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其他类型 > 你在就很甜小说

你在就很甜小说

许译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谈总,这位是?”江亦玩笑着开口,问的是她的身份,目光停在许译身上。圈子内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当年的孟家大小姐孟在昔曾经是跟在许译屁股后面的小甜妹。许译换了多少个女朋友他们不记得,倒是这位小甜妹记得格外清晰。只是后来……谈郁视线在她身上停滞几秒回道:“我公司新聘的心理咨询师顾问。”孟在昔笑着看眼江亦,算是打了招呼。

主角:许译孟在昔   更新:2022-09-11 03: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译孟在昔的其他类型小说《你在就很甜小说》,由网络作家“许译”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谈总,这位是?”江亦玩笑着开口,问的是她的身份,目光停在许译身上。圈子内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当年的孟家大小姐孟在昔曾经是跟在许译屁股后面的小甜妹。许译换了多少个女朋友他们不记得,倒是这位小甜妹记得格外清晰。只是后来……谈郁视线在她身上停滞几秒回道:“我公司新聘的心理咨询师顾问。”孟在昔笑着看眼江亦,算是打了招呼。

《你在就很甜小说》精彩片段

六月的热潮拍在脸上,孟在昔艰难地拎着行李箱从京南机场腾出来。

来接机的谈郁一身清冷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艰难”的搬着行李。

但凡她开句口,他就帮忙,谁让人家压根不想开口?

那他就不用帮。

“谈郁!”孟在昔闭了闭眼睛:“有你这样的吗?”

连着好几年深夜发邮件让她回国,给自己治病。

孟在昔大老远从伦敦飞回来,让这人来接机,反而这人看起来了笑话?

谈郁收起手机,欠欠上前接过她手中的行李。

不忘将刚买的冰美式递到她手上:“晚上跟着我去玩玩?”

三年前孟家出事,孟在昔一声不吭出国,抛弃了他们好多人。

去玩玩啊,注定要遇上一些人。

孟在昔对上他的眼睛有几分迟疑,还是点了头。

没必要跟圈子过意不去,再说她学的是心理学,也不能一直在谈郁的研究院呆着,迟早要出去另立门户,多结识一些人脉是好事。

俩人抵达俱乐部时屋内已有不少人。

那人还时一如既往的风光无限,将他围在主桌,身旁女伴也是着装暴露,尽可能的想要讨好他。

谈郁拍拍她的后背,在耳边低吟:“来了,可别怂。”

孟在昔嘴角挂着浅笑,不动声色的跟着谈郁在一旁坐下。

谈郁是响当当的五好青年,这种非商业性的私人聚会很少来参加,只是这次……

有些特殊了。

江亦目光在两人身上转转,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谈总,这位是?”江亦玩笑着开口,问的是她的身份,目光停在许译身上。

圈子内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当年的孟家大小姐孟在昔曾经是跟在许译屁股后面的小甜妹。

许译换了多少个女朋友他们不记得,倒是这位小甜妹记得格外清晰。

只是后来……

谈郁视线在她身上停滞几秒回道:“我公司新聘的心理咨询师顾问。”

孟在昔笑着看眼江亦,算是打了招呼。

“什么时候还学心理学了?”许译手中把玩着杯子,无视女伴喂过来的水果,就那么大大咧咧丝毫不掩饰的注视着孟在昔。

这是前几年所未有的,在场人倒吸一口冷气。

要知道以前许译都不愿意看上孟在昔一眼,现在居然会主动开口?

孟在昔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平静回道:“也就近几年。”

“这个专业挺好。”许译摩挲着酒杯,一双桃花眼中尽数深情。



无形放电最为致命,关键是有的人,压根意识不到自己是在放电。

一不小心就会沉沦一辈子。

“许译,我明天早上还有拍摄。”谈菀坐在许译左手边撒娇出声:“咱们先回去吧。”

