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其他类型 > 当攻略对象出错后

当攻略对象出错后

谢策安静安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当攻略对象出错后》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当攻略对象出错后》小说主要讲述了谢策安静安的故事,同时,谢策安静安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谢策安静安   更新:2022-09-10 17: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策安静安的其他类型小说《当攻略对象出错后》,由网络作家“谢策安静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攻略对象出错后》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当攻略对象出错后》小说主要讲述了谢策安静安的故事,同时,谢策安静安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当攻略对象出错后》精彩片段

我攻略的对象因为系统瘫痪,从谢策安变成了谢珏。

前者飞扬跋扈,不可一世,攻略半年好感涨了 20。

后者冷面冷心,玉面罗刹,还没攻略就要一刀捅了我。

两个难度同为 s 级别。

我手一摊,准备摆烂,爱咋样咋样。

没想到,在我更改攻略对象之后,原本眼高于顶的少年,好感度直接飙升到 100,并且有黑化迹象。

于是,三观不正的系统怂恿我同时攻略。

不料,我死在了修罗场。

全京都的人都知道,帝后盛宠的长公主静安,痴恋谢小将军。

为了他舍弃了公主该有的矜贵。

他性子桀骜,对我傲慢无礼,我却宽宏大量,甚至可以为哄着他送御赐的汗血宝马只为博他一笑。

可他们不知,我是穿越而来,系统要我攻略谢策安,否则灰飞烟灭。

于是,我兢兢业业地攻略到一半,系统却告诉我。

「宿主,由于程序出现故障,发布任务更正,攻略对象更换为谢珏。」

听到这个消息,我可谓是五雷轰顶。

不过看着原先谢策安的可怜的进步条,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尽管我对谢策安什么招都用上了。

他的好感度却少得可怜,不过是那可怜巴巴的百分之二十。

我指甲掐进手掌心里,这眼高于顶的贵公子,人人皆知我痴恋他,他却不为所动。

甚至为了他洗手作羹汤,亲自下厨,请教谢府的厨子,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只是为做出他喜爱的菜式。

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那些精心烹调的精致点心,往往最后进了他那些狐朋狗友的胃,甚至当着我的面还能听到几句调侃:「谢兄,你真的不尝尝,公主做的菜肴可是越发地美味了。」

而一旁的他则是慵懒地抿了抿手中的清茶,目光望着窗棂外的佳人,嘴角的笑逐渐变得疏朗。

只得他轻飘飘来了句:「你们吃吧,我不喜甜食。」

所以「谢小将军昨日同柳尚书的千金去游船了」的消息最后才传入我的耳里,所有人都在准备看我的笑话。

而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女侍战战兢兢地安慰道:「公主,肯定不是他们说的那般。

「谢小将军定是被逼迫的,今日的菜肴已经备好,是否要给谢小将军送过去?」

我此刻不动声色地冷哼一声,看着镜中的自己,慵懒地描眉。

心想做戏也该做了全套,我命宫人将那些东西都扔了喂狗。

这件事情还未落幕,建安的那些个大家小姐个个兴高采烈地看我笑话。

时不时约我出去赏个花,游个湖,只为看我有多伤心。

似乎都在打赌我能捱上几日。

毕竟我之前可是可以以命相搏,怎么可能说放手就放手。

他在军营操练的时候,因为太过狂妄自大,遇到了敌国刺客的袭击。

我二话不多,把他搬进了公主府,日夜照顾,他病恹恹地瘫在床上,黑着一张脸,而我任劳任怨地照顾了他一个月。

他那时因为换药感染,高烧不退,我则是一边颤抖地摸着他的肩伤,一边给他擦身,一边抹着眼泪珠子。


这件事情还未落幕,建安的那些个大家小姐个个兴高采烈地看我笑话。

时不时约我出去赏个花,游个湖,只为看我有多伤心。

似乎都在打赌我能捱上几日。

毕竟我之前可是可以以命相搏,怎么可能说放手就放手。

他在军营操练的时候,因为太过狂妄自大,遇到了敌国刺客的袭击。

我二话不多,把他搬进了公主府,日夜照顾,他病恹恹地瘫在床上,黑着一张脸,而我任劳任怨地照顾了他一个月。

他那时因为换药感染,高烧不退,我则是一边颤抖地摸着他的肩伤,一边给他擦身,一边抹着眼泪珠子。

那时谢策安苍白着一张脸倚在床幔上,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哭什么哭,本将军还没死,况且即使死了,也轮不到你哭丧。」

