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米社书屋 > 现代都市 > 完整作品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

完整作品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

旧月安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最具潜力佳作《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绮绮霍邵庭,也是实力作者“旧月安好”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我本是父亲的私生女,跟男友过着平凡的生活,只希望毕业后能跟他组建一个平凡的小家平淡过一生。可是同父异母的姐姐得了白血病,父母血型都不匹配,一时间竟病入膏肓药石无医。得知如果我跟姐姐的未婚夫生下孩子,很大概率能救姐姐时,父亲老泪纵横的求我......于是我狠下心与男友分手,开始跟姐夫造小孩。全家人都以为我温顺似羔羊,但他们也应该知道,羔羊也有野望,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主角:绮绮霍邵庭   更新:2024-07-11 17: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绮绮霍邵庭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作品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由网络作家“旧月安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具潜力佳作《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绮绮霍邵庭,也是实力作者“旧月安好”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我本是父亲的私生女,跟男友过着平凡的生活,只希望毕业后能跟他组建一个平凡的小家平淡过一生。可是同父异母的姐姐得了白血病,父母血型都不匹配,一时间竟病入膏肓药石无医。得知如果我跟姐姐的未婚夫生下孩子,很大概率能救姐姐时,父亲老泪纵横的求我......于是我狠下心与男友分手,开始跟姐夫造小孩。全家人都以为我温顺似羔羊,但他们也应该知道,羔羊也有野望,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完整作品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精彩片段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黎奈换好裙子从衣帽间出来,站在霍邵庭身边说:“怎么样?”


一直坐在那不知道想什么的霍邵庭,打量了黎奈一眼,夸赞着说:“真不错。”

黎奈却说:“我觉得绮绮穿会好看,绮绮这么年轻,皮肤嫩的跟水一样,腰细的跟柳枝一般,臀还翘翘的,很适合穿这裙子,你觉得呢,邵庭?”

绮绮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很慌,那种慌不知道来自哪里,她耳边是什么东西在鸣叫。

霍邵庭对于黎奈的话,却走到她身边:“怎么会呢,你穿更漂亮。”

黎奈听到他这话,笑了:“真的吗?”

“嗯,当然。”

黎奈没再说什么,只认真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

绮绮觉得自己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她立马开口:“姐姐,我下楼帮家里阿姨的忙。”

黎奈笑着说:“好,你去吧。”

绮绮不敢在这多待,便快速出了房间,而在她离开那一瞬间,霍邵庭的视线终于朝她看了一眼,黎奈也捕捉到了他的视线。

“邵庭,绮绮漂亮吗?”

霍邵庭阴沉着脸,看着她:“你在胡说什么?”

黎奈转身趴在他怀里,低声说了句:“对不起,我忍不住会嫉妒。”

霍邵庭低眸看着她,沉默几秒,手最终落到了黎奈的后背:“今天你生日,好好过这个生日。”

绮绮没有去厨房帮忙,而是在走廊外面站着,黎奈换好了礼服后,因为还要化妆,所以霍邵庭先出来,当他从房间里出来后。

绮绮立马走到他面前:“邵庭哥。”

霍邵庭先声夺人:“别理她。”

绮绮心里却总有一种痛苦在包裹着她,她又咽了下去,脸上是淡淡的忧郁:“嗯,好,我知道了。”

霍邵庭知道她在想什么,又说:“不用多想。”

绮绮低声说着:“好。”

霍邵庭从她身边走了过去,绮绮的双眸死死的闭上,痛苦的情绪,始终在她心里挥之不去。

霍邵庭这边给黎奈筹备生日宴会自然很大,家里不仅来了黎奈跟霍邵庭之间的朋友,还来了许多的亲戚,而黎奈换完衣服画完妆下来后,她跟霍邵庭站在一起,脸上是神采奕奕。

两人立在那,不愧是一对壁人,似乎还是从前,没有解除关系产生嫌隙的时候

亲戚都在围绕着黎奈,他们都在大厅聊天,绮绮在不远处,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这个时候黎家的亲戚看到绮绮了,只说着:“绮绮都这么大了,哎呦,真是亭亭玉立。”