那人是谈郁的妹妹谈菀。

签在华娱影视,算的上是一姐的地位。

当然,圈子里都传,许译捧的。

闻言孟在昔对上了谈郁的目光有几分询问的意思在里面。

对方眼神有几分躲闪。

孟在昔吐出一口气,这朋友不够地道啊。

现在的谈菀是声名显赫的大明星,去年刚斩获白玉兰最佳女主奖,年纪尚浅,离大满贯只有一步之遥。

跟许译勉强算是郎才女貌,孟在昔不愿承认。

“走吧。”

许译帮谈菀拿起衣服,两人并肩走出包间。

许译等人走了后,房间内的气氛明显轻松不少。

“我说许译跟谈大明星今年年底就能完婚了吧?俩人都已经爱情长跑五六年了。”

五六年,孟在昔有些吃惊,原来那么早了。

谈郁闻言只是笑笑,表示他不知道。

自家妹妹的事儿他可管不了,而且也管不起。

先不说这几人的矛盾是怎么起来的,反正掺和进去绝逼没好事。

接着又有人开口问:“孟妹妹,你现在不会还对许哥哥有意思呢吧?”

孟在昔眼神朦胧,漫不经心反问:“谁?”

是吧,都这么些年过去了,要是还有意思,当真说不过去了哈。

周围人唏嘘。



俩人又坐了会儿,后来以公司有事,谈郁半搂着孟在昔离场。

全然不顾身后的议论。

“有心人”江亦早已将照片拍下,扔在他们几人的小群里,疯狂轰炸许译。

【江亦:小青梅这身材可以啊,就是不知道郁哥哥有什么想法】

【江亦:我可是听说谈郁特意给她腾出来个什么科技公司供她折腾】

【江亦:这要还能是友情,我特么都不相信爱情好不了?】

许译将手机扣过,不想搭理他。

想想还是给他回了。

【许译:滚】

江亦挑眉,有戏。

其实这次孟在昔回来除了谈郁的盛情邀约,还有一个问题在于她的远方表哥跟她大学的亲闺蜜余念终于结束了两人长达五年的恋爱长跑,修成正果。

特意找她回来当伴娘的。

本来孟在昔是不为所动,谁让人家诚意实在是太到位。

就连伴娘服空运了好几次到伦敦,改了又试,试了又改。

余念婚礼那天,谈郁做的伴郎,孟在昔做伴娘。

来了不少人。

“怎样?”谈郁帮她理着裙摆:“最近上班没人找你麻烦吧?”

孟在昔摇摇头。

相比他们研究院要好很多,都是拿着真才实学出山,没谁敢说不。

何况他们研究任务重,每天忙的连吃口饭的功夫都难得,同组的组员都在忙,你一旦闲下来了,自己都会觉得羞愧。

“要是真遇见了什么事儿记得跟我说。”

孟在昔点点头。

一时间竟也不知道他这要求她进研究院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呦,许总闲啊。”江亦从一旁拿起一杯香槟递到许译手中。

轻啧两声:“你说在昔妹妹要是跟谈郁真结婚了,你是得管她叫妹妹呢还是叫嫂子?”

许译的视线从孟在昔进入场内就没在移开过。

别人是看不太懂许译,江亦倒是看的清楚。

简直就是当局者迷旁观清。

白皙的肤色配上夕雾蓝的伴娘服,棕色长发飘飘自然落下。

太纯了,一看就不是他平时玩的类型。

许译仰头将手中的香槟饮尽,收回视线跟身边的女伴调情。



好眼熟。

总是有些莫名的熟悉。

又记不起来究竟是谁。

好歹她也算是华娱的招牌,被陈景这样拦在会议室门口,许译不帮着她解围不说,被外人看见,指不定以为她是失宠。

群众效应她向来会把握。

贝柠儿探头又看了眼男人,的确是注视在那人身上,她很少了解心理方面。

也不知道那双桃花眼中藏着的是几分赞许,还是更多不为人知的过往。

“麻烦陈助理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贝柠儿笑着跟他说再见。

“这么快?”经纪人岚姐没走,靠在会议室门口刷手机,见她脸色铁青出来,知道多办半是事儿没成:“这种讲座不听也罢。”

她刚才查了查,一点有用信息都找不到。

就连这个谈郁是法人的心理咨询所,貌似也只是一个挂名。

岚姐收了手机,将东西递给贝柠儿,好生哄着:“这次不成总会有下次,再说许总不是都带着你去参加他朋友的订婚典礼了?这就是有意往他们圈子里带。”

