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现代都市 > 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优质全文

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优质全文

步千里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是作者“步千里”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穿越重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顾梅朵向允泽,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蛤蟆上脚背,不咬人膈应人呀。老孙氏斗志昂扬地过来,灰头土脸地被人拖走。罡豆在顾梅朵身前身后转着,它这主人真厉害,小嘴叭叭滴。听主人的意思,这个老太婆不是好人。本座要给她点厉害瞧瞧。罡豆一溜烟跑出去。众人只觉得有个红色的影子,在眼前一晃就不见了。“里长爷爷,族长爷爷,你们什么时候有空,去一趟顾家老宅呗,告......

主角:顾梅朵向允泽   更新:2024-07-10 20: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梅朵向允泽的现代都市小说《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优质全文》,由网络作家“步千里”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是作者“步千里”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穿越重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顾梅朵向允泽,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蛤蟆上脚背,不咬人膈应人呀。老孙氏斗志昂扬地过来,灰头土脸地被人拖走。罡豆在顾梅朵身前身后转着,它这主人真厉害,小嘴叭叭滴。听主人的意思,这个老太婆不是好人。本座要给她点厉害瞧瞧。罡豆一溜烟跑出去。众人只觉得有个红色的影子,在眼前一晃就不见了。“里长爷爷,族长爷爷,你们什么时候有空,去一趟顾家老宅呗,告......

《家有奶娃:谁家闺女九岁事业有成啊!优质全文》精彩片段


可有人就是见不得她家日子好过,非要弄点事情出来不可。

老孙氏领着大媳妇三媳妇五媳妇,还有磨磨蹭蹭跟在后边的顾老二媳妇,气势汹汹地来房场找到顾梅朵。

“小贱-人,你们四房都他奶奶地是些白眼狼,刚搬出来就盖房子买马车,说,你们是不是攒私房钱了?”

顾梅朵叫人找来里长和族长,然后对老孙氏说:

“老太太,我们是不是攒了私房钱,你心里明镜似的。你顾老太太攒了一辈子的钱,我问你,你盖得起这么一座大房子吗

我们四房从来都是干活就有我们,钱是一文都不从我们手上过,请问你,我们要怎么攒这个私房钱?”

“那你们哪里来的钱盖房子?有钱也不知道孝敬爷爷奶奶,住这么大的房子,不怕天打雷劈呀?”

顾梅朵气乐了,“我打熊,抓鹿,挖人参,卖了钱盖房子,和你有什么关系?还得告诉你一声?你想要孝敬钱,你特么是谁?”

“啪”一张纸在手上抖开:

“断亲书!你们家老爷子亲手签的字,你想耍赖?

老太太,我还真不怕告诉你,钱,我顾梅朵现在有的是,可是,和你有关系吗?找我要孝敬钱,你哪来那么大的脸?

你一大帮的儿子媳妇,一个个滴,都还站着呢,没死,你找我要什么孝敬钱?就算他们都死光了,你要孝敬钱也找不到我身上。我和你,一文钱关系都-没-有!

不服你县衙告我去。青竹翠竹,把这个死老太婆给我拖出去。二哥,以后弄两只大狼狗养着,再有人来耍无赖,给我放狗!

里长爷爷,族长爷爷,咱们喝茶去。

大家好好干活,晚上炖野猪肉,管够。”

这老孙氏还真的是打不死的小强,战斗力那是杠杠滴。真是癞蛤蟆上脚背,不咬人膈应人呀。

老孙氏斗志昂扬地过来,灰头土脸地被人拖走。

罡豆在顾梅朵身前身后转着,它这主人真厉害,小嘴叭叭滴。听主人的意思,这个老太婆不是好人。

本座要给她点厉害瞧瞧。

罡豆一溜烟跑出去。

众人只觉得有个红色的影子,在眼前一晃就不见了。

“里长爷爷,族长爷爷,你们什么时候有空,去一趟顾家老宅呗,告诉顾老头,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

如果他不管好老孙氏,别怪我心狠,咱们县衙见。我要告她冒认亲戚,贪钱讹诈。”

对老孙氏这样的泼妇,里长和族长也很无奈,作为村里的村官,他们还是不希望闹到县衙的。只能劝顾梅朵看开些,别和她计较。

“是我和她计较吗?是她偏偏要和我计较。以前顾忌他们是我爹生身父母,现在,我还惯着他们谁,一帮臭不要脸滴。

里长爷爷,族长爷爷,你们告诉顾老头,再发生一次这样的事,我就上县学告诉学政大人:

顾春立,纵容家人卖堂弟,卖堂妹,给他交束脩。让学政取消他院试资格。他还想考秀才,做梦!”