黎致礼跟黎夫人一脸笑的说:“是呢,是呢,确实长成大姑娘了。”

可实际上,绮绮的存在让黎夫人跟黎致礼脸上都没有多少光,曾经的绮绮在黎家这边的亲戚中,饱受非议,连带着黎致礼跟黎夫人都要跟着被议论几番。

他们都在聊着,却没有人招呼绮绮过去,包括黎致礼夫妻。

霍邵庭注意到了这一点,当然黎奈也注意到了这点,她今天意外的也没有招呼绮绮过来,霍邵庭自然也没有插手黎家的事情。

绮绮站在那很识趣,跟各位亲戚打了招呼后,上了楼,去了自己房间。

霍邵庭摇晃着手上的酒杯,黎奈却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呕吐,她立马用手捂着,在场的所有人看到黎奈的反应都紧张,霍邵庭也第一时间握住她手臂问:“怎么样?”

黎奈手捂着唇,缓了好久,低低说:“化疗的反应。”

霍邵庭担心的说:“今天就别喝饮料了。”

小说《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医生没久待,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绮绮站在门口,小声开口:“怎、怎么了?”

绮绮的声音一出,霍邵庭的视线便朝着她看了过去。

绮绮也看了他一眼,病房里却没有人回答她刚才的话。

绮绮下意识的朝着里面走进去,可当她刚走到姐姐病床边那一刻,黎夫人,突然就重重跪在了绮绮面前,她哭的声嘶力竭:“绮绮,你救救你姐姐!”

绮绮被她突然的举动给吓到了,霍邵庭站在一旁冷漠的看着黎夫人这样的行为。

黎夫人却早就已经不管不顾了,只要她的女儿能够活。

她的手抓着绮绮的衣服:“你姐姐不能等了,不如你做试管,我知道试管很痛苦,可这是最快的捷径。”

黎奈开口:“妈妈,你说什么?绮绮不是我的附属品,你不能这样对她!”

可黎夫人已经管不了,她只要这个孩子出现。

“医生说这个孩子的脐带血也能行,求求你,绮绮!”

绮绮的身子被黎夫人摇晃的厉害,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夫人的话,一张脸有些恍然。

黎奈还在说:“妈妈,这是我的命,你不能强加给绮绮,她才多大?你让她去试管!”

千多针的试管,锥心刺骨。

黎夫人哭着:“可是现在能够怎么办?这个孩子始终怀不上,邵庭跟绮绮根本没有多少时间能待在一起!”

黎夫人的话就像是刺破了这块遮羞布,所有人脸上无法自然。

黎夫人像是想到什么,疯魔一般,又紧抓着绮绮:“绮绮,不如你跟邵庭住一起,先住一个月,这个孩子还是没有怀上,我们再试管。”

绮绮的身子在黎夫人的力道下就如同一块破布,仿佛能够被她撕裂。

站在一旁的霍邵庭,脸色彻底冷然,看着荒唐的黎夫人。

黎夫人又看向黎奈:“奈奈,可以吗?先让绮绮跟邵庭住一起,是否试管先之后再说。”

黎奈沉默了,人在求生的面前,欲望是如此的强烈,她身子无力的晃动了两下,接着,她的视线又看向邵庭,眼里的眼泪瞬间就能够爆发出来。

霍邵庭看着黎奈:“黎奈,你不觉得荒唐?”

黎奈何尝不觉得荒唐呢,可是能够怎么办?

她看着他,想了许久:“如果你不想……试管也是可以的。”

试管是存在一定危险的,这中间所用的药物,可能诱发某些疾病,比如试管婴儿过程中,多次移植胚胎也可能增加子宫内膜癌的风险,虽然这种风险较低,可并不意味不存在。

霍邵庭冷声:“黎奈!”

