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现代都市 > 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完整文本阅读

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完整文本阅读

旧月安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叫做《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是“旧月安好”的小说。内容精选:我本是父亲的私生女,跟男友过着平凡的生活,只希望毕业后能跟他组建一个平凡的小家平淡过一生。可是同父异母的姐姐得了白血病,父母血型都不匹配,一时间竟病入膏肓药石无医。得知如果我跟姐姐的未婚夫生下孩子,很大概率能救姐姐时,父亲老泪纵横的求我......于是我狠下心与男友分手,开始跟姐夫造小孩。全家人都以为我温顺似羔羊,但他们也应该知道,羔羊也有野望,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主角:绮绮霍邵庭   更新:2024-07-10 19: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绮绮霍邵庭的现代都市小说《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完整文本阅读》,由网络作家“旧月安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叫做《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是“旧月安好”的小说。内容精选:我本是父亲的私生女,跟男友过着平凡的生活,只希望毕业后能跟他组建一个平凡的小家平淡过一生。可是同父异母的姐姐得了白血病,父母血型都不匹配,一时间竟病入膏肓药石无医。得知如果我跟姐姐的未婚夫生下孩子,很大概率能救姐姐时,父亲老泪纵横的求我......于是我狠下心与男友分手,开始跟姐夫造小孩。全家人都以为我温顺似羔羊,但他们也应该知道,羔羊也有野望,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完整文本阅读》精彩片段


绮绮感觉到手上的触感,那只手温热干燥,在手被他握住后,眼眸轻阖,没有说话。

霍邵庭的手也只是一会会,很快便从她手心抽离,接着,他淡声说:“先去病房休息。”

绮绮点头,说:“好。”

那几天绮绮都在医院静养,而黎奈在经过那一次危急,也终于有惊无险的挺了过来,身体逐渐恢复平稳。

黎奈这边热热闹闹,在父母面前备受宠爱,在霍邵庭撒娇,气氛一派温馨祥和。

不过她想到什么:“爸妈,绮绮呢?”

黎夫人跟黎致礼听到黎奈的问话,这才想起绮绮来,黎夫人低声说:“绮绮没事,只需要静养就行。”

可黎奈见父母都在自己身边,也有些过意不去:“爸爸,你们应该多去看看绮绮,如果这次没有绮绮,也许我就死了。”

霍邵庭站在一旁听到黎奈的话,没有搭话,只让护工把病房的空气净化器开启。

黎致礼笑呵呵的对黎奈说:“好了,我跟你妈妈等会就过去。”

黎夫人也哄着她:“你呀,不要担心,绮绮没事的。”

“那你们现在就去。”

黎夫人跟黎致礼没办法,在她的催促下只能过去。

在黎夫人跟黎致礼离开后,黎奈抬脸:“邵庭,你怎么不提醒我爸妈去绮绮那?他们真是讨厌,都在我这儿,显得绮绮多可怜。”

霍邵庭吩咐完护工,听到她的话走了过来,到她病床边:“这种事情我不好提醒,毕竟绮绮是你的妹妹。”

黎奈万千宠爱,不缺疼爱,在这样的关键时候,所以对所拥有的爱,甚至还能分点给别人。

他又弯下身,柔声说:“你先顾好你自己,再想别人。”

黎奈叹气:“你怎么也这样。”

她故作生气。

霍邵庭心不在焉:“嗯,当然。”

绮绮这边病房,简直要被补品给堆满了,自然都是霍邵庭派人送来的,还有一个营养师,每天全天候给她进行食补。

绮绮知道,霍邵庭是为了感谢她对姐姐的救助,可绮绮在心里想,就算没有这些东西,黎奈是她的姐姐,无论如何她都是会救的。

对于这些东西,她倒是没说什么。

这时黎致礼跟黎夫人到了,绮绮有点意外,从床上坐起来一些:“阿姨,爸爸。”

黎夫人到她床边最先关心她:“绮绮,没事吧?身体好点了吗?”