“别,别呀,朵朵呀,如果村里真的出了秀才,也是件大好事呀。”这丫头得理不饶人呀。

顾梅朵:我有理,为什么要饶人,让他们来膈应我?

“里长爷爷,族长爷爷,行吧,那你们和顾老头他们说吧。就说我-祝顾春立院试顺利,连中三元!”

顾梅朵:特么的,他有那才,有那德吗?

因为砌院墙的人比较多,这活儿又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所以进度很快,基本完工,除了几个门。


顾家卖孙子事件最终结果是:顾老头拿出了二十二两银子,赎回了自己的两个小孙子。

顾梅朵当初就说好了,让黄牙婆她们收二十二两银子,多出来的七两,给黄牙婆二两,给大烟袋五两,这是答谢她们帮忙的好处费。

老孙氏气得躺倒了,孙子没卖成,赔上了孙女的聘礼,还额外赔了四两。心疼得躺床上直哼哼。

绿意山庄

“少爷,……这就是全部经过。这小丫头太贼太凶了。”看了整个过程的书童,还不忘记发表自己的观点。

向老爷子说:“不平则鸣。这家的奶奶过分了。”

向允泽心中暗道,过分的奶奶多的是,也没见哪家的丫头敢这么和奶奶呛声,还敢和长辈出手。这丫头还真的大不孝呀。

老孙氏倒下了,小孙氏时不时地进屋侍候,姑姑对她不错,对自己孩子也不错,尤其对自己大闺女,宠爱程度在顾家,那也是头一份。

“娘,感觉怎么样了?要不,我扶你起来走走?”

“唉,过几天春立就回来了,可这聘礼……真的是愁死我了。”

老孙氏愁眉苦脸滴,感觉这头更疼了。于是又哼唧起来。

“娘,我倒有个主意,如果成了,不但能弄来银子,还能除去你心腹大患。”

老孙氏一听,立即爬起来了,哪里还像个病人。银子是小事,只她听见心腹大患,就来了劲头。都是这死丫崽子,搅了她多少好事。如果能除了她,估计半夜都会笑醒。

“快说,你有什么好主意?”

“娘,我听说,万阳镇边上,有户人家收小女孩,三十两银子一个。如果模样好,银子会更多。那死丫崽子相貌好,人也机灵,我估计,能卖五十两。”

“知道他们收孩子干吗?”

“咱们管他们干吗呢,给银子就行了呗。”

老孙氏来了精神头了,“那你明天去看看,仔细扫听一下,然后回来咱们再商议。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

“放心吧娘。”

从老孙氏房里走出来,远远看见顾梅朵在哄弟弟,教他们念书。小孙氏幸灾乐祸地心里说,就让你再得瑟几天。然后扭着腰枝,开心地走了。

小孙氏哪里知道,就她这一个得意的眼神,就让顾梅朵看出了门道。

老孙氏,小孙氏,还真特么真是一家人呀。看着就让人膈应。看这样子,又没打什么好主意。我倒要看看,你们要干嘛。

于是,顾梅朵全天候监视小孙氏。很快弄清楚这操蛋的娘俩要干吗。还真的是作死呀。

三伯母呀,你天天算计我们四房,那么礼尚往来,我要不要也算计算计你们呢?

老孙氏定的是三日后,让他们来抬人。身价是五十两。这次老孙氏吸取上次的教训,要亲自去接人,再亲自送回镇子上去。可不能再出岔子了。

为了大孙子的聘礼,老孙氏也是拼了。

三天一晃就到了。老孙氏亲自去镇子上接来了七八个大汉,这也是老孙氏要求的,她说这女孩力气大,人少了怕女孩闹腾。当然,也是挑家里人下田干活的时间来的。

顾梅朵一早就安排她娘,领着弟弟去二伯娘家做女红,让二伯娘帮忙照看弟弟。并一再嘱咐,过一会儿,院子里无论有什么动静,把门顶死,谁也不要出去。院子里的事,她自有主张。