黎夫人说:“邵庭,你这么爱黎奈,难道真要眼睁睁看着她死吗?”

黎奈仓皇低头,不再看她,手撑着自己的身体,在那闭着眼流泪。

霍邵庭看着她这幅模样,也终于将视线从黎奈身上移开,他沉下眼眸里的怒和郁,沉默良久。

他对黎奈的爱意终究是纵容了她的行为,他直接拒绝掉了试管这个提议:“试管过程也长,这是黎奈的事,就算是救助,也应该保证绮绮的安全,当然这件事情也应该先以绮绮同意为准。”

黎奈其实更希望他选择试管,可她没想到他居然没有同意,而是选择另外一种,他这是在责怪她吗?

黎奈眼睛里都是失意。

霍邵庭却并未理会黎奈此时眼里的情绪,而是看向绮绮:“绮绮,你可以做选择,当然,你也有权利拒绝。”

黎夫人跪在地下还没起来,仰头看着绮绮。

小说《真心游戏:羔羊的野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黎奈还是让她不要客气。

两人挂断电话后,黎奈这边只感觉胸口一阵憋闷,护工正在茶水间忙,感觉外面异常,她听到动静后,出了茶水间,看到的是黎奈整个人从病床上重重栽倒了下去。

护工手上端着的一盆红枣,在看到这一幕后,那盆红枣从她手上脱落。

“黎小姐——”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护士,医生全都朝着黎奈的房间冲了进来。

绮绮这边在跟黎奈通了电话后,正要去上课,可是走了两步,她手机传来一通紧急的电话,是黎夫人的。

绮绮在看到这通电话后,觉得奇怪,黎夫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给她电话。

她接听,还没来得及开口,里面是黎夫人的慌张声:“绮绮!你立马来医院,你姐姐晕倒了!”

绮绮在听到这句话,脑袋一瞬间一片空白。

“绮绮!你在听吗?!”

绮绮反应过来,立马说了一句:“我、我在听,阿姨。”

“你快过来。”

黎夫人那边便挂断了电话,而绮绮朝着前方狂奔而去。

医院早就乱成一团,当黎奈被医生推出来的瞬间,黎奈赶了过来,到黎奈病床边:“黎奈?黎奈?”

可是黎奈躺在病床边没有任何的反应。

顶级的医疗团队在跟着,医生走到黎奈身边:“霍先生,先让病人进抢救室。”

黎奈知道现在没办法再耽误,便停了下来,护士立马推着黎奈进抢救室的大门,他目光朝着医生看过去:“现在的治疗方案是什么?”

他脸色冷峻,眉心更是冰冷。

医生跟他说:“可能得先输血,但是现在这个问题有点棘手,黎小姐是特殊血型,而这种血型目前血库正好缺这一类,我们已经四处调了,可是到现在都还没调到。”

“那现在该怎么办?”

医生也愁眉不展,好一会儿,医生沉声说:“我们只能冒险用直系亲属的血了,黎小姐不是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吗?上次虽然骨髓不合,但是她的血型跟黎小姐的血型是可以冒险顶一下的。”

黎奈皱眉。

“会不会有危险?”

“我只能先试一试。”

黎奈脸色冷沉。

这个时候黎致礼跟黎夫人全都赶到,黎夫人眼泪流个不止,大概是刚才走来的时候,就听到了医生跟黎奈的谈话,她跑到医生面前,便紧抓住医生的手:“医生,我已经让对方过来了,她来了,立马就可以输。”

黎致礼也说:“对,她正在赶来的路上。”

黎奈问了句:“你们问过绮绮了吗?”

黎夫人听到他这句话,立马回答:“不用过问,绮绮肯定会给她黎奈输的。”

黎致礼也说:“现在不管怎么样,都以救黎奈为主,冒险总比出现生命危险好。”

医生在这个时候说了一句:“可能抽的血量比较大。”

黎夫人着急:“没关系的,先抽,其余问题之后再说。”

黎奈眉头紧皱。

绮绮这时也赶到了医院,一眼就看到了父亲跟黎夫人,还有站在他们身边的黎奈。

她跑了过来,喊了句:“阿姨爸爸,姐姐没事吧?”

