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武侠仙侠 > 读心女命师

读心女命师

飞雪寒梦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两年前,简宁远做了一场心脏手术,换了一颗心之后,她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居然会读心了,从此,她的世界变得聒噪起来了。利用读心术,她考取了心理资格证书,并开了一家心理诊所。简宁远整天以听取别人的秘密为乐,生活不再枯燥,本以为人生会顺风顺水下去,直到那天,她的心理诊室来了一个奇怪的陌生男人,打破了她生活的宁静。陆言什么都不会,但他能读她的心……

主角:简宁远,陆言   更新:2022-07-16 04: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宁远,陆言的武侠仙侠小说《读心女命师》,由网络作家“飞雪寒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两年前,简宁远做了一场心脏手术,换了一颗心之后,她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居然会读心了,从此,她的世界变得聒噪起来了。利用读心术,她考取了心理资格证书,并开了一家心理诊所。简宁远整天以听取别人的秘密为乐,生活不再枯燥,本以为人生会顺风顺水下去,直到那天,她的心理诊室来了一个奇怪的陌生男人,打破了她生活的宁静。陆言什么都不会,但他能读她的心……

《读心女命师》精彩片段

我两年前做了心脏手术,换了一颗心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说来也很离奇,我竟然会读人心了!

从此以后我的世界就聒噪了起来,每一个人只要与我对视,我就能听见他们心里的呐喊与自白,以及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借着这个优势,我自考了心理师资格证,在郊区租了栋小房子,开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心理诊室。

本以为我会顺风顺水,整天以听取别人秘密为乐,平平无奇的生活也不会枯燥了,反而有了一种上帝视角的优越感。

可是这天我的心理诊室来了一个陌生男人,他打破了我的一切宁静和平。

傍晚时分,陌生男人身穿一件黑色风衣,手里还拿了一把很大很结实的黑色雨伞,走了进来。

乍一看有点许文强的气派,给人一种非常惊艳的感觉!

他手里紧紧攥着那把黑色雨伞不肯放下,异常白净的脸上却扯出一个开心的笑容问我:“你就是简宁远吧?”

我点点头狐疑打量他:“是的,你是想做心理咨询吗?太不巧了,今天咨询时间已经到了,明天你再来吧。”

我以为他又是一个心理障碍者,就习惯性的想试着读他的心,可是我与他对视了几秒后惊奇的发现......

我竟然读不了他的心!

他在我面前透露不出任何秘密和思想,好像一个假人一样,相反他还在似笑非笑的在打着量我似的。

看见我的错愕,这个陌生男人笑了起来道:“你不用读我的心思,我是没有心的,所以你读不出来。”

“没有心?”我非常诧异:“怎么可能,一个人要是没有心的话,那不就是死人了!”

他微微愣了一下没说话,随即笑容也消失了,紧接着他看了看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就显得非常焦急的样子。

他飞快对我道:“时间紧迫我只能长话短说,我是来带你走的,我要请你进入‘恶案队’,现在有一个很棘手的连环杀人案需要你帮忙,用你的读心术一定能够快速抓到凶手!”

他非常明确的了解我有读心的能力。

“恶案队?”我皱眉在脑中想起了这个名字。

这个队伍的名字我听过,最近在网上火的厉害,说是各路群众高手组建的一个破案队,专门破获一些恶劣性质的案子。

还没等我再说话呢,这陌生男人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往外走。

在他接触到我手臂的那一刻,我感到了惊人的凉意,这温度......真和死人无异了。

而且他拉着我之后,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平稳的心跳开始莫名加速起来,胸腔里的心脏好像是一只手,在铿锵有力的敲击着我的胸腔。

奇怪,怎么会这样?

这个男人又是谁,怎么如此了解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拥有了读心能力之后,我也经常幻想,某一天会不会有一个终结者来收走我的读心能力,戳穿我平静的生活。

看起来,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的一个危险物种!

于是我慌了起来,想推开他逃走,他的手却像是一把铁锁,死死地锁住了我的手腕往前走。

他偏头看了我一眼,又看穿了我的心思道:“按照你这品相,肚子里应该生不出我这个容貌的蛔虫。”

我惊愕不已:“你别再读我的心思了,你到底是谁!”

那他肯定知道关于这颗心脏为什么能让我读心的原因了?

他没说话,立即撑起伞,把我往小车上塞,等车子开动起来,我才感觉不对劲。

这车上遮阳措施做的很到位,车内黑乎乎的,空调也开的很足,在这秋天冷的人瑟瑟发抖。

而傍晚时分也不过只是有一丝丝夕阳残留,才不过几步路,他也要撑着一把黑伞遮阳......