怕老孙氏把人领四房去,顾梅朵就站在正房门口。一进院子,众人就看到她了。

这时候的顾家院子,大房和五房,出了上次的事情后,学乖了,没事都不出来。因此,现在院子里,就老孙氏小孙氏,那七八个大汉,还有顾梅朵。

老孙氏看到顾梅朵,乐了。心里说,小畜生,这次看你还怎么嚣张,你再厉害,能打过七八个大汉?还不乖乖给我走人。等你爷他们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老孙氏看着那个领头的人,讨好地说:“这就是我那小孙女,怎么样,姿色不错吧?还值五十两吧?”

顾梅朵鼻子差点气歪了,死老太婆,你当着我的面对我评头品足,当我是死人吗?还是说,你觉得有这几个人在,让你比较有安全感?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那个领头的也不客气,绕着顾梅朵转了一圈,点点头,他刚要说话,就被顾梅朵打断了。顾梅朵可不想听他再说什么品评的话。

“这位大叔,能让我说几句话吗?”顾梅朵的声音甜甜的,又软又糯,特别好听。

领头大汉心情不错,“说来听听。”

老孙氏感觉有些不太妙,她可不能让顾梅朵说太多话,这死丫头嘴皮子厉害,她是领教过的。

“闭嘴,你说什么说。”

“奶奶,你是怕我把你的打算说出来是吧?”

领头大汉面色一沉,一指顾梅朵:“你说。”

“这位大叔,你们是不是得罪过我奶奶?所以她把你们领来家里报仇?”

这大汉没听懂,一脸懵逼。

顾梅朵解释说:“一看你们就是被这老太婆骗了。她没告诉你们,我天生神力吧?”

“天生神力?”

“对呀。你们看……”

顾梅朵说着,把院子中间的石桌子,估计得有近四百斤,一抱,举了起来,走了几步,扔出去。“咚”,石桌子有一大半陷进泥里。

顾梅朵踩上去,蹦了几下,石桌子全部陷进泥里了。众大汉看得目瞪口呆。

顾梅朵又上前一步,抢过一个大汉手中婴孩拳头粗的铁棍,握住两头,双手一用力,棍子弯了,再用力,又给直过来了。

众大汉心里直冒冷汗,天,这得多大劲呀,这力气如果打在人身上,还不得腿断胳膊折呀。

顾梅朵问:“看明白没?你们这帮蠢货,上老太婆当了。她最近太无聊,逗你们玩呢。她敢卖我?借她个胆。就我这力气,你们七八个打得过吗?不是白给吗?

她就是让我打你们,她好当耍猴的看呢。不相信?咱们比划比划?我让你们一起上!”

这些大汉确实没这个把握能赢了顾梅朵。领头大汉看着老孙氏,老孙氏冷汗都冒出来了。“这位爷,我真的没骗你们,我真的想卖了她。”

顾梅朵哈哈大笑,“卖吧卖吧,我同意了,哈哈,一帮傻子。”

领头大汉大怒,一把抓住老孙氏,“啪”一巴掌,把老孙氏打倒,牙齿都打落两颗:“死老太婆,你找死啊!”

小孙氏站在一边,吓得哆哆嗦嗦不敢吱声。

她后悔了,肠子都悔青了,可惜没有后悔药呀。

顾梅朵瞄了她一眼,哼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三伯母呀,还有让你更后悔的事儿等着你,希望你挺得住哈。


顾梅朵认字了,那么她的哥哥弟弟也就可以跟着认字。不管在什么世界,文盲总是吃亏的。

在哥哥弟弟空闲的时候,她便教他们背《三字经》,哪怕字他们不认识,先把句子背会了再说。

她打算以后再教他们一二三四五等数字,简单的加减法,教的时候夹带点私货,教些前世的知识,尽量让哥哥弟弟多学点。

她发现哥哥弟弟智商都很高,尤其是两个弟弟,学得特别快,几乎教了两遍就能记住。

自己是开挂的,能记住很正常,但是两个五岁的小娃能记住,那就真的是天赋很高了。

两娃会读书,就走科举的路子。家里能出个做官的,也不受欺负。

顾梅朵家所在的下泰村,村南有条小河,村东有一座大山,村子可谓是依山傍水。这环境给村民们带来了很大的福利和便利。

农闲的时候,村民们上山砍柴,攒的多了,去四五十里外的县城上去卖。

顾家人多,顾老头儿答应县城的酒楼,给人家送二百捆干柴。因为要得急,所以家里劳动力都上山。

快到交柴火的时间了,顾老大和顾老四这组才砍了三十捆,还差二十捆。

顾老大满不在乎地说:“老四下午没干活,让他补上。”