绮绮没想到他们会来看自己,还是有点开心的,她反而问:“姐姐没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吧?”

黎夫人说:“恢复的很不错,算是度过了难关。”

绮绮由衷笑着:“那就好。”

黎致礼叹气:“绮绮,让你也跟着姐姐受罪。”

绮绮心里有几分甜意,她笑着回:“爸爸,不辛苦的,只要姐姐能够好。”

黎夫人的手也温柔的抚摸着她脑袋:“绮绮,谢谢你。”

绮绮看着黎夫人,这是她对她为数不多的亲近。

两人跟她说了好久的话,也陪了她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绮绮还是很开心的。

到第二天,绮绮静养的差不多,去姐姐黎奈病房探望,可当她到病房门口时,黎奈的病房却不如往日温馨。

满室的死寂,而医生霍邵庭,以及黎夫人黎致礼都在,所有人脸上均是严肃。

只有病床上的黎奈,眼睛里含着泪水,带着几分绝望。

医生说:“我们也希望事情能够进展顺利,可这一次危机虽然度过,也仅仅是个开始,后面患者的生命维持不了太久,还是尽快骨髓移植,或者取孩子的脐带血。”

霍邵庭沉默良久,对医生说了句:“我们知道了,你去吧。”

小说《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如果你还是觉得不自然的话,可以尝试着把我当成朋友。”

朋友?朋友可以随便上床吗?绮绮不知道该怎么去突破这一切。

霍邵庭一直都在安静的等她的回答,绮绮也知道姐姐黎奈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而黎夫人也不会任由她拖下去。

她犹如站在悬崖边上,没有退路。

她想到那两次依旧会害怕,她颤抖了很久,气息有些不稳,终于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像是妥协:“知道了。”

听到她回答后,过了许久,霍邵庭淡淡说了一句:“嗯,等会我送你回去。”

他说完那句话,没有在她面前停留,大概是觉得这场谈话已经结束,转身进了病房。

绮绮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

霍邵庭进了房间后,护工正在悉心照料着黎奈,大概是刚才那个消息对于黎奈太过打击了,她整个人看上去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任何东西都不太想吃。

黎夫人在病房很着急,看到邵庭进来了,犹如看到救星一般:“邵庭……”

霍邵庭知道黎夫人想说什么,他没有理会,只是在床边坐下,哄着黎奈:“吃点合胃口的?多少还是要吃点的。”

这段期间黎奈始终都是治疗期,所以进食很关键。

她摇了摇头:“不太想,没有胃口。”

“有粥,我喂你喝点。”

“邵庭,为什么我会这样。”黎奈握住他的手,眼神哀伤。

霍邵庭刚要去端粥的手被她攀住,他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他的手回握住她,轻声安慰:“放心,一切交给我,嗯?”

他脸上带着丝温柔跟关怀。

黎奈嗯了一声。

“喝点。”

黎奈的情绪才开始一点一点恢复,开始配合了。

霍邵庭喂着她喝着粥。

绮绮站在门口看着姐姐对霍邵庭依恋的模样,也看到了霍邵庭对姐姐如此关爱轻柔,她不由的想起了于明,她生病的时候也会像姐姐一样,如此依恋着于明。

可惜,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以后了,再也没有……

她有点羡慕姐姐,不只一点点。

晚上六点的时候,绮绮是跟霍邵庭一起回去,在回去的路上,彼此依旧是静默不语。

车子行驶到半路上,绮绮发现车没有往黎家的方向驶,她看向身边的人,霍邵庭也没有跟她解释什么,只是问:“饿不饿?先带你去吃点东西。”

绮绮的心开始又不安了起来,她坐在副驾驶上,手抓着安全带,干巴巴的说:“谢谢,我不饿。”

“嗯。”霍邵庭淡淡应了一声。

车子还在往前,不知道过了多久,车才缓缓停下,绮绮不知道停在什么地方,周围一切黑漆漆的,四周很安静,不见人影。

绮绮今天穿的是裙子,她感觉冷,四周都是蝉鸣声,她预感到会发生什么。

霍邵庭在车子停下后,一直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绮绮的心脏像是要从心脏破土而出。