连娇嫩的女明星都不会这样小题大做。

简直是太诡异了!

上车后他并没有让我有多想的机会,立即塞给我一沓资料,并且在一旁向我解释。

“这是一个性质很恶劣的连环杀人案,死者都是年过六旬的老人家,凶手在杀人后还会在死者身边留下一本《圣经》,将死者摆成向耶稣祷告的样子。”

这是凶手对自己心灵净化的一种发泄方法吧。

我一边听他说着,一边翻动着资料,上面的案发现场照片,精致的让人心里却不由得升起一股凉意。

谁会杀人了还有心思在案发现场收拾一番?

我按自己的分析道:“这个凶手看起来有很严重的心理障碍,所以才会用某种形式来释放自己的障碍,是个很偏执很阴狠的角色,而且有着非常强大的心理。”

“是的。”男人点点头继续解释:“恶案队已经调查分析过了,也初步筛选了凶手,但是凶手很狡猾,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他会在杀人后变装逃跑,所以在凶案地点附近的监控都筛选不到具体人选,只能筛选出一大片。”

“也就是说凶手是男是女都还不确定呢!”

我细细一想有点慌了:“你们该不会是要我对着监控读心找出凶手吧?那是不行的,我对着照片、图像、视频等等根本就读不了心的,你们还是另找高人吧!”

再说了,他自己不是也能读心吗,非要我干什么!

我示意男人将车停下来,可是男人非但没有减速,还猛踩了一下油门,并且把车门给锁死了。

我有些害怕了:“你该不会是要绑架我吧!”

然后利用我去盗取一些富豪的银行卡密码,以及一些秘密来谋取暴利?

男人斜睨了我一眼,又看穿了我的心思:“绑架你确实是可以,但是如果能挖走你的心移植到我身上,那不更方便?”

我惊吓不已,赶紧捂住了心脏。

男人却笑了,说了一句让人匪夷所思的话:“放心吧,心脏给了你,我就不会再收回来了。”

这话什么意思?

还没等我问,他又自顾自的说了一句:“我确实能读心,但是我只能读你一个人的心,别人的心我不懂,也读不了。”


十多分钟后,男人将车停在了一栋老房子前,透过车玻璃我看见老房子前有十几个男人规规矩矩的站着。

我一下车,他们就齐刷刷喊了一句:“简小姐好!”这顿时莫名有一种公主和管家的感觉。

我被吓了一跳,立即读取了他们的心思,谁知他们一个个却都是笑面虎。

他们一个个都在打量我,心里在嘀咕着同一件事:“这就是传说能读心的人?看起来也很平常啊。”

“不过也就是个毛丫头,看起来还柔柔弱弱的,像林黛玉似的不怎么聪明,这能读心?”

“一群大男人竟然把破案希望寄托在这个女人手里,我看是有点悬了!”

“不是说她会读心吗,那现在她在读我的心吗?”

“我当然在读你的心思了!”我立即抓住那个穿格子衫戴眼镜的程序员道:“你们都可以不用说话,只要看着我的眼睛,所有人的心思我都能读懂。”

程序员和另外几个男人顿时慌了,不敢再看我的眼睛。

这个下马威还是下的挺不错的,至少他们不敢再冒险一试,在我面前暴露心里的秘密。

很快男人就把我带进了恶案队的基地,他告诉我他叫陆言,是这个恶案队的创始者之一,恶案队里的所有能力者都是他招募过来的,并且他定期会分出一笔金钱奖励给他们。

一坐在会议桌前大家就立即进入了状态,开始给我讲解这个“圣经案”。

目前圣经案有六个死者,三男三女,都有六十多岁,并且是独居,这六个死者性格怪异执拗,经常倚老卖老,并且出口成脏,不少年轻人都被他们辱骂、坑害过。

以至于他们死的时候,甚至是有求救机会的时候,都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

凶手巧妙抓住这点,也痛恨他们这点,所以将自己作为一个净化者,在杀人之后让死者在圣经下永远祷告减轻自己的罪恶。

陆言立即说出自己的主意:“我们决定演一场戏,假装成这个凶手,伪造几起命案。凶手一定会出现,并且在现场徘徊,这下就需要简宁远你上场了。”

“也就是说我要隐藏在人群中读这些人的心?”

“对,这样是最快捷的办法。”

陆言说干就干,很快就让那个程序员黑了各个网站,放出了假命案的消息,然后他们假装出现场,让我藏在人群中观察每一个围观者的心思。

站在人群中读心的时候,我多半听见的都是他们的冷嘲热讽,只有少部分的人会有怜悯,更可怕的是,他们脸上面无表情,一点都没表现出来。

我一直在读他们的心,可是却没有一个是有嫌疑的人。

本以为这次计划就要失败了,可是我却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小女孩,她的心里竟然在说:“还是太差劲了,就这技术还想模仿真正的凶手?”