“也不用上火,时候到了,自然就成。”

贝柠儿扣了扣手指甲,有几分不自然。

岚姐还有事儿,跟她交代两句,接了个电话又走了。

前半场是孟在昔自己在表演,后半场就好的多。

许是知道老总在后面看着,就跟以前上课不好好听课遇上教导主任在后面趴门玻璃一样。

没个问题几乎都没落下,均有人回答。

“下面有半个小时的私人谈论,大家要是有问题可以来找我。”

孟知意在前面收着东西。

为了隐私起见,单独询问是在隔壁又新开的一个房间。

“咱们还过去吗?”

“要不算了吧,许总在那站着呢。”

“但是这姐姐讲的真好。”

“好是好,你也不能跟许总抢对吧?”

“你说许总对她没意思我都不信,你见许总对哪个人这么上心过,又是主动来听课,又是下课积极回答问题的?”

陈景站在一旁,静静听着他们嘀咕。

等到孟在昔出来的时候,整层就剩了他们三。

“孟医生,我心态特别健康。”陈景举手。

直接三十分钟都归许译所有。

孟在昔面无波澜,开开办公室门,点头:“进来吧。”

显然是想公示公办的态度。

许译抿唇解释:“其实不是我把他们撵走的,他们可能都是没有问题,我真没撵人。”

啊,对对对对,您没撵人,您都站那了,谁还敢不走?

“说一下最近的感觉。”孟在昔敲敲桌子,自然的将他的注意力吸引来。

最近的感觉?

“孟医生您指哪方面?”许译吊儿郎当的对上她的视线,明目张胆调戏:“现在见到我怎么不叫哥哥了?”

孟在昔不接茬,拿起笔,眼底清朗唰唰唰的似乎在记录些什么。

“孟医生?”

孟在昔抬眸问:“有事儿?”

许译哑言:“没事儿。”

“没事儿换下一个吧。”孟在昔随手将刚才写的病例放在一旁。

起身收拾东西,临走前不忘将病例递到他手中:“我觉得你不应该来看心理医生,先去看看脑子吧。”

要不是看在谈郁的份上,她打死也不会过来。

她到的有些晚,回家换了套休闲些的衣服过来。

姜图已经买好了可乐爆米花坐在休息区等她。

孟在昔挥挥手。

姜图上前将爆米花递到她怀里,解释:“这个你拿着吧。”

孟在昔不解。

他不好意思挠挠头:“可乐是冰的,女孩子拿点热乎的好。”

孟在昔浅笑。

憨憨的模样刻在她脑海中。

“你不要笑好不好。”姜图试图挽回形象:“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是为了照顾你来的。”

孟在昔附和:“对,你说的太对了。”

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就对了。

“走吧。”姜图很自然的拎着两杯可乐带着她进去;“电影要开场了。”

选的是最近上映的一个爱情片。

刚开头就遇见了他们的一位老熟人,谈菀。

电影华娱投的。

根据原作小说改编的悬疑爱情片。

女主角的戏份没多少,挺催人泪点。

网上不少人都在猜这次谈菀能不能再弄个影后回来。

幽暗的影厅里,姜图看了她好几眼,孟在昔没有注意到,全身心的投入在剧情里面。

姜图缓缓叹出一口气,影片可以能是真的选到她的心上了。

不然也不能看的这么专注。

“阿译”谈菀轻声叫了他一声:“谢谢你来陪我看电影。”

她起初只是试探性的约着,没想到还真能约出来。



许译没应。

电影院内不让抽烟,许译手指轻敲烟盒,想抽。

但是他得看着。

“阿译,你觉得我这部电影有机会冲奖吗?”谈菀试图握上他的手,媚眼如丝,眼波流转。

许译不说话,谈菀也意识不到半分尴尬。

他人就这样,对你爱答不理,但人不坏。

而且又是京华千金的梦中情人,如果她能将人拿下,到时候……

“阿译我在顶楼定了餐厅,咱们一会儿一起去吧。”