下一秒,她人直接被霍邵庭给抱了过去。

在被他抱在身上那一刻,绮绮像一只受惊的小鸟,手摁在他手臂上,弓着身子。

两人呼吸瞬间就有了起伏,急促了,谁都没有开口说话,那木香离绮绮极近极近。

他的唇就在她的唇边,他感觉到了她的紧绷:“我知道你很害怕,放松点。”

绮绮想跑,真的很想跑,可是她控制着自己,在这狭闸的空间,在他的身上。

他在她耳边低声说:“离我近点,别害怕。”

绮绮经验浅薄,始终无所适从,她只能按照他说的做身子软了下来,脸抵在他的宽肩上。

她的呼吸莫名很乱。

霍邵庭的手一瞬间扣住她的腰,两人离的更近了。

他的呼吸也没有好多少,也是相当混乱粗重,他低声唤着:“绮绮。”

她不知道他唤她做什么,她思绪混乱。

“身子起来点。”

绮绮不肯。

两人的呼吸越来越紊乱,紊乱到已经分不清楚彼此。

他迟迟等不来她的配合,像是终于耐心耗尽,朝着她唇碾了上去。

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绮绮在心里想,为什么两个不太熟悉的人,可以如此亲密。


短信内容是:“真不要脸!”

绮绮在盯着手机短信内的内容后,她脑袋一瞬间卡了一下壳,她预感到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绮绮迅速登录校园网,而就在她登录上去的瞬间,她看到了一个硕大的标题。

“海大女生疑似坐豪被包养!详细图快戳!”

绮绮在看到那个标题后,颤抖着指尖将图册点开,全部都是那段时间霍邵庭的车来接她下课,来送她上学的。

照片拍的相当高清,她的脸在那些照片里一清二楚,可是那些照片却没有拍到霍邵庭。

因为每次霍邵庭都是坐在车内很少下过车,只唯一一张照片拍到过他的手,而那张照片,正是他那只带着腕表的手,握住她的手臂。

那只手足以被人看出,是一只男性的手,但绝对不是一个男大学生的手。

许莉还在电话里大叫:“绮绮,你说话啊!这新闻怎么回事!那车里的男人是谁啊!”

绮绮的手抖的厉害,她眼睛只死死盯着那标题,半晌都没回过神来,她只觉得自己好像站在了悬崖边上,随时都可能往悬崖下坠。

“绮绮?”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

绮绮一直盯着手机的眼睛如同地震,她反应过来,眨动了两下睫毛:“我在听。”

“这个人是谁啊?你怎么会被拍?你不是说你在家里住吗?怎么会是一个男人送你来学校的?”

许莉问了好多的问题,绮绮一时之间不知道回答她哪一个,或者说,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

“这事情要是闹大,会被人说作风有问题的绮绮!”

对于许莉一连串的话,绮绮只简短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许莉。”

说完,她挂断了这通电话,她在挂断这通电话后,看向周围,全是投向她的视线,他们指指点点,他们议论纷纷。

绮绮听到那些人的嘴里不断冒出一些话:“被人包养就是她啊,真是想不到呢。”

绮绮死死闭上眼睛,握住手机的手,力度大到,仿佛血液随时能够突破血管。

她从那些人面前径直离开,没有任何的侧目,她想正常上课,只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可是那些视线没有想过轻饶她,还是在她身上一一停留。

她才走了一段路,她便被许莉给拦住,许莉一把抓住她的手:“绮绮,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啊。”

绮绮沉默。

许莉觉得情况不对,抓住她手的手,摇晃她:“你真被包养了?”

“不……不是。”

她矢口否认,回答着许莉。

“那里面的男人到底是谁?”

许莉焦急问她。

绮绮动了下嘴唇,却始终没有吭声。

许莉一直盯着。

终于,绮绮说出三个字:“是霍邵庭。”

霍邵庭?”