我立即用耳麦呼喊陆言:“在我左边方向,那个小女孩不对劲,快抓住她!”

话刚说完,小女孩就避开了我的眼神,拉低了自己的帽子火速逃走了,临走前我还看见她稚嫩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

着实是让人心中一惊!

陆言立即行动跟上那个小女孩,我也火速跟了过去,结果才发现这个小女孩穿了一双滑冰鞋,跑的非常快,技术非常熟练。

我们跟着她七拐八拐的进入了老城区,很快就进入了四通八达的小巷子里面,顿时她就不见了踪影。

寻找无果我们便想问一问巷子口的一群小孩子,他们都蹲在地上不知道玩耍着什么,都没搭理我和陆言,只有一个男孩子缓缓地转过了头笑道。

“你们是说那个爱滑冰的小女孩吗?”

“对。”我点点头,想读他的心,却总是读出一片空白,很奇怪。

男孩子立即带头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对我们道:“我知道她住在哪里,你们跟我来就是了!”

男孩子领着我们走进了一条漆黑的小巷子里面,说是前面有个地下室,小女孩就住在里面。

就在我们要进去的时候,陆言忽然拉了一下我的手,给了我一个眼神警示,让我躲在了他身后。

当地下室的门被打开后,我们闻到了一股蜡烛燃烧的味道,紧接着还有人在念诵《圣经》的声音,顿时让我和陆言警惕了起来。

陆言察觉不对想带我走,可是这个男孩子却露出了阴险的笑容,像是恶作剧得逞一般,他伸出手狠狠地推了我一把,直接把我推进了地下室里面!

我惊慌失措的拉住了陆言,谁知我们两个都齐齐摔了进去。

原来地下室里面很深很暗,我们摔下去后再难爬上来!男孩子立即把地下室的门给锁住了,我抬头望去,这才发现这男孩子的双眼是假眼,他是个盲人。

难怪读不出他的心思!

被关入地下室后念诵《圣经》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听起来十分诡异,偌大又阴暗的地下室里面点满了白蜡烛,照耀着一座近两米高的十字架。

而在那座十字架前,竟然有数十个孩子在闭着眼睛祷告!

我有点吃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孩子在这里祷告?”

“这哪里是孩子。”陆言微微蹙眉,仿佛有些懊恼这才看出不对劲:“这些不是孩子了,大部分可能年纪比我们还大,是一些侏儒症患者。”

“侏儒?”

我惊讶不已,也随着这两个字的蹦出,数十个侏儒齐刷刷的看向我,露出了一种嫌恶的眼神。

他们的心思很丰富也很让人震惊,都是非常恶毒的话语。

“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上帝一定会惩罚她的,让她死于非命,结束一生,是最好的选择。”

“现在的死亡是为她以后好,总不能年纪大了,还变成一个万恶的老太婆!”

“侏儒怎么了?侏儒不是人吗?”

“我最讨厌别人叫我侏儒了!真想让‘神’好好净化她,消除她的罪恶。”


说实话,我的心被震撼到了,无法一下接受这些长着孩童面孔的人有着这样恶毒的心思。

但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这时密不透风的地下室不知从哪里吹来了一阵阴凉的风,让我冷得打了一个寒颤。

紧接着我感觉有东西在拉扯我的鞋带,我疑惑的低头一看,竟然看见一个血淋淋满脸幽怨的老人家躺在我的脚边!

老人家白发凌乱沾满血迹,还满脸沟壑,眼神浑浊又诡异,细细对视两秒就让我毛骨悚然......而她那双瘦弱苍老的手正在扯着我的鞋带。

我吓了一跳,赶紧躲在陆言身后,而我脑海中瞬间反应过来:“竟然是资料上那个死者!她在我的脚边!”

陆言愣了愣,似乎没看见什么东西,但是他很镇定,拉着我的手道:“这就是这颗心脏赋予你的力量,不仅仅能读心,还能看见......死者死时的样子。”

俗称冤魂。

我的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了:“怎么会这样子呢,以前根本不会啊!”