我愣了一下,我知道谢策安嘴毒,没想到他连自己都咒。

我背过身,想查一下谢策安的好感度,本想着可以大赚一笔好感,没想到等我看到那可怜巴巴的五个好感值的时候,我顿时捶胸顿足。

一口气憋着,用力地拍着胸脯。

谢策安在我身后抓着我的手:「你怎么那么矫情,动不动就哭?」

于是谢策安病好了,我被气得病来如山倒。

而他面对为了他而病倒在床上的我,只留了一句话「好好照顾自己」之后,就没心没肺地回去了。

路上遇上了去九华山上香的柳沫,那日下着瓢泼大雨,他不顾久病初愈,骑着我送给他的那匹汗血宝马,为柳沫开道,只为护她周全。

而我知道后,没有如众人那般大发雷霆,反而轻描淡写了一句:「柳妹妹没有受伤就好。」

这一句妹妹让所有人,以为我爱谢策安爱到了骨子里。

却不知道我只是为了谢策安脑袋上方的那一点好感度。

经过了这一系列的操作,系统识别的男主已经更换完成。

那个发着光的名字让我心头一颤,点开详情资料,入目是简介一样的人物小传。

谢钰,大夏战神一般的存在。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

而还没等我去找他,他便主动地找上了我。

春风和煦,宫人将我的宫门打开,只见谢珏却一身银鞍战袍出现在了门口。

他目光深邃,举手加额,迅速地向我行了一个揖礼,略带谨慎,询问我:「公主殿下可否进殿内一叙?」

好一会儿,我如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

我带着他进了寝宫,微微侧过头,轻瞥了一眼他俊美的侧脸。

「殿下,策安年少气盛,有些事情处理不到位,还请公主海涵。」我轻笑,原来他是替谢策安来当说客。

我当下了然于心,轻咳了一声,指尖隔着空气慢慢描绘谢珏的轮廓,笑容明艳,手托着下巴。

我见他逐渐轻蹙的眉间,轻笑道:「本宫所难,谢将军觉得一句话便能了结?」

谢珏脸色一黑,拂袖而去的瞬间,宫里人都知道静安公主移情别恋了。

不过还是钟爱那一款,谢家的兄弟盖饭,鲜衣怒马的少年郎君。


经过了这一系列的操作,系统识别的男主已经更换完成。

那个发着光的名字让我心头一颤,点开详情资料,入目是简介一样的人物小传。

谢钰,大夏战神一般的存在。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

而还没等我去找他,他便主动地找上了我。

春风和煦,宫人将我的宫门打开,只见谢珏却一身银鞍战袍出现在了门口。

他目光深邃,举手加额,迅速地向我行了一个揖礼,略带谨慎,询问我:「公主殿下可否进殿内一叙?」

好一会儿,我如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

我带着他进了寝宫,微微侧过头,轻瞥了一眼他俊美的侧脸。

「殿下,策安年少气盛,有些事情处理不到位,还请公主海涵。」我轻笑,原来他是替谢策安来当说客。

我当下了然于心,轻咳了一声,指尖隔着空气慢慢描绘谢珏的轮廓,笑容明艳,手托着下巴。

我见他逐渐轻蹙的眉间,轻笑道:「本宫所难,谢将军觉得一句话便能了结?」

谢珏脸色一黑,拂袖而去的瞬间,宫里人都知道静安公主移情别恋了。

不过还是钟爱那一款,谢家的兄弟盖饭,鲜衣怒马的少年郎君。

盛暑时分,我百无聊赖地躺在宫内纳凉,看着盆里堆放整齐的冰砖,散发着习习凉风。

突然想到了什么,我命宫人备好了十块冰砖,坐轿辇亲自送去了谢府,并且附送了一个冰西瓜。

我刚下轿,进门便看到了谢策安,只是他面色不怎么好,一双桃花眼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我,声音却略带嘲讽:「我不喜欢,你快把这个带回去。」