这个答案出乎许莉意外,她进行确认:“霍先生?”

“嗯。”

天啊,许莉真是吓坏了,她笑了:“我还以为谁呢,原来是霍先生啊,那你坐他的车来不是很正常吗?搞了半天,竟然是个乌龙,我现在就拿手机论坛上给你澄清。”

就在许莉拿着手机想要动的时候,绮绮一把抓住许莉的手:“莉莉——”

绮绮显得有些许激动。

许莉看着她,不明白她的阻止。

绮绮从嗓子那挤出一句:“算了,莉莉,没什么事,任由他们传吧,反正也不是真的。”

绮绮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她只觉得自己站在危险地带,不敢前进一步,哪怕任由这些灾难将她吞噬淹没。

“绮绮,你搞什么啊?这东西你不澄清对你没什么好处的。”

小说《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绮绮没想到光天化日的,他居然会跟自己说这么隐私的事情,虽然是关心,但这关心来的太不合时宜。

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走,该不该接。

绮绮沉默了良久,她的脸绯红的很,那绯红从她脸颊爬到她耳后根。

霍绍庭看出她在想什么,低声说:“只是普通的药,不用觉得难堪。”

绮绮听到他话,没再犹豫,迅速伸手从他手上拿过了药膏,说了句:“邵庭哥,我出去透透气。”

霍绍庭收回手,表情淡淡道:“嗯,你去吧。”

绮绮握着手上那盒药就像是捏着一个烫手山芋,让她丢不成,不丢好像也不对。

霍绍庭回到房间时,黎奈正跟父母聊的起劲。

黎奈从小就是个爱美的人,即便是现在生病了,她脸上没了妆,但收拾的依旧很整齐。

此时她被父母围着,撒着娇,一脸幸福的冒泡,像个快乐的小女孩。

对比起黎奈,绮绮好像总是沉默的。

霍绍庭其实一直都知道黎奈这个妹妹的存在,是个私生子不得宠,他跟黎奈订婚的那一天,他去黎家,那时她才多大来着?

反正年纪不大,远远站着,没什么存在感。

后面霍绍庭又见过几次,她也都是远远的看着,跟黎奈万千宠爱于一身相比,她在黎家就像个透明人一般存在。

霍绍庭大体只记得她一直细细瘦瘦的,长得白。

霍绍庭垂在身侧的手微碾,不仅白,而且一碰极容易留下印子。

像开在枝头的花,一捏就能挤出汁水来。

绮绮晚上跟着黎夫人父亲黎致礼回到家,在回到自己房间时,她接到一条短信,是于明发来的,他在短信里说他进霍氏了。

绮绮看到这条短信,脸上没忍住露出个无声的笑,而后怔住,将手机放在手心紧捏。

这个时候黎夫人敲门,靠在门上的绮绮听到敲门声,身子立马紧绷,手紧捏着手机朝着门口看去。

黎夫人很怕她还跟那于明在联系,问了句:“绮绮,还没睡?”

绮绮擦掉眼泪,立马说:“哦,要睡了。”

绮绮伸手连忙伸手关了房间里的灯。

黎夫人见房间里的灯关掉了这才作罢,从门口离开了。

之后那几天绮绮都在学校上课以及兼职,她跟霍绍庭之间都没再联系过。

也没在学校遇到过于明,听许莉说他最近在忙工作的事情,忙的没时间来学校。

绮绮心里狠狠的松了口气。

跟之前几天一样,绮绮下课后匆忙赶到兼职的酒店,刚换好工作服,领班说包厢里来了客人,让绮绮赶紧给人送酒水过去。

绮绮取了酒,走到房间门口,敲了敲门:“您好,您点的酒水到了。”

霍绍庭原本正侧身听旁边的人说话,闻声瞬间抬脸,就在他抬脸的瞬间看到了一张脸。

“绮绮?”