不过以前我也没接触过什么命案。

陆言非常了解,仿佛是这颗心的主人一般,还在对我道:“不用担心,老者之魂怨气不重,伤不了青年者,相反,他们还可以为你指明凶手。”

按照陆言所说,这些怨气不重的老者并不能说话,就算他们用尽全力告诉我,我所听见的也只是鬼言鬼语而已!我只能顺着他们给的提示继续追查凶手。

苍老干枯的手微微颤颤的指了指那堆侏儒者,随即却被一个飞过来的十字架给瞬间打成了一缕黑烟。

我有点吃惊,没想到国外十字架也能降服国内的老鬼。

陆言看穿我的心思,立即捡起十字架攥在手里道:“十字架是纯银的,误打误撞而已,十字架本身对于我们国内老鬼没什么作用。”

还没等我说话,陆言就忽然拉着我藏在了他身后,紧接着那些侏儒都围了过来,像是诡异的玩偶娃娃一样,用与身体极其不符合的笑容和眼神打量着我们。

我读了他们的心,没想到他们都在想要如何报复我们两个!

陆言不以为然,活动了手脚一脚踢飞了前面几个侏儒,仿佛在玩保龄球似的。

前面几个侏儒重心不稳瞬间倒地,小胳膊小腿挣扎着爬起来恨意更深了,其中一个侏儒很气愤,心中竟然在咆哮着:“我非要电死你们不可!”

我大叫起来:“陆言小心!他们要电我们!”

话音刚落,微弱的电流就从地面上传到了我们身上,我虽然没有立即被电晕,但是浑身发麻,也动弹不得了,倒在地上像是羊癫疯一样抽搐了好几下。

陆言也中了招倒在我身旁没动弹,随后侏儒们把我们围了起来,有一个高大的男人却戴着口罩缓缓地走了过来。

他穿着一件黑色神父长袍,胸前戴着十字架,手里还拿着一本《圣经》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和陆言。

而在这人的脖子上绑着一根若有若无的黑线,黑线那头像是放风筝一样,串了四五个冤魂。

都是那些老死者!

看样子这人就是真正的凶手了,所以死者冤魂全部都跟在他的身后,与他的寿命线缠在了一起,他还浑然不知。

凶手轻抚了一下圣经,随后让这些侏儒想办法把我们给捆起来,就在我以为我和陆言要成为鱼肉任人宰割的时候,陆言却忽然跃起将这些侏儒打倒在地。

原来他是装被电的,他脚上好巧不巧穿了一双绝缘鞋。

我立即向陆言说明了情况,陆言双眼一亮,立即在对我小声道:“那你听我的,我们利用这些冤魂来抓住凶手。”

“这样也可以吗?”

陆言没回答我,而是从口袋中拿了一个布包给我道:“拿出布包里的东西,咬破你右手中指,将血涂在上面,再拔一根头发缠在上面,然后发力念‘拜请桃木剑神,降人间天地’!”

我听得有些愣,但是细细一捋还是都照做了出来,原来那布包里面装着的是一把黑乎乎的桃木匕首。

结果我就看见我那根头发丝无限延长,竟然绕在了凶手身后的那几个冤魂身上。

细细的黑丝钻进了冤魂的鼻子里面,像是牛鼻环一样,将那几个冤魂牢牢拴住。

冤魂们被惊醒了,用血淋淋又绝望的眼神看着我,竟然在向我一点一点移动着过来,他们伸着手,像是要跟我索命一样!

我慌了,赶紧问陆言:“怎么办,他们都朝我过来了。”

陆言非常满意:“现在你挥动手,可以自由控制他们,让他们去对付这些侏儒和那个凶手。”

我按照陆言所说,一番操作下来凶手也愣住了,仿佛是察觉到了不对劲,有不明物体在攻击他!

他们全都看不见这些冤魂,只有我能看见。

凶手慌了,开始暴躁起来,狠狠地踢着那些侏儒怒吼道:“起来啊,都死了吗?!赶紧去把他们两个给我捆起来!”

侏儒们也愣住了,这才看清楚,这个凶手根本不是什么美好的神父,善良的耶稣也并没有降临在他们身边,他们一直是在被利用。

凶手更加愤怒了:“平时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们,现在却一个个吃里扒外了?一个个残废,孬种!”

趁着他们内讧的时候,陆言立即联系队友,联系警方将凶手以及这些侏儒抓获,并且还在这个阴暗的地下室发现了两条通道,一条是通往城市下水道的,一条是有人私自挖掘的密室。

真是让人惊奇,看似平静的城市区的地底下,竟然还别有洞天。

在回归恶案队的路上,我把桃木匕首还给了陆言,一不小心就碰到了陆言的手臂,陆言非常痛苦的皱了一下眉,飞快的躲开了我。

“怎么了?”我有点歉意:“我是想把匕首还给你......”

“不用了。”他将风衣打下来遮住了手臂道:“这把匕首就送给你了,以后你带着它会安全一些,必要时刻可以自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