黎夫人看到绮绮,就如同找到救星,她哭着说:“绮绮你姐姐要输血,现在血库缺血,你一定要救救你姐姐!”

绮绮听到这话,脸色也顿了几秒。

医生问:“你愿意吗?抽血量挺大,对你身体可能会有损伤。”

站在那的绮绮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黎奈开口:“你先想清楚。”

差不多两三秒,绮绮回答了一句:“我愿意!”


霍邵庭沉默半晌,说了句:“我发你个地址。”

绮绮紧绷的心,松懈下来,她柔声说:“好。”

霍邵庭最先挂断了电话,隔了差不多一多分钟,绮绮就接到了一条短信,是一个地址,大洲,檀宫。

绮绮看到这个地址后,手紧捏着手机,唇也紧抿。

绮绮是打车到霍邵庭那边去的,当绮绮到地方后,看到那一片区域后,有多大绮绮不知道,只知道坐出租车进去不仅要严查,到里面后,竟然还看到了湖泊以及草地。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好多人说姐姐嫁的好了,霍家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够进的,黎家虽然也不差,可是跟霍家相比实在是差远了。

车子停在了一处别墅的大门前,绮绮从车上下来,朝着那扇金丝木雕刻的大门走去,接着她到那檀宫的大厅。

霍邵庭人正在开会,是跟秘书开会,两人站在吧台处说着什么,绮绮站在大门口还有些不敢进去,毕竟这里她是第一次来。

霍邵庭在感觉到门口进来一个人后,暂时停止了跟秘书说话,人朝着门口看了过去,在看到绮绮那一刻,他似乎这才想起让她来了这边的事情。

绮绮在他视线看过,垂在身前的手相互紧拉,人显得有三分局促。

霍邵庭对秘书说了句:“你去吧。”

秘书点头说:“好的,霍先生。”

秘书从大厅内离开。

霍邵庭的视线再次定在绮绮身上,两人隔着很远的距离。

霍邵庭说了一句:“不是说要来找我吗?站在那做什么嗯?”

绮绮这才动了两下,朝着他走了过去,到他面前后,她小声打招呼:“邵庭哥。”

霍邵庭看了她一眼,便去了吧台问了一句:“要喝点什么?水还是橙汁?”

他虽然问着,可手却落在了橙汁上。

绮绮怕他麻烦,低声说:“我都可以。”

霍邵庭嗯了一声,然后将鲜榨的橙汁从冰箱里拿了出来,给她倒了一杯:“这么急来找我,是有事吗?”

绮绮不想让自己显得太过急迫,她站在他面前一时无言。

霍邵庭放果汁瓶的手迟缓了几秒,他几乎已经猜到她的来意,他最终还是将果汁瓶放下,等着她开口。

“邵庭哥,你需要我做什么,只要是我能做的。”

她眼睛闭着,唇也紧闭着,似乎就等着他开口说条件。

霍邵庭没想等了这么久,竟然等来她这样一句话,他看向她微微颤抖的脸,他挑眉:“这就是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他沉默了几分钟,便又问:“你觉得你能够替我做什么?”

绮绮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她觉得有几分难堪,不过,差不多两三秒,她脚步朝着他靠近,走了过去,停在他最近的位置,下一秒,她仰脸靠近他的脸,唇在离他几厘米远时,她又停住。

霍邵庭看着她这幅模样,却没有动,他静静的打量着她这幅姿态。

绮绮再次靠近,唇贴上他的唇,很轻很轻,轻到霍邵庭仿若无物,他不知道低眸打量了多久。

绮绮的心脏像是要跳脱出心口,她又逐渐踮起脚尖,手抱住他颈脖,她唇朝他唇内轻轻吻进去。

霍邵庭还是没有动,任由她在自己唇上触碰着,当绮绮不知所措的时候。

他垂眸问出一句只有两个人才听到的话:“你是在勾引我?”