顾老头看了顾老大一眼,没吱声。

顾老四瞪着大哥,说不出话来。顾梅朵一看老爹的表情就知道,他又被大伯坑了。

顾梅朵拿出棍子,对顾老大说:“大伯,给你一次机会,说真话。”

顾老大看看棍子,不相信顾梅朵敢打他。

“明明就是你爹不干活儿。”

顾梅朵拎起棍子进了大房屋里,把顾老大四岁的小儿子顾春来拎出来,举得高高滴。

顾老大一看,差点儿吓掉了魂儿。

顾梅朵把孩子晃了晃,冷笑道:

“说不说实话?”

孩子以为顾梅朵在和他玩耍,“咯咯”笑着。顾老大的心随着孩子一晃一晃地。

他还是咬咬牙:“就是你爹不干活儿。”

“好!”

顾梅朵把孩子举到眼前,“不要怪姐心狠,是你爹缺德。你爹欺负弟弟,我也学学他。”

说完,随手一抛,孩子呈抛物线状飞了出去。

顾老大急忙喊:“我说,我说真话。”

顾老大媳妇一阵撕心裂肺地嚎叫:“春来,我的儿呀!”直追儿子去了。

顾家其他人不敢动也不敢劝,谁动顾梅朵奔谁来,谁受得了呀?

说时迟那时快,顾梅朵急速跑了几步,一个飞身上前,双手一伸,稳稳接住坠落的孩子。

顾梅朵把孩子扔顾老大怀里,顾老大抖着双手,差点没接住。

顾老头儿的脸阴得能滴出水来,老大这个混账,一会就要交柴火了,还差着二十捆呢。

顾梅朵来到顾老头儿身边,特别温柔地对顾老头说:

“爷爷呀,其实你心里很明白,谁没干活儿是吧?就因为我大堂哥是读书人,你就向着大伯,怕丢了大堂哥的脸,对吧?”

顾老头看了顾梅朵一眼,没说话。

然后顾梅朵厉声喝道:

“你们当初不让我两个哥哥去读书,要不我们四房现在就有两个读书人,他们这么聪明,肯定能考上秀才,绝不会像大哥一样,现在还是个童生。”

“爷爷你明明知道大伯冤枉了我爹,却放任不管,心都偏到天边儿去啦。我爹不是你儿子吗?就因为你的偏心,我大伯,三伯,五叔都可以随便欺负我爹。”

顾梅朵晃晃手里的棍子,“活好干,气难受,天天欺负我们四房,你们这是不想让我们活了?啊?那天我说过了,谁让我不好过,哼哼,我十倍百倍还他!”

冲进顾老头的屋子就是一顿砸。

然后又走到顾老头身边,特温柔地说:

“爷爷,你们合着伙地欺负我爹,我还惯着你们谁?

你看你偏心,我就难受,我难受,我就会让你更难受。现在你满意了吗爷爷?以后你尽管偏心!只要你受-得-了!!

爷爷,你要挺住呀,别晕。你要晕了,我就一把火烧光顾家!”

说完进厨房端上饭菜,叫上哥哥和老爹,回自家屋吃饭去。

老孙氏哆嗦着走出来,哭喊着:

“你个该死的小畜生,我的屋子你也砸,你怎么不去死,上山让老虎叼了你去。”

顾老头拿起一根棍子,对着顾老大一顿好打。然后押着他上山砍柴。

顾梅朵这彪悍的性子,在顾家人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是没有人敢再管她的,在顾家她就成了一个最最轻松自在的存在。