霍绍庭皱眉抬眉。

绮绮身上穿的是这家酒店统一的工作服。

上半身抹胸外套着一件掐腰的小西装,下半身则是包臀的短裙,笔直纤细的双腿被裹在黑丝里,往下延伸。

头发也盘起,露出她嫩白的,俏生生的脸。

瞬间,包厢里除了霍绍庭,还有不少人,颇有兴致的打量着她。

如猛兽盯着一块上好的肉。


霍邵庭的脸上神色淡淡,看不出太多的情绪。

黎奈在楼上,她还是想要来看看绮绮,问问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她从邵庭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不寻常,所以她让护工扶着她下来,顺便当是散散步,她走到绮绮所在的病房后,她在门口停住。

因为她正好看到邵庭坐在绮绮床边,正离绮绮很近的看着她,两人像是在说话,可却又各自都没动。

黎奈唤了句:“邵庭。”

霍邵庭在听到黎奈的声音那一刻,抬脸朝着门口看去,只是一瞬间,绮绮突然惊醒,身体立马往后退,手紧攥住床单。

黎奈站在门口,正看着两人。

霍邵庭没绮绮反应那么大,只是看着黎奈,好半晌他温声问了句:“怎么来了?”

他顺手给绮绮掖了掖被子,才从椅子上起身。

他手从绮绮被子上抽离,表情都很自然的立在那。

黎奈笑着说:“绮绮这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不放心来看看。”

霍邵庭倒是没对黎奈隐瞒什么,只说:“于明出了点事情,刚处理完。”

他又说:“你来的正好,来开导开导她。”

于明,黎奈当然知道是谁的,她走了进来,直接走到床边,而霍邵庭在她到床边后,没有停留,便从床边退了下去,跟绮绮隔开了很远的距离。

黎奈在床边坐下,手握住绮绮的手:“怎么啦?跟姐姐说。”

黎奈一脸担心的样子,温柔又关心,绮绮一时之间反倒没反应,不过对于姐姐黎奈的询问,她脸色有几分沉默,还是回着:“于明,出了点事情,在酒吧跟人发生了冲突,是邵庭哥帮我的。”

绮绮深怕这件事情会让姐姐生气,毕竟她求着邵庭哥帮她这件事情。

黎奈对于这方面却不是很在意,只说:“你邵庭哥帮你是应该的事情,你是我的妹妹也是他的妹妹。”

霍邵庭站在一旁倒是没觉得黎奈这话有任何的不妥,只是对那护工吩咐了一句,让她去拿一床毯子来。

黎奈继续说:“于明的事情解决了?”

绮绮闷声说:“嗯,已经解决了,后天能出来。”

“能够解决的事情就不是什么大事,以后有什么事情都要跟我还有邵庭说知道吗?千万别一个人藏在心里,自己扛着。”

绮绮心里竟然闪过几分温暖,她心里第一次对她产生了想要亲近感。

她低声说:“谢谢姐姐。”

黎奈看着她这幅样子,叹气又心疼,她的手搂着她:“好了,我的傻妹妹,姐姐一直很喜欢你,也希望你好,你跟于明的事情,先不要多想。”

绮绮在被她搂进怀里后,虽然身子依旧有几分不自然,不过人没动,努力让自己习惯着。

而站在一旁的霍邵庭去了外面接电话,自然是秘书打来的电话,秘书在手机里说:“霍先生,于明那边不肯出警察局,说后天一定要见绮绮小姐一面。”

霍邵庭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不见好就收的人,这是不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事,他眉间夹着淡色的情绪:“不肯吗?”

“对。”

“你再劝劝。”

秘书说:“我这边在跟他好好谈,可是他现在是什么话都不说。”

霍邵庭沉声:“再劝劝,如果实在不行,他愿意待就继续待。”

“好的,霍先生。”

霍邵庭结束掉了这通电话,站在外面一两分钟,才转身走进去,在他到房间后,绮绮心里感应到什么,看了他一眼。

她在想,是不是关于于明的电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