国贸顶楼的餐厅不大好订,哪怕是谈郁出面,也还是有分无形中的困难存在。

这点是个京华人都知道,谈菀不想放过这次邀功机会。

电影已经进行过半,即将接近尾声。

估计许译都不知道演的是什么,是谁演的。

虽是长腿交叠,神色懒散,但周身有一种不可靠近的气场。

谈菀庆幸自己成为半个意外。

“阿译。”

电影播完以后,许译跟在来两人后面,直勾勾的视线恨不得将姜图撕碎。

影厅外面是服装区,或许时间不到,人不算多。

如果这会儿谈菀还意识不到到底是为什么,那是真的蠢。

谈菀眸中划过抹嫉妒。

是真嫉妒。

年少时,孟在昔一个野丫头能跟他们那群京市顶级圈子里的少爷呆在一起,追在许译屁股后面跑,也没人说她半句不是。

顶多是两句调侃。

认为是小女儿家的一时兴起,不会持续多久。

没有人认为她能得到许大少的多少回应。

也没人将她放在心上,看在孟聿川的地位,多少给她几分薄面,认她做个妹妹。

那是谈菀想混,混不进去的圈子,属于他们的青春她不曾参与。

姜图定了顶楼的餐厅,她这几年不在国内,以前在的时候没少跟着许译他们去吃吃喝喝。

一顿饭下来不便宜,再加上定位置的钱,只会小一万挡不住。

“那家餐馆的老板跟我妈妈有些渊源,比较熟。”姜图帮她拎着包。

原来在这,怪不得蒋女士说他这个老同学家里并不简单。

称得上是家境优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还真的不敢相信。

以前去过无数回,也没见过那的老板。

果然人不可貌相。

“阿译,你怎么知道这家就是我订的餐厅?”谈菀心情沉重,却还是想在他身边刷刷存在感。

谈菀提前定了位置一切好说,可以轻而易举进去。

“孟在昔。”许译低沉的嗓音叫住她。

孟在昔不想回头,刚才在电影院里的时候,姜图就跟她说有人在盯着她。

猜到了是许译,因为电影是谈菀的新剧。

只是人来现场捧场没想到。

孟在昔回头笑笑,两人之间隔了段距离:“有事吗?许总?”

许译闷言。

好生疏的称呼。

许总。

“一起吃顿饭吧。”许译缓和下情绪,带着几分不满开口:“毕竟孟小姐说的心理辅导也没开始呢。”

孟在昔笑:“许总可以去找谈总,我的号你约不起。”

谈郁是专门请她回来给自己治疗做心理辅导排解的。

温旎本是不会跟她有交集,谈郁允了,才敢。

许译顿顿道:“那这样,就当是哥哥请你吃饭,多长时间都没见了。”

他算哪门子哥哥?



他算哪门子哥哥?

何况上次签合同不也是吃过。

谈菀是大明星,带着口罩跟帽子,他们四人本就气质不凡,虽说是在顶层餐厅,也还是吸引了一波人的注意。

孟在昔没有跟着影后上热搜的想法。

无奈:“先进去。”

许译倒是开心。

姜图视线不明,他好歹也算是半个理工科内为数不多有着情商的理工男。

两人间,不对应该说是三人间的气场都不大对。

顾忌着他人在场,没好直接发泄出来。

那个他人,就是他。

姜图神游的视线在几人之间划过。

气氛滞停。

“谈小姐是大明星吧?”姜图主动搭话:“刚才还看您演的角色了。”

唯一一点,结局不大好。

女主最后跟男主双双殉情。

谈菀扬眉:“是吗?我今天没带照片,要不然给你签个名好了。”