每天她带着她那一身行头,拿上斧子锯子上山,遇到粗大挺直的树,伐下来,放空间里,留着以后盖房子用,她准备分家后就盖房子。

她天生神力,伐树很容易。伐树的同时,她还不忘记收集柴火。只要是柴火她就捡,通通放进空间里。

在这个世界生存,柴火是永远都需要的,她的空间足够大,不怕没有地方放。

遇到野鸡野兔,她也不放过。开始的时候没啥准头,打得多了就一打一个准儿了。

他们四房没有钱,要盖房子,奶奶肯定不会出钱。

打些野物,以后盖房子的肉食就有了。

她还经常去河边,看看能不能捞到一些鱼。

最重要的,她为了捡石头,不论是否平整,大块儿小块儿的各种石头,以后盖房子砌院墙,都是要用的。

不上山,不下河的时候,她就带着两个弟弟满村子乱窜。不时地教弟弟背几句书。

小时候原主经常挨饿,所以顾梅朵虽然九岁了,却像个七八岁的孩子,比较瘦小,也就没人把她当大孩子看。

满村窜时听了满脑子的各种八卦,回家挑些比较有趣儿的,讲给母亲听,逗母亲开心。

她总感觉母亲陶非不是个一般人,最起码不是个普通的农家妇女,听名字就知道。

在原主的印象当中,从来没有去过外公外婆家,陶非顾老四也从来没提过她娘家怎样怎样。是不愿意提,还是有什么苦衷,不得而知。

陶非面容姣好,言谈举止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虽然性格懦弱了一些,但确实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儿媳妇。

陶非才29岁,却生生让生活给压迫成三十多岁的样子。

顾梅朵想,等以后生活好了,一定把母亲养得精致丰满些,还原她大家闺秀的风彩。

顾梅朵满脑子都是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分家盖房子,然后做小买卖,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让爹娘能够开心快乐,让哥哥们能够像一个正常的少年郎一样,开怀大笑,让两个弟弟可以上学堂。

只是,想分家,谈何容易。

任重而道远呀。

就在顾梅朵筹划要分家的时候,顾家发生了一件事,倒使得顾梅朵的计划提前实施了。


回到洞口,收了树枝走出来。

关上洞口,把坑里的灌木和藤蔓尽量弄得均匀些,然后,拽着绳子爬上来,收好绳子。

大坑上边的藤蔓破坏得不严重,顾梅朵把藤蔓归置得自然些,基本和原来一样,同样清除了大坑四周的痕迹,到大树下背上背篓,飞快地下山找顾春远。

顾春远等得快睡着了。

顾梅朵脸色阴沉,盯着顾春远,十分严肃地说:

“二哥,我在大坑周围察看了下,发现那里有好几窝黑熊,以后不许靠近这里。能做到吗?”

看到妹妹可怕的眼神,顾春远点点头。

“你得保证能做到。而且这事不能跟任何人说,包括咱们家里人。

你保证之后,就会慢慢忘了这里。

你今天受到的惊吓就会消失,你就不会落下病根,咱们爹娘也不会为你担心了。”

顾春远有些疑惑,知道妹妹不会害她他,又点点头。

顾梅朵:为了得个保证,她容易嘛。

顾梅朵笑了,兄妹二人下山了。

回到家里,见顾春远一身血,把陶氏吓坏了。

顾梅朵急忙说:“娘,没事,都是皮外伤,树枝给刮的。上点药就好了。”

陶氏这才放下心来。赶着烧水给二儿子洗伤口,上药。

顾老四和顾春久还没回来,顾梅朵洗了洗手和脸,就哄小双胞胎玩。

这段时间,吃得好了,也吃得饱了,两个小家伙变白也变胖了,也更加可爱了。

顾梅朵喜欢得不得了。没事就捏捏他们的小脸蛋,手感棒极了。真好玩。

顾梅朵一边哄弟弟一边在心里打算着:

今天收获不错,一支山参,一头大黑熊。

到县城卖了就开始盖房子,边赚钱边盖房。如果等赚足了钱再盖,怕是要等到冬天了。那就太冷了。

至于那些箱子,不说哥哥,就是自己,这事也得烂在肚子里才好。

“朵朵,出来,你里长爷爷找你。”陶氏喊着,一边给里长倒水搬椅子。

“里长爷爷,快坐下。”

“朵朵呀,上次你找我,说要买村子西南边的地盖房子,是吧?”