他总是莫名其妙地针对我,之前我并不在乎,现在我更不会理会。

以前是为了攻略,此刻我径直地走过他身边,故意抬着下颌,似乎视他如无物。

对门前站立的小厮道:「这是送予你家大公子的。」

那人愣了一下,目光瞥了一眼谢策安,见他没有动静,便将我请了进去。

只不过在我转身的瞬间,我听到了久违的好感度提醒。

谢策安好感度+5,目前好感度为 35。

我转身,谢策安一双桃花眼盯着我,微微挑眉,眼里满是讥笑嘲讽。

但我知道,他是生气了。

我却不为所动,敲开了谢珏的房门,他身着一身青灰色常服坐于案前,纤长的手指擦拭着手里的银月刀。

见我走近,用刀尖直指我的脖颈处:「公主有何所图?」

我舀了舀刚做好的西瓜冰沙,轻捻着刀锋,酝酿了些许的眼泪,逐渐泪眼婆娑道:「将军,我太喜欢策安了,感觉此生无望,想要遁入空门。」

他望着我,久久才把刀收回,声音变得随和:「公主大可不必,这世间好男儿千千万万,而且策安本性顽劣,你不必为他如此。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告诉我。」

他的话正中了我的下怀,我抹干了眼泪,对他粲而一笑:「我见谢将军与策安眉眼相似,可否陪我做几件事,也算了却了我一些心愿。」

我蜷缩着手指,看着他若朗星一般的眸子,决定一鼓作气:「可以吗?」

他盯了我许久,手指弯曲轻敲着桌面,似在斟酌,片刻后:「过几日休沐。」

他同意了,我嘴角的弧度轻轻上扬,轻快地将西瓜冰沙放在他的案前,注视了他头顶部的好感值+10。


但我知道,他是生气了。

我却不为所动,敲开了谢珏的房门,他身着一身青灰色常服坐于案前,纤长的手指擦拭着手里的银月刀。

见我走近,用刀尖直指我的脖颈处:「公主有何所图?」

我舀了舀刚做好的西瓜冰沙,轻捻着刀锋,酝酿了些许的眼泪,逐渐泪眼婆娑道:「将军,我太喜欢策安了,感觉此生无望,想要遁入空门。」

他望着我,久久才把刀收回,声音变得随和:「公主大可不必,这世间好男儿千千万万,而且策安本性顽劣,你不必为他如此。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告诉我。」

他的话正中了我的下怀,我抹干了眼泪,对他粲而一笑:「我见谢将军与策安眉眼相似,可否陪我做几件事,也算了却了我一些心愿。」

我蜷缩着手指,看着他若朗星一般的眸子,决定一鼓作气:「可以吗?」

他盯了我许久,手指弯曲轻敲着桌面,似在斟酌,片刻后:「过几日休沐。」

他同意了,我嘴角的弧度轻轻上扬,轻快地将西瓜冰沙放在他的案前,注视了他头顶部的好感值+10。

谢珏似乎真以为,我为了他弟弟要遁入空门。

这几日休沐早早地等在了未央宫门口,以至于我刚出了院子,第一抹阳光便洒在了谢珏的身上。

他似乎真的煞费苦心,穿上了谢策安喜爱的款式,红白相间的圆领长袍,如烈日的焰火,衬得他更加意气风发,剑眉星目,薄唇微勾从怀中拿了一只纸鸢。

他大步流星,将我一把拽上了他的赤兔马,而我手里的纸鸢迅速地飞向了空中。

和着风声,暑气渐消,我的笑声穿过密林深处,他问我:「开心吗?」

我点了点头,纸鸢却缠在了树上,谢珏抬头,将我护在怀里,他用力拽了几下,却见那线断了,而我也因为用力过猛,一屁股就要摔在了地上。

只不过我有一个垫背的,谢珏抱着我的腰肢,让我摔在了他的身上。

我压着他,入目的是他深邃的眉眼,漆黑像星辰那般璀璨。

有一瞬间我看痴了,谢珏抬眼看着我,头别扭地扭了过去,他轻咳一声,问我:「有没有受伤?」

我赶忙摇了摇头,从他的身上坐了起来。

注意到了他耳垂处略微的粉色,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动声色的情愫。

「宿主再接再厉,男主好感度+10,目前为止 30 了。」

…………

初见成效之后,我俨然成了谢家的常客。

比当时攻略谢策安时都来得勤。

以至于,我手里照旧提了一篮子菜肴小点,去和谢珏沟通感情时,却在紫藤花攀满的篱笆处,碰到了谢策安同他的那一群朋友。

他们似乎有些惊讶,毕竟我已经许久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

我心口一窒,他看见我,眸子闪烁了一下,似乎有话要说,在看见我手里提着的东西时,又将头别扭地扭向一边。

「公主,是又做了什么好吃的给谢兄吗?」身侧有人笑着调侃,与从前如出一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