桌上的时钟在安安静静地走着。

窗户外,寒风敲打着玻璃,仿佛在给两人的僵持恶趣味地伴着奏。

“那我......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门被他“嘭!”地关上,留下沈宜在房间。

门口带进来的那阵冷风吹得沈宜有些冷,她坐在沙发上,愣神许久。

*

沈宜陪父亲回县城的最后三个月里,恰好度过了一个春节。

也不知是谁发起的,那个春节前后时常会有父亲以前的学生,或三三两两,或班级成团地携上水果糕点来看他。

一是慰问,二是告别。

王麓是来得最勤的一个。

起初他随他们那一届的班级同学一起来,后来声称是代表班级同学来,最后一来二去便来习惯了。

几乎每日登门,帮着沈宜买菜做饭,照顾病重在床的父亲。

他性格外向,能说会道,父亲很喜欢他。

王麓可以说,是他父女在那段黑暗无措的时间里,照进来的一束明媚暖阳。

沈宜很感激他。

她甚至不知如何感激他,于是在断断续续相处了一年多后,终于答应和他试试。

沈宜自小丧母,和沉默古板的父亲一起长大,在亲密关系的培养方面几乎是完全缺失的。

每次和王麓拥抱亲吻,她都尽力在心底劝说自己配合,可次次进行不到最后一步。

沈宜无法迈过心理那道坎,她甚至是排斥。

她觉得和他在情感方面还没到那时候。

起初的三个月,王麓保持着耐心和理解。每次撒娇哄劝无用,这事嘻嘻哈哈就过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