“是呀,里长爷爷,怎么,那地不卖了?”顾梅朵感觉应该是哪里出了岔头了。

“不是不卖,是这样的。”

老头看了看陶氏,顾梅朵秒懂,

“娘,你领小四和小五去院子里玩吧。”陶氏应着走出去。

顾梅朵关好屋门,“里长爷爷,你请说。”

如果真的是买不成那块地,那就太可惜了。应该早些下手的。

“朵朵呀,是这样的。我听到个传言,说是县衙要在咱们这一带官道附近,设个驿站,我就怕这个驿站,设在咱们西南那块地里,那里离官道近呀。

所以问你,还买不买那块地了?”

顾梅朵有些纳闷,“里长爷爷,在咱们这里设驿站,不是好事吗?也许还能雇用咱们村里的人干活呢,可以增加收入呀。”

“唉,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呀。

咱们清平县的驿站,都是县丞在管的。县丞把这个事交给他的一个亲戚。他这个亲戚太贪,在哪里建驿站,哪里的人就倒霉呀。”

“县丞也不管吗?”

“傻孩子,他自然是收了好处的,怎么会管。

驿站建成,驿站里的衙役就到附近的村子里逮鸡抓鸭,拔菜摘瓜。还说是为了公差。

最最可恶的是,有时候他们不备草料,就直接在附近的庄稼地里放马。村民们是敢怒不敢言呀。”

顾梅朵气愤地说:“县令不知道吗?”

“以前的县令也不是个好的,新县令刚刚上任,还不了解情况呢。就是知道了,还有县丞打掩护,吃亏的还是村民呀。”


顾梅朵带着两个弟弟,俩小家伙一人挎着个小篮子,姐弟三人出门了。

他们边走边背《百家姓》,奶声奶气的童音,特别好听。

“到向爷爷家了,一会儿记得问好哦。”

“知道了姐姐。”

来到绿意山庄,敲门。

丁婶把他们迎进去,拜见向老爷子。

向允泽也在。

姐弟三人一起鞠躬问好:“向爷爷好。向哥哥好。”

三人虽然穿着破烂,但很干净,模样也好。尤其是双胞胎,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看着就叫人喜欢。

小四抬起手中的小篮子,递给向老斧子,声音脆脆地说:

“爷爷好,我是小四。这是我姐姐晒的果干,稍微泡泡,清洗干净,用陶罐加水放一点点糖煮,趁热喝,最是清痰润肺。”

姐姐教的话,他背得很流利。背完,自己还奉送一个大大的笑脸。

“好,好,爷爷谢谢小四。”老爷子乐呵呵收下了。

小五也拿过来一个小篮子,满满一篮子野菜。

小五性子慢些,说话却也一板一眼,像模像样:

“老爷爷你好,我是小五。这是山野菜,摘洗干净,用水焯了,做馅是最好的,可以包饺子包包子,虽然有些苦,却很鲜,能去火。”

老爷子看他说话慢条斯理的,小脑袋还一点一点的,别提多可爱了。也收下了小五的野菜。小五很欢喜。

老爷子让姐弟三个坐下来,问双胞胎:“认字吗?”

二人一起点头。

“会背书吗?背一段爷爷听听。”

小四背了段《三字经》,小五背了段《百家姓》,声音清脆,十分悦耳。

老爷子从他们背诵的句子里,选了几句出来提问,小哥俩都回答得很好。

看来他们的姐姐教得不错。

回答完毕,俩小家伙回到姐姐身边,乖乖站着。

顾梅朵问了老爷子吃了药以后的情况,向允泽四人的伤势,结果都很满意。

顾梅朵又给了向老爷子两粒药丸,老爷子宝贝地收起来。

他吃了药以后,效果显著,最近几天已经很少咳嗽了。允泽说的没错,真的算是仙丹了。

向允泽微笑着问顾梅朵:“不知顾小姑娘送我们四个的药可还有?我想再买些。”

“有是有,不是很多了。只能卖给你十粒。”

“十分感谢。”拿出几张银票给顾梅朵。

向允泽接着又问道:“不知顾小姑娘还有什么药丸?”

是不是有些得寸进尺了?

如果不是有求于老爷子,一粒都不卖你。

“那向少爷还想要什么药丸?”这话问得很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向允泽摸摸鼻子,特别识趣地说:“我就是随便问问。”

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被她的气势给镇住了,很有些不爽。笑了笑,问道:

“你收了这些银票,你奶奶和爷爷知道吗?”