绮绮只觉得空气稀薄,两人之间近到逼仄。

她喘息,唇在颤动。

“不……我是想感谢你。”


绮绮哀求:“真的没是,莉莉就当是我求你可以吗?算了,我不想事情越闹越大。”

许莉有点无语了,也实在搞不明白她到底在想什么,好一会儿,她说:“这件事情自然只能听你的。”

绮绮听到许莉的话也彻底放下心来,她低声说了句:“走吧。”

许莉还是觉得有点不妥当,站在那没动,毕竟周围那些异样的视线可还没消散,绮绮拉着她,埋着头:“走吧。”

许莉就这样被绮绮一路给拽走。

可是情况远比绮绮想象的要严重多了,不仅在路上被人投以目光,就连到教室,那些目光都没有放过她。

每一道视线投注在她身上,就如同一条毒辣的鞭子。

偷偷的议论声传来:“是她,是她是不是?”

“好像是呢,你看照片上不是一模一样吗?”

那些小声的议论声如潮水将她淹没。

许莉瞪着她:“那不是真的!你们不要以为有几张图片就可以随意猜测!”

可是没人愿意相信许莉的话,因为他们更愿意相信自己的想象。

那一天绮绮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回到檀宫后,晚上只有那个佣人在,那佣人发现她情绪明显不对,立马朝着她走了过来询问:“绮绮小姐,你怎么了?”

绮绮今天也不像前几天了,进来就要求帮忙,对于佣人的话,也只说:“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她说完,不再看佣人,只转身快速上楼。

佣人还站在那一脸不解。

这天晚上霍邵庭很晚才回来,他回来后整个大厅静悄悄的,佣人朝着他走了过去,霍邵庭什么都没问,反倒是佣人问了句:“您回来了?”

霍邵庭将手上的外套递给佣人,嗯了一声,要朝楼上走。

佣人想说点什么,可是见他脸色静谧,似乎并不想多开口,佣人到嘴边的话也只能止住。

霍邵庭到楼上后,便回了自己房间,都没在绮绮的门口停顿一秒。

绮绮此时正在房间里瑟缩,紧抱着被子不敢发出任何点声音,她自然听到了门外霍邵庭远去的脚步声,她任由黑暗淹没着她,也任由眼泪从她脸上无声滑落。

第二天绮绮是最晚一个起床的,当霍邵庭在餐桌边坐着的时候,绮绮还没下来,佣人怕她迟到不断在楼下徘徊,却不敢上楼去叫醒他。

一直在看报纸的霍邵庭终于开口:“上去瞧瞧。”

佣人听到他话,刚想动的时候,楼上传来动静,绮绮终于缓慢的从楼上走了下来,当她到餐桌边,霍邵庭也发现她脸色很不好,问了句:“怎么了?”

绮绮摇摇头:“没睡好而已。”

霍邵庭再次问:“是不是感冒了?”

绮绮还是摇头:“只是没睡好。”接着,她开始给自己倒牛奶,试图躲避他的视线。

霍邵庭看着她略微浮肿的双眼。

之后还是两个人一个出门,一个去学校,霍邵庭坐在车上等着,那人却迟迟没有出来,司机不断看着时间,这个时候绮绮从大厅出来了,走到车旁边,霍邵庭将车窗降下看向她。

绮绮说:“邵庭哥,我自己去学校就可以。”

霍邵庭提醒她:“可是你今天第一节课要迟到了。”

“我打车去。”

霍邵庭目光还是定定的看了她许久,不过终是说了一句:“好,那你路上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情再给我电话。”

绮绮哽咽的嗯了一声。

霍邵庭听到她那哽咽一声,刚要升起车窗的手停住,他视线又朝绮绮看了几秒,不过,还是将车窗户升了上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