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其他类型 > 永坠情劫小说

永坠情劫小说

华音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小说主人公是的书名叫《永坠情劫》,是一部关于主人公的火热小说,凭借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瞳孔微缩:“凤玄,你当真如此绝情?”男人冷冷的开口,“不想献祭可以,本座给你另外一个选择,交出混元珠。”华音五指成拳,努力控制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你想复活谭冰儿?”献祭是死,没了混元珠,她体内的经脉逆流,同样活不过三日。男人挑眉冷笑,用表情说明她猜的没错。华音如坠冰窟。她抬起手,想摸摸他的脸,为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做一个告别。

主角:华音凤玄)   更新:2022-09-10 13: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华音凤玄)的其他类型小说《永坠情劫小说》,由网络作家“华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主人公是的书名叫《永坠情劫》,是一部关于主人公的火热小说,凭借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瞳孔微缩:“凤玄,你当真如此绝情?”男人冷冷的开口,“不想献祭可以,本座给你另外一个选择,交出混元珠。”华音五指成拳,努力控制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你想复活谭冰儿?”献祭是死,没了混元珠,她体内的经脉逆流,同样活不过三日。男人挑眉冷笑,用表情说明她猜的没错。华音如坠冰窟。她抬起手,想摸摸他的脸,为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做一个告别。

《永坠情劫小说》精彩片段

万重峰竹林。


华音独坐林中的石台上,白衣纤瘦。


男人身穿一袭玄色衣袍,气势逼人的朝她靠近。


没等她开口,迎面砸来玄铁盒子。


这里面装的是洗魂水,这东西可以填补被撕裂的九重炼狱空间。


只是需要献祭的人。


她瞳孔微缩:“凤玄,你当真如此绝情?”男人冷冷的开口,“不想献祭可以,本座给你另外一个选择,交出混元珠。”华音五指成拳,努力控制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你想复活谭冰儿?”献祭是死,没了混元珠,她体内的经脉逆流,同样活不过三日。


男人挑眉冷笑,用表情说明她猜的没错。


华音如坠冰窟。


她抬起手,想摸摸他的脸,为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做一个告别。


而凤玄像是看见什么肮脏的东西一般,宽大的袖袍一挥,华音不防,被他灵力所伤,飞出去撞折了一排青竹,滚落地后喷出一口鲜血。


“别碰我,我觉得恶心。”他冷漠的看着她,与谈起谭冰儿时所表现的温柔截然不同。


华音笑了,笑得有些狼狈,又有些苍凉。


想她堂堂修真界的华音仙尊,化神后期修为,今日却被自己一手养大的徒弟如此羞辱,简直是可笑至极。


“凤玄,我只问你一句。”她深深的凝视着他的眼,“你真的决意要娶谭冰儿。”“不娶她难道娶你?师尊,如果让世人知道你为师不尊,竟肖想自己的徒弟,世人会是何种反应。”凤玄眉眼冷淡:“师徒一场,徒儿给足您颜面,再容你考虑一刻钟。”说完,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泪水夺眶而出,华音从地上爬了起来,捂着心脏的位置,那里痛得如同刀绞。


当年,她算出凤玄是她的劫,渡过则道法升天,渡不过便魂消三界,所以她拒绝收他为徒。


可凤玄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利用山门那条不成文的规定,说打破历届通关记录者有自主选择拜师的权利,赖上了她。


他是她第一个徒弟,也是唯一的徒弟,每个人都敬她怕她,只有凤玄,他是不同的。


那年,魔族大举入侵,凤玄中计深陷囵圄,她孤身前往营救,用自己半生修为护他心脉,反中毒导致全身经脉受损,不得已靠混元珠支撑残破不堪的躯体。


只是这一桩桩一件件,她都不能告诉他,因为,她是他的师尊,她不该对他生出妄念,那有违礼法,会遭到世人唾弃和不耻。


但是,他却说誓要挣脱世俗眼光,非她不娶,她信她,等他。


结果等到的是他带着厚礼来向她求娶谭冰儿。


一个被她可怜给她一个容身之所的魔族混血。


她第一次对他动了手,谭冰儿替凤玄挡下,她修为不高,所以丧了命,她的尸身被凤玄带走。


犹记得凤玄离开万重峰时回头看她的那个眼神,阴寒而森冷,仿佛要把她撕裂一般。


后来他蛰伏多年,成为了修真界的帝尊。




华音握紧手中的瓶子。


自己一时竟想不到,他们是什么时候两情相悦的。


华音闭了闭眼,算了,到此为止,她成全他。


她拔掉了瓶塞,正欲喝下洗魂水,一道冰凌刺穿了琉璃瓶,凤玄给的东西全洒了。


“事到如今,你还放不下他?”厉渊飞来,扶起华音“他那般恨我,我还有何脸面记挂他。”厉渊弯腰抱起她:“我带你走。”九重炼狱的空间被撕裂,是一场灾难,可是只要修真界众志成城一同抵御,不会没活路。