“你可以去告诉他们,他们自然就知道了。”

向老爷子乐呵呵地看他们俩斗嘴。

向允泽有种很强烈的直觉:这丫头肯定还有别的药丸。

好药难得,自己手里这十粒药丸,不能轻易用掉,效果实在太好了。得留着保命用。

顾梅朵不想再呆下去,她觉得在这里很不自在,向允泽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一副阴阳怪气的嘴脸,让她很不爽。

“小四小五,我们回家。来,和爷爷和向少爷告辞。”

向允泽:不是“向哥哥”吗?

俩小娃娃一齐抱拳拜了拜:“告辞了。”

那小模样,如果穿上件小红袍子,活脱脱拜年童子哈。

向老爷子高兴地也是一抱拳:“哈哈,好,后会有期。”

俩小家伙挎着小篮子,有说有笑离开了。

小四的小篮子里,装了两盘糕点,小五的篮子里,装了几本书。

走出一段距离后,顾梅朵给俩娃一人两块点心,让他们吃,说自己找地方把好东西藏起来,别被奶奶和爷爷看到夺走了。其实是放空间里了。

俩娃吃完糕点,擦干净嘴,姐弟三个回家了。

绿意山庄里

“允泽,你还要买什么药丸?”

“爷爷,你不感到奇怪吗?那样家庭出来的小丫头,有那么神奇的药丸。而且我敢肯定,她应该还有很多种,效果应该也不错。

你是不知道当时我们伤得有多重,剑声都准备自-杀殉主了,黑一几乎没气了。看看现在,他们活蹦乱跳滴,哪里还有受过重伤的样子。

还有,就算她天生神力,可她的胆子也太大了,一个人就敢上山打猎。而且她遇事不慌,处理果断,怎么看都不像个农家女呀。

会不会有人暗中在帮她呀?”

向伯润看着这个早熟懂事的孙子,无奈地摇摇头:“这些和咱们无关吧?”

“爷爷,我就是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多想了一些而已。”

“允泽呀,只要她是真心帮我们,那就够了。其他的,且不管它。”

向允泽:也是,知道是友非敌就好。

“允泽,这次截杀,知道是哪路人干的吗?”

“无外乎就那么几人。我都已经躲这里来了,还不放过,他们想找死,我成全他们!

我一会就给老三去信,提醒他也小心些。”

顾梅朵也在想这次截杀。

当时遇到黑二时,黑二的样子,真的是吓到她了。整个一个血人,浑身上下找不出一块好地方。

幸亏她有空间出品的丹药,救了他一命,估计,如果没有她,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救他了。

如果当时黑二不说出要救的人是向允泽,顾梅朵可不会管这样的闲事,会惹祸上身。

黑一的情况也差不多,那个箭头,扎得那么深,如果她没有止住血,必死无疑。

这件事,更加验证了向允泽身份肯定不简单。

以后是不是应该少来往呢?

对了,还没看看向允泽给了多少银票呢。哈哈,数钱的感觉最爽了,以后要多多赚钱,咱也过把数钱数到手抽筋的瘾。

向允泽开始给了五张,三千两。最后买药丸,一千两。前后给了四千两,一笔巨款呀。

等分了家,盖房买地做生意,哪哪都得用钱,四千两,看似挺多,也只是小钱而已呀。

“朵朵呀,你照看一下小四和小五,你三伯娘叫我做点活。”顾梅朵的娘陶氏,带着小四和小五进来了。

其实小哥俩特别乖巧,特别好带,经常自己在一边玩,不影响大人做事,只要照看一下就好。

“娘,你要做什么活儿?”

今天做饭喂猪不是娘的班呀。

“是你奶和三伯娘娘家来人,叫我帮忙做饭去。”

顾梅朵沉吟着,“孙家的人?自己娘家来人,奶奶和三伯娘肯定会做好吃的,然后他们吃着,让咱们看着。

估计还是让你打杂去。你甭管,让他们自己做。省得你吃力不讨好。”

这样的事以前经常发生,活儿是陶氏做的,功劳却是小孙氏的,娘还要被孙家的女人们各种嘲讽。

以后不伺候。

“娘,你回屋照看小四小五读书。我有事做。”

顾梅朵无意中发现,陶氏居然认字,不过,她没有多惊讶就是了。

陶氏应声领着小双胞胎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