他们是对着坐的,谈菀的对面是孟在昔。

她正喝着刚才买的可乐,一点点的咬着吸管发呆。

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对话,她听去了多少。

谈菀似乎特有成就感,当着“正牌女友”的面前,跟她“男朋友”谈笑风生。

何况她“男朋友”还想要签名照。

谈菀想的简单,给她一些危机感,孟在昔自然不敢太过轻举妄动。

毕竟她可是影后。

至于许译嘛。

当年是怎么过来的,现在还不是会怎么过来。

他们会结婚的。

哥哥也说过,许家对许译的结婚对象要求必须是家世清白,能被许母看得上眼,跟许译能相互匹配的,在事业上有所帮助的。

不会是孟在昔那个外人。

只会是她,也只能是她。

思及至此,谈菀渐渐放下紧绷着的神经。

孟在昔压根心思没放在他们这群人身上,咬着习惯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她在想,是不是不该回国,是不是不该去参加孟聿川的婚礼,更不应该去签什么合同,这样跟许译这位老熟人就不会有交集。

不会有交集的话,她现在是跟姜图很愉快的共进晚餐,听他评价点评每道菜的做法。

孟在昔是个厨房杀手,却喜欢做饭,能听一位朋友探讨做饭的学问,很有趣。

可惜,今天是不能了。

许译执着要四人一起吃饭,上了饭桌又没有任何的表示。

她怀疑,许少爷绝对是被人哄出来的毛病。

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人,一出生就有人喜欢哄着,惯着。

没有谁的爱意能一直持续下去,一腔热忱,最后达到预想中的结果,人,也会疯。

她想,许译是不是没见过原来用星星眼崇拜他的小女生突然间就不喜欢他了,接受不了这种落差感?

天之骄子,上帝的宠儿,一下子坠落凡尘,陷入沉沦,或许也会有所不爽。

何况他是人,不是神呢?

菜来的很快,孟在昔被迫停止自己的遐想。

“尝尝这个。”姜图给她盛了碗冰糖银耳羹,“我听蒋阿姨说你最喜欢吃这个,特意给你点的。”

谈菀看了眼许译,对方面色如常。

而她的喉咙似乎被一双无名大手呃住。

不知是不是热气熏的,孟在昔注意到谈菀眼角有些湿润。

鼻尖也是红红的。



想起谈菀好强的性子,孟在昔轻叹一口气,摇摇头,给自己又盛了碗冰糖银耳羹。

一份不多,也不少。

对于一个嗜甜爱好者,来说就少了些。

姜图早在第一时刻将他的那份递到她手边,孟在昔没要。

许译见状,将自己那份一早盛好,晾到温度合适的银耳羹递到她桌前。

孟在昔抬头看了眼谈菀。

对方脸色惨白。

她没注意到谈菀桌下的手正紧紧攥着桌布。

孟在昔没接,笑着回绝:“许总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有些东西,不要就是不要。

强迫她接受也不会改变什么。

最后双方会闹得很僵。

过者,甚至连朋友都做不成。

许译悬在半空中的手收回,面上看不出神色。

谈菀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何必呢。

没人知道。

后续的饭局相对而言冷了些,姜图并不在意她跟许译曾经是什么关系,依旧在不停地跟她扯着话题。

跟平时差不多,他在说,她在听。

“孟医生。”许译陡然打断:“我听说心里有问题的人不能总憋着不说话。”

孟在昔细细品了一番他这话的意思,埋怨他们唠嗑不带上他。

小少爷闹别扭的方式挺别致的。

她也不是五年前的那个她,不会顺着许译的意愿下去。

“那您可以说话,我们没有不让您说话。”孟在昔点到为止。

希望他不要继续闹下去。

姜图微顿,重新引了个社会层面的话题,确保每个人都能参与进来。

谈菀是女明星这顿饭吃的不太顺心,姜图订的餐偏甜口。

她要保持身材,马上下部剧又要进组。

“孟小姐。”谈菀叫住她。

孟在昔礼貌的点头,视线落在她身上。

谈菀看似无心的提及:“我下部影视剧饰演的是一个读心专家,不知道孟小姐有没有兴趣做技术指导?”

显然来者不善。

孟在昔婉拒:“恐怕不行,接下来的工作已经排满了。”

没时间。

除去谈郁跟温旎的会诊,下周蒋女士也要过来。

蒋女士过来没什么好事儿,把她数落一番以后,再掏出一叠相片。

她妈啊,就是太闲了。

老了以后喜欢操心子女的婚事。

“你还有什么工作?”许译阴沉的目光扫过姜图。

语气不善:“这也是你的工作?”