然而,那些修士希望她能为天下苍生着想,逼她献祭。


“交界处的百姓已经安全转移,接下来会有一场硬仗。”厉渊看着华音的眼,语气十分坚定。


华音猛烈的咳了两声,她再无力气,虚弱的靠在厉渊的怀里。


“想走?”一道森寒的声音幽幽的传来,无形的威压逼近,厉渊抱紧华音,冷然的盯着凤玄。


凤玄步步靠近,看到华音窝在别的男人怀抱中,他眼神沉了下来。


“厉渊,把人放下。”“竖子狂妄!”厉渊怒急,早知这小子如此欺师灭祖,当初他入山门时,他就该一掌劈死他。


“仙尊若是不放,我就屠了万宗门。”凤玄周身煞气迸发,华音深吸了一口气。


“师兄,你放我下来。”现在的凤玄已经不是以前的凤玄,他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万宗门因她被毁。


她几乎要靠厉渊扶着才能站稳,她看着凤玄,脸色苍白:“你做那么多无非就是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她冲凤玄笑了,“想让我偿命,给你就是。”何必牵连无辜的人。


华音抬手捏了一个诀,要自毁元神。


厉渊慌忙的去阻止,凤玄却比他的动作更快,直接断了她的手腕,捆仙锁随后缚住了她。


“你想死,本座乐见其成,但是死之前必须把混元珠交出来。”他大手一挥,一个金色的牢笼将厉渊困在其中。


华音的心,被撕扯,分裂。


她面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那混元珠与她的灵核融为一体,取出,等于毁了她的灵脉。


毁了灵脉,她便彻底废了。



暖风拂过,华音却觉得冰冷刺骨。


好几次她差点忍不住问出口,问他为什么要如此对她?但在他面前丢的人还不够多吗?何必再自取其辱。


凤玄抬手一挥,喝道:“将人带下去,剖混元珠。”几个穿着黑袍的修者听命,上前架起华音抬走,她的一切,他充耳不闻。


此时的华音就像一只被人卸下利爪的野兽,只能被动的任人宰割,她拼命的挣扎,然而越挣扎,身上的捆仙绳就越发的收紧。


她回头望着那个越来越远的身影,喃喃道:“为师从未低声下气求过任何人,这次,算我求你了,凤玄,能不能不要这般待我。”修仙者,耳聪目明,华音的低语凤玄一字不漏的入耳,但是她唯一一次的示弱,却换不来男人的半点怜悯。


他冷笑着传音,“这世上除了冰儿,人命对于我来说无异于蝼蚁。”竹舍的门重重的合并,隔绝了他们的视线,凤玄走到石台边坐下,女修端着茶点奉上,凤玄悠闲的等着。


不久,竹舍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声声凄厉无比。


厉渊发了疯似的想突破束缚住自己的牢笼,然而凤玄如今的修为和术法都精于别人,哪怕是撞得头破血流,浑身焦黑,也于事无补。


“凤玄,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华音是如何对你的,你感觉不到吗?你这般对她,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厉渊的痛骂,凤玄一笑置之,“她的盛情我可承受不起,只要她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碍眼,她那些龌龊的心思,本座可以帮她隐瞒,让她继续高高在上的做她的华音仙尊。”“至于你说的后悔?本座最后悔的事就是那年当面向她求娶冰儿,不然,冰儿也不会因她而死,如今,我只是向她讨要原本属于我的东西而已,厉渊仙尊,你说有何不妥?”见他这般咄咄逼人,话到嘴边厉渊又咽了回去。


谁人不知万宗门上下出了名的护短,说再多,他也以为他们是在替华音辩解。


其实,厉渊存了一点私心,想着,就这样吧,不要告诉凤玄了,华音离了这人,对谁都好。


没了混元珠,他再找其他妖兽的内丹代替,他不会让华音丧命的。


一天一夜,华音不知多少次痛晕过去,又从痛苦中清醒过来,清楚的感觉到和自己灵脉相连的混元珠生生被剥离体内。


她的眼神也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心如同一滩污水,再不见清明,也泛不起涟漪。


医师捧着带血的珠子邀功似的跑去领赏,偌大的竹舍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华音紧闭双眸,安静的像一个沉睡过去的死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