孟在昔警告般瞪他一眼。

气氛凝滞。

姜图起身:“我先去把账单结了。”

谈菀手中攥着手包,不想去看他们二人之间的交流,不想看,不想听。

低头沉思。

“你的心理咨询还能约上吗?”许译把玩着手中的高脚杯,眼中尽是笑意。

孟在昔轻抿嘴角,笑回:“您要是真心想约便能约上。”

姜图已经在门口等着她,孟在昔冲他笑笑,意思马上过去。

“把我电话从黑名单里拉出来。”许译抓住她的手腕,大有一种不放出来不让走的架势。

自从那天半夜那通不安生的电话过后,孟在昔觉得这样不对。

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按理讲不应该再有交集,一通电话将他们扯在一起太过荒谬。

“我手机号换了。”孟在昔推辞。

“是吗?”许译那双凉薄的桃花眼中被一层阴霾覆盖。

转身看向谈菀:“手机借我一下。”

谈菀不想借,但没立场不借。

惹怒了许译对她而言没有半点好处。

大不了她等就是了。



“大半夜的把人叫出来喝酒,许译你这人不地道啊。”江亦拿着手机怼脸拍。

最近他迷上了找许大少爷的不痛快以后,妞也不泡,酒也不喝了。

“要不然把谈影后叫出来陪陪你?”

许译恍惚一愣,摇摇头。

什么也不说,就是闷头灌酒。

趁着夜色渐浓,江亦很衬景的发了条朋友圈仅孟在昔可见。

【江亦:深夜买醉的许哥哥,有没有在线支援我的?】

兄弟啊,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了。

江亦向他投去同情的眼光,路都是自己选的,非要走难走的路,他们也劝不住。

婚礼结束后,他们几个朋友小聚一下,算是庆祝孟聿川终究抱得美人归。

“走吧。”

孟在昔的驾照还没下来更何况她一个女孩子还喝了点酒回家谈郁不放心。

“谈总。”江亦跟许译坐在散台,几乎是一抬眼就看见。

孟在昔有些不自在的扣着包链。

眼神中很是抗拒。

“这么晚了还送人家小姑娘回家不好吧?”江亦若有若无的视线落在孟在昔身上披的衣服身上。

谈郁挑眉:“有什么不好?男未婚女未嫁。”

啧。

有点难搞。

江亦不由得非常为许大少的未来追妻路漫漫感到头疼。

一样的情敌,情敌比他跟在昔妹妹关系好,情敌没有那么多的狗血前科,情敌跟在昔妹妹的关系绝对不简单,情敌……

江亦扫了眼许译,在兄弟跟兄弟的爱情之间做出了明确的选择。

“谈总麻烦您帮我把人送回去吧,我家后院着火了。”

江亦说完之后撒腿就跑,留下他们三个站在原地莫名有些尴尬?

谈郁看看孟在昔,将她眼中的隐忍尽收眼底,明知故问:“送吗?”

孟在昔掩下眼皮,垂气道:“送吧。”

总不能看着人在这待到明天酒行吧。

“那我给他助力打个电话,问问他家在哪。”谈郁说着掏出手机走了出去。

孟在昔难得舒畅一口气。

“在昔?”

“你怎么回来了?”

许译努力扬起一抹笑,有些诡异的像个精分。

孟在昔努力安慰自己,不跟酒鬼一般见识。

许译猛地将她抱住,勒的她有些喘不上气。

“孟医生,治病吗?”

许译的声音在耳畔炸出好几个烟花。

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流窜。

那一晚外面的月亮很圆,景色很美,中世纪风装修的酒吧中有一对“恋人”在倾诉他们的过往。

谈郁很默契的没有着急推开那扇门,静静的等着孟在昔将人安慰好了,两人恢复了刚才他出去前的情态才进去。

有时候真的很不衬景,今晚要是一个雨夜,会不会不是旧情人复燃?

“在昔,一会儿陈助理过来接他。”

毕竟是老板喝酒撞见了谈总,为了不让事情闹大,陈景简直是无薪加班。

孟在昔点头,帮他把酒钱付了,三人就这样站在路边等陈景。

陈景赶来的很快,开着许译的迈巴赫:“谈总,孟小姐,麻烦您们了,许总我就带走了。”

“等一下。”孟在昔叫住陈景:“是这样的,刚才你们许总的酒钱”

陈景吸吸鼻子,真·外面的空气有点冷,比这更凉的是他的内心。

“一共是一千八百五十元,您是微信银行支付宝?”

陈景表情凝重起来:“银行转账。”

老板啊,老板,这就是你自己玩脱的命啊。

放在以前按照江总口中的孟小姐可绝对不是这般的无情啊。

谈郁接着将孟在昔送回家。



“在昔,最近也不见谈总过来,他身体还好吧、”

谈郁一直有些心理方面的疾病,这个研究院名以上是他的,实际上背地里谈郁除了是个法人,便是个甩手掌柜。

不是孟在昔仇富,而是资本的力量太过强大。

整个研究院上下两百多号人,国家的高级精英或多或少在心理学上取得点成就的都被他召集过来给他治病。

孟在昔手上没忙着给自己泡一杯速溶咖啡,笑着回:“最近精神上已经好很多了,比当时在伦敦的时候强了不少。”

前辈紧接着夸赞几句.

研究院里唯一的病人,实验对象可就一个,抢手一点倒是正常。

孟在昔伸了个懒腰,接着捣鼓屏幕上的论文。

手机响了两声,谈郁给她发来消息。

【谈郁:今天中午陪我出去谈个合同】

有种不好的感觉,一直以来谈合同这种事情从不带上心理医生,哪怕是谈判带的多半也会谈判专家。

【谈郁:专门给你谈的】

孟在昔惆怅。

还是回了个好。

中午谈郁准时出现在研究院门口,不少人冲他投来注视的目光。

“谈总这应该是恢复的差不多了吧?”

当年初见谈总的时候整身带着阴郁的氛围,现在嘛,高冷还是高冷,至少阴郁差了些。

“那当然,我听说孟老师可以在伦敦给他进行了三年的治疗呢。”

“孟老师?一个丫头大点的孩子,谁知道是心理治疗,还是自我疗伤。”

一回国就有人主动帮着拉业务,研究院难免有人有意见。

谈郁见她走来,帮着拉开车门上车。

“我订好了位置,新开业的米其林四星餐厅。”

孟在昔点头,自顾自的坐在副驾驶上刷起手机。

因为是中午,餐厅里人不是很多。

几乎是一打眼就看到了那抹身影,还有谈菀。

大明星出街,新季单品是必须的,哪怕带着口罩墨镜坐在那也绝对是气度非凡。

孟在昔不自在的捏了捏手。

谈郁心虚:“毕竟是许总给的太多了。”

他要是不搭这根线,到时候谈家就没了。

许译这种富家少爷不择手段得到一件事务的手段简直不要太熟悉,富家小少爷嘛,总是有他们的傲气。

孟在昔调整好表情上前。

“许总,谈小姐。”

双方握过手,算是正式开启合作相关事宜的探讨。

谈菀因为身份原因没摘下口罩,率先开口:“是这样的孟小姐,阿译最近总是头疼睡不着觉,前几年我哥哥也是这种毛病听说在你这治好了,所以我想……”

孟在昔挑眉,这是住一起了?

谈菀的哥哥就是谈郁,因为她治好了,所以来找她给自己的男朋友治,好像没毛病啊。

“至于价格的话,孟小姐你可以跟阿译谈,都好说。”

谈菀亲切的帮着她夹了一只她最不喜欢的西蓝花。

孟在昔又不好拂了人家面子,硬生生的将那西蓝花嚼碎,自己的肠子怕不是要翻出来。

许译更是一眼都没抬,全身心投入在平板的工作上。

也是哦,人家这种事当然是交给自己的女朋友来做了。

“孟小姐跟我哥哥是在谈恋爱吗?”谈菀眨眼,似乎有些过度单纯:“要真是这样的话,哥哥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孟小姐求婚啊?”

“刺啦。”

凳子后移的声音让谈菀停止攀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